上古庸国助周灭商,骁勇善战令秦楚畏惧,国灭后隐居之地名扬华夏

提到庸,我们会想到很多词,如平庸、庸人、庸医等,大多是贬义词。但是你可知道,在我们中华文明历史上曾有一个古国是以“庸”为国名的,它就是庸国。但庸国不仅不平庸,而且它的历史文化璀璨,所处的长江中下游流域与黄河流域的殷商一样是中华文明的摇篮。


庸国有“上古东方斯巴达”之称,庸人与楚人、巴人、蜀人、秦人同属于帝颛顼苗裔的分支,早在夏时或更早的时候就在湘西一带活动,春秋时,地位和实力均在秦国和楚国之上,势力最强大的时候,北抵汉水,西跨巫江,南接长江,东越武当,面积在4万平方公里以上,在当时可谓泱泱大国。

商朝时期,庸为群蛮之首。周武王灭商时,庸、蜀、羌、髳、微、卢、彭、濮等八国是重要力量,庸居八方国之首,为周武王灭商纣立下赫赫功绩。

因灭商有功,庸得到了封地,享有伯爵尊号。《礼记·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

庸国国君世代为侯伯,而其他诸侯国“虽大,爵不过子,故吴、楚及巴皆曰子”,可见庸国地位超过吴、楚巴,更不要说秦国了。


周平王时时期,庸国势力范围包括麇(jūn)、儵(shū)、鱼、夔等附属小国。今鄂西及湖南张家界及慈利、桑植等县,还有今巴东、兴山、秭归、建始等县为古夔国领地,也等于是庸国的势力范围。楚国控制江汉平原至鄂东南及湖南北部一带,两国大体相当。早期的秦、巴,则弱小的多,秦国辖地只有赵城;巴国囿于今四川东北及重庆东北部。庸国介于巴、秦、楚之间,独霸一方,往东对楚国形成威胁,西抗秦国阻挡了秦国的扩张。

庸国如此强大,与其强大的制造业分不开。庸人擅长筑城建房,并铸造青铜器皿和武器,军事武力也达到相当高的程度。

庸国盛产五金,青铜器皿制作精巧。竹山县文化馆藏有一件古人煮茶器具青铜器,出土的青铜器,下为一小鼎,上有一铜碗,碗口边有缺口。除了生活用品,庸人也铸造青铜武器,出土的一柄戈上制作精良,上有“庸”字样的铭文,更是弥足珍贵。庸人土木作业也很厉害,连周人也要请庸人为其筑都于洛邑。而庸国的都城遗址的城墙,甚至历经三千余年风雨到如今也屹立不倒,可见其已经掌握了高超的建筑技艺,令人赞叹。


古庸国方城山顶的夯土城墙,历三千年不倒

庸国都城在今湖北竹山县文丰乡皇城村,名曰“方城”。《括地志》载:“方城山,庸之都城。其山顶上平,四面险峻,山南有城,长十余里,名曰方城。”庸国的制陶技术非常发达,在西周庸国遗址出土的文物中,陶制器皿为轮制,大板瓦为手工制作,纹饰以细绳纹为主,并杂有素面纹、刻划纹、麦穗纹、凹弦纹、乳钉纹等。


庸国的灿烂文明还体现在音乐文化、茶文化、盐文化等方面。庸人能歌善舞,乞歌舞后来发展成山歌、戏剧;商、周时期,庸国人就发明了茶叶和生漆,三峡一带的茶文化还被楚人所继承。至于盐更是庸国富国强兵的根本,夏商时期,庸人就开发了盐泉,用以煮盐,并打通了去楚国、秦国等地的盐道从而赚取利润。

庸国的巫文化非常兴盛,《民俗博览》载:“庸人好巫,端公疗疾,其效神验,乃上古遗风也。”正因为庸国有璀璨的文化和强大的武力,秦楚也打不过他,楚国曾几次入侵庸国都被其击退,庸国反攻楚国,吓得楚王差点要迁都。《古代战事考》载:“惟庸人善战,秦楚不敌也。”庸人善于博弈,性情粗犷豪放,却又非常机灵。《通志·氏族略》:“尧时,庸人善弈,性狂放狡黠。”


庸国固然强,但周围的邻居也没有一个是善茬,楚人、巴人、蜀人都曾与庸国争斗,楚国与庸国更是互相攻伐。前611年,楚国出现严重灾荒,庸国国君趁机联合濮人攻打楚国都郢。楚军则佯败七阵,令庸军骄狂,斗志松懈。庸军懈怠后,楚庄王趁机将楚军一分为二,并联合秦、巴两国军队,组成四路大军攻击庸国。庸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攻伐楚国志在必得,却被三国联军反攻,最后都城被攻破,庸君羞愤自刎。

庸国灭亡,巴国后又臣服楚国,楚国后方安定,再无后顾之忧,全力与诸侯争霸中原,楚庄王也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而庸人的家园被战火摧毁,很多庸人开始向外迁移。一支远走福建东南瓯越(福建)山地,成为越人,因善于铸造青铜兵器,又称“钺人”。另一支南迁到湘西武陵山区,在经历与当地族群的矛盾冲突过后,最终融入了当地社会,开始繁衍生息,过着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如今这里的土家族即古代庸人的后裔。

秦统一中国后置郡县,武陵地区隶属于黔中郡慈姑县。1369年,明朝在此设置大庸县。1988年,为大庸市。1994年更名为张家界市,因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而驰名海内外,庸人故地焕发崭新的生机活力。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