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江山更爱佛门:醉心佛事的梁武帝为何最后饿死台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风雨中”,杜牧的这首《江南春》就已经说明了南朝寺庙之多,各地纷纷修建寺塔,上至王公,下至百姓,都信奉佛教。而这一切,都和南朝的开国皇帝萧衍有关。萧衍在登上帝位之后,对佛教十分痴迷,认为自己是佛教徒,称自己为“菩萨戒弟子皇帝”。

其实,萧衍的一生,是极具阶段性特点的,起初他并不是什么纯粹的佛教徒,只是一个普通的文人幕僚,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军事将领,最后成功登上帝位,在他中晚年时,才开始信奉佛教,并且坚定不移

作为“竟陵八友”之一的萧衍,在年少时就表现出来聪颖的一面,史书中记载他“少而笃学,洞达儒玄”,后来成为竟陵王萧子良门下的一名幕僚,就是在这过程中,有了“竟陵八友”的出现,其中包括萧衍,谢朓,王融等人。在竟陵王门下的这段时间,萧衍的身份还单纯的只是文人幕僚,没有太多的政治立场。

但是后来,南齐的皇权更替,萧衍转投到西昌侯萧鸾门下,开始为他奔走效力。事实证明萧衍的选择果然不错,西昌侯萧鸾十分看重他,将他视作心腹。萧鸾成功登上帝位后,萧衍也被封为将军,镇守襄阳。本来萧鸾称帝后,按理来说就不关萧衍的事了。可惜萧鸾只当了四年的皇帝就不行了驾崩了。

在他死后,朝局一片混乱,身处襄阳的萧衍看准时机,举兵进攻,在举兵起事之前,他把自己的亲族接到襄阳,秘密的准备要用的物资和兵器,在出发前对他的弟弟说“天下一家,乃当相见”。就这样,萧衍顺利的掌握了大权,当上了皇帝。但是这样一个有野心,敢觊觎帝位的人,为什么在最后会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呢?

古代人比较迷信,相信因果报应,所以有人推测,萧衍是因为坏事做得太多,害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所以才皈依佛门。但是从他之前的种种作为来看,他并不是一个会怕遭报应的人。

距史书记载,他曾经四次舍身佛门,出离俗界,这样的行为确实很有诚意,然而说到底,这不过是他虚伪的作秀而已。在萧衍留存的诗文中,他将自己描绘得非常的淡泊名利,以隐逸者自居,甚至说自己登上帝位也是迫不得已,无可奈何。和他实际所为大相径庭,试问一个觊觎皇权,敢出兵举世的一个军事家,心中怎么会淡泊名利呢。

虽说皈依佛教多多少少有些虚伪作秀成分,但是萧衍也将一个佛教徒能完成的事发挥到了极致。充分的表明了他佛门子弟的身份。在他信奉佛教期间,尤其是晚年,他并没有因为是君王就骄奢淫逸,相反,他生活简朴,常年吃素。感慨天下黎民艰苦,为他们减免租税。还在京城设立孤独园,收容无家可归的人。还写了《断酒肉文》,来说明自己的信仰和慈悲心肠,宣扬佛法。

如果萧衍是一个普通的贵族甚至是平民百姓,醉心佛事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是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作为前期野心勃勃的政治军事家,在登上帝位后,应该励精图治,管理好国家,而不是撒手不管,沉迷在自己的兴趣爱好里。萧衍对佛学的痴迷之下,是他对朝局的不管不顾。对于皇室宗亲的乖张行为,他不予苛责姑息养奸。朝堂上忠臣谏言,他也不予采纳,甚至训斥进言的朝臣。而对那些巧言令色的小人却十分喜爱,这样一来,朝局越发混乱

萧衍对六弟萧弘,养子萧综等人就十分的纵容。萧衍派遣萧弘领兵出征,但萧弘临阵脱逃,作为将帅,竟然丢下士兵而自己逃跑,最后导致战役失败。回朝之后,萧衍不仅不加责怪,反而又任命他当扬州刺史。后来萧弘又和萧衍的女儿永兴公主合谋,想要暗算萧衍,把他拖下皇位,但是没能成功。

事情败露之后,萧衍也仅仅是斥责了他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作为帝王,有人威胁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竟然都还能放过,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其实,萧衍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营造一种兄弟和睦,父慈子孝的氛围,然而在帝王之家,这样的想法未免有点太天真。况且萧衍表面上对待他们非常的仁厚,但实际上却无时无刻不在向他们展示着自己作为帝王的无上权力。

太清二年九月,北魏降将侯景起兵叛乱,将年老的梁武帝围困在台城。侯景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将萧衍围困在台城,多亏了梁武帝萧衍的侄子萧正德的帮助。萧正德因为未能被萧衍选作太子,一怒之下投靠北魏,但是之后对在北魏的境遇不甚满意,所以又回到梁国。对这位投奔敌人的侄子,萧衍再次选择了纵容和原谅,将他封为临贺王

即便如此,也未能抵消萧正德心中的不满,所以,萧正德与侯景,里应外合,将梁武帝围困在了台城。皇帝被困,军队本应立马赶去增援,但是当时萧衍手上已经没有军队的控制权,而他众多的皇子倒是个个手握兵权,但遗憾的是,在萧衍被围困事,皇子之间相互猜忌,都在跃跃欲试,想要成为下一任皇帝。

因为在古代,一旦皇帝被俘,为了不使国家受制于人,就会很快的推选出下一任皇帝来掌控局面。所以皇子虽多,却无人肯派兵增援,害怕兵力损失,争夺帝位时落于下风。就这样,一边是梁武帝被困台城,危在旦夕。

另一边却是皇子之间互相讨伐,争夺帝位。终于在太清三年,侯景攻破台城,梁武帝萧衍被俘。之后侯景断绝供应,将萧衍活活的饿死在台城。而萧衍的几个皇子,互相征讨,最后尽数死于征伐。而萧衍之前一心想要营造的父慈子孝的假象也在这场变乱中彻底的消失殆尽

参考文献:

· [1]兰陵萧氏与南朝文学[M]. 中华书局 , 曹道衡著, 2004

· [2]诗源辩体[M]. 人民文学出版社 , (明)许学夷著, 1987

· [3]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M]. 中华书局 , 汤用彤 著, 1983

· [4]诗薮[M]. 上海古籍出版社 , (明)胡应麟撰, 1979

· [5]乐府诗集[M]. 中华书局 , (宋)郭茂倩, 1979

· [6]读通鉴论[M]. 解放军出版社 , 王夫之 著, 1975

· [7]魏书[M]. 中华书局 , (北齐)魏收, 1974

· [8]太平广记[M]. 中华书局 , (宋)李昉等, 1961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