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举办“海龙”兵棋推演大赛

​彼得森少校是加拿大武装部队的一名步兵军官,他目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先进作战学院的学生,他在下文中介绍了 “海龙”兵推大赛 的一些情况。

美国海军陆战队大学以学院为小组,包括远征战争学院、指挥参谋学院、高级作战学院和海军陆战队军事学院,开展了年度兵棋推演大赛。本学年他们尝试了一种新方法,使用现有的计算机兵棋“闪点行动”,只对想定进行一些修改,组织各学院的八个小组参赛,四个小组组成蓝方(美国海军陆战队),余下四个小组为红方(俄罗斯)。

想定设定在波罗的海国家危机一触即发的地点(闪点),立陶宛产生类似乌克兰的问题,随着局势升级,北约和俄罗斯发生冲突。该想定由蒂姆·巴里克上校和詹森博士共同设计,主要着眼于海军当前能力并展望2025年的情况。下面介绍其中的一个回合,说明使用兵棋作为训练工具的优势。


在想定中,海军陆战队让一支团登陆队上岸,并提前空袭一支加强营来控制可到达对方滩头阵地的河流。我们小组扮演俄罗斯旅群的领导单位,拥有一支摩步营,其正向战场行进并在想定开始后两小时到达。我们的主要兵力到目前为止是一支“特种部队营”,这代表了俄罗斯在最近许多冲突中展示的实力。同时,我方拥有十几辆T-80坦克以及一些短程防空系统。

对我方来说,一个关键资产是旅属火箭炮部队。同时我们还拥有BM-27式火箭炮营和2S7 203mm榴弹炮连,这些部队的武器射程超过40千米,超出了其他蓝方武器系统的射程。

在推演前,学生小组负责提供作战概念,这是将推演行动输入计算机的主要方法。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是预想敌方可能的行动路线,我们评估了三条路线:

1. 在中部登陆并尝试攻入北部森林和南部桥之间的区域(最可能的路线);

2. 在北部登陆并占领我方和桥之间的隘路(最危险的方案);

3. 在南部登陆并集中在一个穿越带上。

我们主要针对第一种路线做准备,并制定备用计划应对剩下的两种路线。我们的作战方式是让特种部队小组守住关键地形、侦察敌方单位并请求火力支援。坦克聚集在西部以引诱敌军到达此处,这样摩步营能够从隘路向南推进,占领穿越带。我们获取成功的赌注是摩步营充当特种部队的“铁锤”。

需要注意的是,我们拥有两个“决策点”。

  • 第一个在地图上,若该点被激发,我们能够向裁判请求更改计划;
  • 第二个决策点是“指挥官时刻”,可随时利用其重新调整部队方向。这是一个创新之处,各小组在推演过程中需要调整行动方案时,能够规划并预先做准备。

第一回合推演花费了两三个小时。我们小组表现不错,以6500比2500击败对手,获胜的转折点即“特种部队营”,从推演开始我们便做好了部署。蓝方小组的所有兵力几乎都沿着南部丛林茂密的山脊部署,他们使用无人机和航空兵覆盖到北部的高速公路。

结果,我们的坦克连快速阵亡,摩步营在冲出敌方聚集区域时也受到重击,只有三分之一的兵力到达了东部隘路区域。但是,双方的最终任务是占领桥地带,另一小组忽略了该任务,主要集中兵力在隘路战斗,这样我们的特种部队小组不费一兵一卒便防守成功,因此我们赢得最大胜利点完成占领穿越带的任务。

▷ 通过兵推我们得到一些启示:

1. 在道路或者开阔地形上机动的部队容易受到打击,同时兵棋显示了在侦-攻一体系统面前我们的现代战斗部队是如此脆弱。


2. 我们的引诱计划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效的,尽管没有成本效益,但我们小组知道了如何在战场上利用这种环境辅助获胜,兵推的对抗本质也为小组提供了战场环境。


3. 我们的“杀手”就是火力,这是毫无疑问的。当我们在森林里侦察到敌方的大本营以及迫击炮部队,我们使用火箭弹进行了粉碎。当敌方最后企图攻占桥的时候,我们射击分散的雷区从而放慢敌军机动速度,然后用火箭弹攻击,最后在开阔地区摧毁了一个连。俄方从3个火炮单位:1个火箭炮单位,转变为1个火炮单位:3个火箭炮单位是有原因的,它们看起来非常有效,这也是兵推给我们的重要提醒。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