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儿子卖腐、扭曲的流量拥趸,何时才是个头?


咱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最好的演员在干这些,真丢人。

——遇·汪海林


昨天,遇言姐翻文娱公众号时发现个好玩的事儿。

几个资深影评人号在总结2019年大事记时,心有默契地对年度爆款剧《陈情令》只字不提。

耽美当道的时代,去年爆了《镇魂》,今年爆了《陈情令》,后者6集结局打包卖50块钱,仅这一项就为鹅厂带来1.56亿的营收。

更别提将两位爱豆一夜之间推上顶流,洋洋、凡凡都要让位。

昨天,王一博的单曲开卖,首日销量破3000万

这成绩别说国内第一了,霉霉、黛黛都没他卖得快、卖得多。

虽然这首《无感》的豆瓣评分很薛定谔,一会儿2.0,一会儿9.0《新京报》还暗戳戳讽刺了一下,但粉丝经济就是这么给力。

所以,现象级的《陈情令》影评人为啥装看不见?

都是网改剧,宁可聊《庆余年》也不聊《陈情令》,为啥?

因为真的没法聊吧。

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不怕事的汪海林老师喊了一嗓子:

业内剧评人都懒得批评《陈情令》。

之后他又直言:

描写同性恋的影片有些挺好的,《蓝宇》、《春光乍泄》多好啊。

《陈情令》啥玩意儿,靠贩卖男演员色相,又不真搞,故事幼稚可笑,表演矫揉造作,我都替你们着急。

遇言姐说,汪海林老师真直男也。

但是这里边有个概念不对。

《蓝宇》、《春光乍泄》是同志片,《陈情令》是耽美剧

虽然都是男男,但同志≠耽美,两者不是一回事儿。

耽美就是用来让女孩子们YY的不是为了关怀LGBT群体,也不具备现实主义意义,本质上属于二次元世界,要的是暧昧涌动、要的是欲言又止,激发腐女们自发创作

你要是把耽美拍成真搞,那就没人看了。

这也就注定了,耽美剧这个品种纬度很低。

两个帅哥做点小动作,留点小玄机,等着粉丝自己把糖抠出来。

投入小、回报好,拍耽美就是冲着圈粉去的。

演员自己也知道卖腐不上台面,靠耽美剧火起来的明星,第一个动作就是撕标签、拆CP

要说遇言姐当年也是从耽美鼻祖竹宫惠子磕到Clamp,再磕到尾崎南

后来再看啥耽美都不及《东京巴比伦》皇昴流为星史朗点烟的那一幕令我如鲠在喉。

扯远了。

遇言姐觉得,不管高雅还是低俗,人民群众有权选择自己想看的。

耽美这个品种本身不是问题,但也别打开电视全是耽美吧。

这就是畅销作品是吧?

就这两年,耽改剧已经上了40部

《镇魂》和《陈情令》大爆后,更是刺激整个行业前仆后继,明年又有数十部耽美赶上车。

《陈情令》原作者的另一部小说《天宫赐福》据说版权卖了4千万

刚刷到这个新闻遇言姐以为是扯淡。

结果就看到晋江文学城官微,以及老板刘旭东,都对4千万这个事儿言之凿凿。

遇言姐说,就看你们信不信吧,反正我是不信。

再说了,真要舍得花4千万买小说版权,那还不得投入5个亿开发IP啊。

花这么大的力度去炒耽美,套大炮李成儒老师的句型——

难道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看这种男男谈恋爱,男生抱着男生刚一走近就哄起来了,这就是畅销作品是吧?

▲把李成儒怼小四的话修改一下,放到耽美上,也是适用的


顺便八个卦,《陈情令》赚得盆满钵满,《天宫赐福》自吹卖了4千万,但是根据维基百科上的信息——

作者袁姑娘处境成谜,或触犯法律面临刑拘,原因是非法出版获利和传播淫秽读物

有位袁某某早先在网上卖自己印制的“耽美文学”获利50万,据说内容涉及开童车,并且向未成年人传播

如果几项罪名坐实,袁某某将面临10年以上,25年以下的漫漫牢狱

遇言姐说了,耽美这个品种的存在不是问题。

但是这样的作者,这样的作品成色,却有巨额资本忙不迭涌入,只怕明年刷个剧全是男男,这就是个问题了。

2020年,耽美剧供应量铺天盖地,据不完全统计,待播/待拍项目达53部,眼瞅夏日限定就是这个。

“巫山云宇”、“翻云覆宇”

这两天,陈飞宇、罗云熙要出演耽改剧《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的事儿传得甚嚣尘上。

官宣虽然还没实锤,微博貌似已经开始对暗号了。

上个月,陈飞宇工作室发文,引用了小说结尾的句子——"遥以相思寄东风"

底下粉丝吵架也很好笑。

大部分人坚决反对飞宇接男男,也有人说“他老爸都没说话,要你管?”

之后,又被挖出来陈飞宇的工作人员用小号到处磕CP,疑似钻研业务,学习爆款经验。

眼下官宣虽然还没有定论,饭圈已经在为CP想名字了,什么“宇你相熙”、“今飞熙比”

看到“巫山云宇”、“翻云覆宇”我真是笑cry了,这名字好哇,只要不怕灯牌举不出去。

营销我已经帮剧组想好了——

先买上几个站姐拍路透,CP炒起来,广播剧跟上,热度起来暑假顺势打铁,不愁干不过酷盖王一博。

讲真,如果陈飞宇接耽美剧这事是真的,那还真令人费解。

说好的“拍摄之前爸妈跟我一起研读剧本”呢?

说好的“艺术家庭的家庭氛围很好”呢?

我好想知道陈导读到“王八攻X霸王受”、“受洁攻不洁”、“爱他就要抖S”,是什么表情。

然后陈飞宇还说过:“爸爸会教我怎么进入角色,怎么讲台词。”

对不起,我笑一会儿先。

▲不过讲真,陈凯歌既然能放下身段翻拍郭敬明的“名著”,给陈飞宇讲解耽美剧本也不是完全没可能

圈里有句话是:

如果十年还不红,干脆就去拍耽美。

人家十八线小透明靠耽美赌一把,陈飞宇你是生在罗马的人呀,是名导亲手调教18载的人呀,也这么急慌慌地往流量里挤,难道除了顶流就没点追求了?

陈凯歌也有同志情结,但人家磕的是霸王虞姬、白龙丹龙

他在自传中描写美丽的男同学是这样写的:

他体态挺拔,行动矫健,举止潇洒而不自知,是顽童中的翩翩少年。

他双颊娇艳如玫瑰,通常沉默,一笑很灿烂,倾听别人时,眼神专注,头稍侧,令人想起鹤一样的孤洁。

行文甩99%的耽美小说几条街。

有人说陈凯歌是不自知的深柜,遇言姐不这样认为。

艺术家从来都有着对美的敏感,就像白先勇小说《孽子》中给少年造像的老画家,完全是出于对青春的热爱和对人体的崇敬。

又扯远了。

陈飞宇作为陈导的儿子,要磕男男,至少也该达到《美少年之恋》的水准吧,何至于为了流量搞啥“二哈和白猫”啊。

跟十八线小墙头走重合路线,为啥?

这格局真的是,emmmm。

忽然想起来王朔当年损陈水扁媳妇的那段话——

吴淑珍是医生的女儿,怎么玩的这么小,都有钱了还玩金子、银子,你倒是玩点艺术品啊,字画啊,一帮土鳖!

▲不是说陈飞宇土啊,陈飞宇很帅


全员奔耽改?

除了没有实锤的陈飞宇这事儿有点离奇,遇言姐还惊见两部明年即将上映的,让人看了介绍就巴不得它扑街的剧。

当然了,人家都不说自己是耽美,只说是双男主

一个是黄晓明、尹正主演的《鬓边不是海棠红》

黄晓明演老板二爷,尹正演名角细蕊,有点四爷和蝶衣的意思。

不同在,《鬓边不是海棠红》讲的是放下小我,投身革命的家国情怀

按说这小说写得还行吧,问题是这戏的导演是于正啊word天,他真的不是来蹭“社会主义兄弟情”的吗?

▲黄晓明啊,我刚说过他适合接跟自己性格相近的铁憨憨角色,这又是在搞啥子么?

可能晓明之前让人惊掉下巴的操作太多了,相比之下,《鬓边不是海棠红》显得还不算那么有冲击力。

另外一部就更让遇言姐惊恐了。

对,说的就是易烊千玺和黄子韬主演的,耽美漫画改编的《艳势番之新青年》(这什么中二的鬼名字)。

男女主角一个个画着韩式眉,穿着打歌服,这种《烈火军校》2.0你告诉我是民国片?

你瞅黄子韬这华丽宫廷风的服装、发型,外加一双过膝靴,这是清朝末年的贝勒?这真的不是在拍MV?


易烊千玺这是连发型都不换就开拍了?民国新青年?衣服倒是挺新的。


为啥手上栓个铁链子,动刑还是抖M?还是以动刑为名抖M?

这片,咋说呢。

看完《长安十二时辰》我坐了坐直,看完《少年的你》我站起来了,看完《艳势番》的预告我一屁股把椅子坐塌了。

这片是千玺18年接拍的,估计现在后悔得要吐血。

《艳势番》计划今年播出结果撤档了, 遇言姐说,四字弟弟干脆自己买下来得了,千万别让这预定烂片播出来,就让小北留在大家的心中吧。

▲不忍直视啊不忍直视

这些耽改剧,卖腐的成本很低,性价比却是很高,刺激着越来越多的影视制作公司入局。

资本利用粉丝们没有责任意识的话语权营销商品,这是在破坏整个内地影视行业的根基,被挤掉的是真正具有社会意义的题材。

再说了,这么多的耽美小说/漫画纷纷申请影视化,如此大规模行动就不怕引发有关部门的关注?

《花千骨》热播时,大家都去修仙,《老九门》热播时,大家都去盗墓,现在《陈情令》爆了,大家又全员奔耽改。

汪海林老师说得没错——

咱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最好的演员在干这些,真丢人。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END-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