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整容,20岁离婚,韩安冉的人生闹剧,从《变形计》开始

嗨,大家好,我是乔。

最近,出自《变形计》的韩安冉频繁登上热搜,

整容、吵架、怀孕、离婚,

人生过得好不狗血。

有人说,《变形计》改变了韩安冉的命运,

应该对她今时今日的堕落负上责任,

但或许,

从她的父母选择将她送进大山,

就已经注定了她此后的人生道路。


最近在微博热搜上,经常看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韩安冉

说起韩安冉,看过《变形计》的观众应该都知道,她是《变形计》中被送到山里的城市小孩,由于从小父母离异,母亲重组家庭后她变得越来越叛逆,不仅在节目上殴打继父,还对人没礼貌、看不起农村,自曝喜欢整容,准备“活到老,整到老”。

节目播出后,韩安冉因奇葩言论一炮而红,借着人气她打广告、开网店,成为了坐拥500万粉丝的网红

生活中的韩安冉,身体力行的做到了“活到老,整到老”,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张脸,被网友封为“魔颜三杰”(另外两个是刘梓晨和李蒽熙)。

《变形计》播出后的三年来,同龄人还在为了高考拼搏时,韩安冉已经把人生过成了一部狗血小说,两次流产、未婚先孕、19岁当妈,吵架撕X更是家常便饭,甚至还出现过和男友、男友母亲直播吵架的盛况。

后来,步入婚姻不到五个月的韩安冉宣布离婚,在经历了一夜走红、恋爱整容、怀孕结婚、离婚撕X等这一系列狗血故事后,韩安冉才不过20岁


韩安冉的经历让很多人感叹不已,不过在《变形计》的浩浩大军中,她的人生还不是最魔幻的,那些被送到山里改造的城市孩子,回归后的人生轨迹,一个比一个让人意外。

有的和韩安冉一样做了网红:

“真香男孩”王境泽。凭一个表情包逆袭人生,不仅登上了快乐大本营,还接过SONY、KFC等知名品牌广告,俨然成为了一个知名博主。

有的成功进入娱乐圈,转型明星:

李宏毅,靠着《变形计》大火,迅速签约娱乐公司进军演艺圈,至今参演了多部电视剧。

有的成了老赖:

易虎臣曾经被称为“节目变形最成功的孩子”,节目播完后“痛改前非”,积极参与公益事业,为当地孩子捐赠物资。

然而好景不长,在百万粉丝的追捧下,他选择了一条致富捷径,以辍学创业的名义向粉丝借了30万后人间蒸发。

如今,21岁的易虎臣被法院裁定为“老赖”,名字出现在失信执行人的名单中。

还有王晨正,以“急需用钱”为借口,骗走了粉丝3万块。

有的登上社会版头条:

李耐阅《变形计》真正的“大姐头”,吸烟、打架、逃课无所不会,公然对着镜头盼望养父早点死,她才能拿到很多钱。

被节目捧红后,李耐阅坏得变本加厉,整容,骗钱,滥交一锅端,2014年还因在微博上上传自残自杀的照片闹上了报纸。

大众最后一次看到她的消息,是在2015年因吸毒被抓,大好年华彻底荒费了。

随着《变形计》走出来的“坏孩子”越来越多,这个播出了18年的节目也不断受到争议和批评,甚至有乡村支教老师,多次发文抵制《变形计》。

站在老师的角度,孩子们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节目让农村小孩直接以主人的身份进行家庭体验富裕生活,7天后又把他们打回原形,这种经历,必然会对孩子的内心产生负面影响。

富裕人家的“问题少年”们,也很难通过见识别人的窘迫,就彻底蜕变。

甚至因为名和利的诱惑,在贪慕虚荣中迷失自我,最终走上歧路。

前所未有的关注、各种媒体的追捧、送钱上门的粉丝,让一夜爆红的小孩在最虚荣的年纪尝到了名利的快感,以为前方出现了一条捷径,于是学也不上了,书也不读了,专心当网红、开网店、赚快钱。

而这,恰恰是悲剧的开始。


不过,作为中国最长寿的真人秀,《变形计》的长盛不衰一定有深层的原因——仍然有家长需要它。

很多父母没有能力让孩子们听话,又打不过青春期的青少年,他们把希望寄托于崇尚“吃苦教育”的《变形计》。

中国人爱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变形计》的设计理念也有这个元素,让富小孩和穷小孩互换人生,收获教益的目的。

于是那些不会教孩子、懒得教孩子的父母,简答粗暴地将孩子的叛逆归结为“现代病”、“没有受过苦”,期待孩子们到山里改造一番后,就能迅速痛改前非,变成孝顺懂事的三好学生。

但受苦,真的能让孩子变好吗?

《变形计》中一个叫做陈新颖的城市小孩让我印象深刻,他与母亲关系紧张,一出场就吵架、摔碗,急起来甚至会对妈妈拳打脚踢。

但到了山里,他的表现却判若两人,细心地照顾着村里的小女孩,也再未表现出暴力的一面。

他是双重人格吗?还是被装模做样?

都不是,山里虽然日子过得苦,但至少有愿意和他沟通的人。

陈新颖来自离异家庭,13岁时父母离婚,他却在父母离婚后一个月才知道这个消息。

在此之后,他虽然跟着母亲一起生活,但经常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活,每次追问关于父亲的消息,得到的都是拒绝。

为了教训儿子,母亲甚至做出过把儿子反锁在外,陈新颖只能爬楼翻窗进屋的举动。

这才是陈新颖叛逆的真正原因,缺少沟通和陪伴

其实《变形计》中的很多孩子变“坏”的症结,还是原生家庭。

他们有的来自父权家庭,父母容不得儿女有一丝主见,对孩子的唯一要求就是听话;有的来自富裕家庭,父母忙着应酬赚钱,几乎没时间和孩子沟通。

无论哪种造成孩子叛逆的原因,吃苦多,受难多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作家郑渊洁在教育界有一句名言:这个世界没有差生,差生是差老师和差家长联手缔造的。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也没有坏孩子,坏孩子是坏父母塑造的。

本质上,这些把让孩子参加《变形计》受苦的父母,和那些把孩子送进豫章书院、网瘾学校的家长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即对家庭教育的逃避与躲懒。

中国式家长对父母与孩子关系的理解,依然是简单粗暴的控制与被控制、驯服与被驯服,真正需要被改变的是家长。

没有一位家长是经过考核、拿到资格证才上岗的,显然不是每个人都合格,或者他们自己优秀,却没能给孩子营造好的家庭氛围,对孩子的性格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只是一些孩子在家庭教育不足的情况下,能通过学校或其他渠道完成自我教育、自我治愈。

但有些孩子做不到这一点,甚至他们复刻着父母的基因,同样地拒绝沟通,性格乖张,脾气暴躁。彼此无法改变,像一个死结,这也是父母们想求助外力的根本原因。

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七天的《变形计》治标不治本,因为:

吃苦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受难也不能孕育出美德。

也希望我们每个人在看完节目之后,能关注并反思家庭教育问题,意识到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一早规避其他家庭的问题,正视陪伴与沟通,这也许是这档节目最大的价值所在。


-End.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