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的青葱岁月 我与T-34坦克一起度过


苏制T-34坦克全部退出我军现役,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距今快三十年了。如今只能在军博和坦克博物馆,以及装甲x旅和陆军装甲兵学院作为雕塑看到。还有一些在各地国防园,用于对青少年的国防教育。


但T-34坦克对于我的人生,具有不可替代的意义。半个世纪前的1968年,59式坦克才刚刚列装,装备T-34坦克的是我军主力部队。南京军区坦克乘员教导三团,是我行伍生涯的第一步,是我的人生之梦升起的地方。我在这里学习T-34坦克的驾驶。


一入伍,先学习坦克发展简史,重点是我们新兵将要驾驭的T-34坦克。苏联的T-34坦克在世界坦克发展史上,无疑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是,"二战"是坦克使用数量的颠峰,各国参加“二战"的坦克自行火炮有20多万辆,T-34就占了10万辆以上,在所有型号中名列第一。二是,参加了东线战场所有的坦克大会战,如基辅、库尔斯克、斯大林格勒等,还有攻克柏林,进军我东北。三是技术基础扎实,皮实耐用,可靠性和可维修性较高。四是作为战后的第一代坦克,继续使用了40年,参加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T-34坦克的驾驶员,可是个力气活。坦克转向,是靠操纵杆带动拉杆、控制转向离合器,这一系列机械的运动,全靠人力。把操纵杆拉到后位,需要40公斤的拉力。如果转向不到位,要在后位继续用劲,需要60公斤甚至80公斤的拉力。当然如果驾驶技术高超,配合档位、油门、车体姿态和地形,通过"巧劲"转向,能省出不少体力。我熟悉坦克性能、並向班长助教请教和自己琢磨后,学到不少小窍门,完全拼蛮力的操作就少得多了。


车辆使用后的维护保养,大多数项目也是力气活。每天上午到坦克驾驶场训练,下午回场保养一下午。每周五全天车场日,每年夏冬季之前坦克换季7天。如拆装电瓶,一块124斤,共4块,两名学兵从驾驶舱门递进递出。换装弹簧悬挂,四名学兵共同使劲,把水桶粗的避震弹簧塞进弹簧室。松紧履带要调整诱导轮的前后位置,比碗口还大的调整螺帽,用特制扳手套上加长撬杠,两名学兵使出吃奶劲才能转动一个小角度,一次调整需要转动几十次。


所以当时的坦克驾驶员个个膀大腰圆。坦克灶每天六毛三分,比步兵灶四毛五分高出不少。


除了在驾驶场内的限制路障碍物驾驶和起伏地、山地、泥泞地、冰雪地驾驶,还有配合炮长学兵的射击时驾驶,配合车长学兵的车内外通信驾驶。最后是公路驾驶。那时省道以下都是沙石路面,坦克直接上公路,混在大卡车、长途公交车、手扶拖拉机和马车驴车中行进。


在教导团经过近一年的培训,取得三级坦克驾驶员证书,毕业分配到作战部队。我分配去的是步兵师属坦克团,也就是所谓的"小团",编一个坦营三个连,共31辆T-34坦克,另编一个自行火炮营两个连,20辆苏制76自行火炮。随着我们这批新兵的到来,更好的消息也来了。我们团转隶坦克师,并扩建成辖三个坦克营9个坦克连的"大团",同时换装国产62式新型坦克。我们团是全军列装62式坦克的第三个团。


我们团新老驾驶员到友邻62式坦克团,作适应性训练后,远赴北方冰城接车。驾驶过T-34坦克的乘员,驾驶62式轻坦克就跟玩似的,经常在公路上全速行驶,频频超越载重车和公交车。越野时吨马力大,底盘高,履带爬齿深,操纵灵便,通过性比T-34强多了。在齐胸高的荒草原野上进行变换队形驾驶,就如同军舰航行在大海上,升座驾驶疾风吹在脸上,尽管刺骨疼,但万丈豪情油然而生!


T-34坦克要移交给别的部队了。我们把它们擦拭得一尘不染,保养五项标准完全落实,橡胶件涂上滑石粉,光学件擦拭清亮,工具备品换上全新的,柴油机油注满,随车文件齐全、记录准确。我们像打扮新郎倌一样,把T-34坦克里外收拾得焕然一新。举办隆重的交接车仪式,依依不舍地交给来接车的部队。

别了,我的坦克战友!别了,我的新兵日子!在十八岁青葱的岁月里,在那梦开始的地方,T-34坦克陪伴着我成长。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