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大笨狗:几代人的回忆,一代人的痛

前言:

你还记大笨狗么?

就是那种,折耳卷尾,胸宽背阔,憨厚忠诚的北方土狗。它以顽强的生命、朴实的气质、绝对的忠诚、带给了我们对狗辈最初的认知……


上无片瓦遮身,却能适应严寒酷暑

下无立足之地,却对主人不离不弃

对内忠心耿耿,对外严防不失分寸


世世代代守护北方的它,曾经种群占据狗届的半壁江山。如今,仅有太行犬一脉相传,不甘苟且,扛起复兴大旗,真所谓 “ 昔日吃苦耐劳,忠心不二,今日自强不息,屹立不倒 ”,不论世人如何,它依然爱着这片土地,深爱着这片土地的人!


大话西游里有一句台词:

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哎

人可以像狗,狗却无法成人,狗生如梦,别无选择


所有的记录,都是为了不被遗忘,如果你能记得久一些,那么它从这个世界消失就会慢一些


北方大笨狗


家乡的狗何在?--回忆儿时的大笨狗


武汉疫情,小区封闭,复工延迟,响应号召,闷死病毒,在家看土狗的资料,大伯从农村老家打电话,询问口罩是否收到...


春节在老家,大伯曾经和我说,看你天天研究土狗,你能给我找一条以前家里养的大黄那样的狗吗?


现在,这样的狗在农村找不到了.....


北方大笨狗

大黄雄性,是一条大笨狗

当年它住在大伯家猪圈旁的小窝棚里,初次见到大黄是我四岁左右,那时的我瘦小胆怯,而大黄很大、很粗壮,第一次见我,没有凶我,还舔舔我还让我骑它


那些年月大伯家很穷,每年种亩西瓜补贴家用,夜里是哥哥在瓜地搭蚊帐睡觉,每晚我去瓜地找哥哥玩,大黄都会跟在我身后陪我出去


姐姐说大黄保护你呢,后来我才知道,伯母在卖瓜的季节总要凌晨拉着瓜去集市上,而大黄很有灵性的自己起来陪着伯母


大黄长到两岁的时候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家里的儿童和女性在天不亮时候出门,它总是要陪着


哥哥总爱带我们去河边下水,那次大黄跟着却不让我下,大黄拦住我吼叫着,还轻咬我,回家后伯母问哥哥让我下水了没,哥哥刚说没下水玩,大黄就发飙了!大声叫着还看着伯母


呵呵 ,那时家里人总说大黄能听懂人话的


大黄是我记忆中的一条狗,我与他相处时间太短,多年后回老家大黄还在,还记得我


又过了一些年回去,大伯说大黄死了,在后山上发现了它的尸体,享年十五岁,大伯用席子卷了埋到地头的梧桐树下...


老狗不在家中死,大黄,它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一抹黄土掩生平....

如果说:人的一生要死三次,一次是生物学上的宣告死亡;一次是葬礼;而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遗忘,于是,你真正的死去...

那么大黄

如果我记得你久一些,是不是你从这个世界消失的就慢一些....


北方大笨狗

在你的童年记忆里是否有一条大笨狗

至今让你念念不忘?

#中华田园犬#

#北方大笨狗#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