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健忘病机:脾肾两虚

记忆是一种精神活动,早在《内经》时期就有许多关于学习记忆的精辟论述,其中以围绕脏象学说和气血津液学说展开者居多。《灵枢·本神》曰:“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这里的“忆、意、志、思、虑、智”就包括了含有学习记忆在内的一系列精神意识思维活动。

健忘是一种与五脏六腑、痰浊、瘀血都有密切联系的综合性、复杂性病证,任何可以造成脏腑功能紊乱、气血运行异常的原因都能够形成健忘。但在健忘的病机中并非五脏均等,而是以脾肾的亏损为核心,先、后天之本的不足,既能够影响其他脏腑,又能够形成痰浊和瘀血。因此,健忘的病机在本质上是脾肾的亏虚。

由于老年健忘发生于衰老的群体,所以与普通健忘相比,脑老化是其最显著的特点之一。衰老的过程就是脏腑功能由强到弱,气血津液由盛到衰的过程。在这种复杂的生理病理演变过程中,尤以肾虚和脾虚最为重要。因此,老年健忘的病机,脾肾亏虚就显得尤为突出。

健忘与脾虚

心虽与记忆相关,但心影响记忆的物质基础是心所主之血;肝也能影响记忆,但肝对记忆的作用要以阴血充足为前提。因此,记忆与心肝的关系,其实是记忆与阴血的关系。肺对记忆产生影响主要是肺气虚不能布散水谷精微,以致脏腑失养,所以,记忆与肺的关系实际上是记忆与气的关系。

脾为气血生化之源,心肝所需要的阴血和肺所需要的气,都离不开脾的运化,都要靠脾的运化来化生。因此,记忆与心肝肺的关系,在本质上仍然是记忆与脾的关系。

健忘与肾虚

肾主藏精,内寓元阴元阳,肾阴肾阳是一身阴阳之根本。记忆的产生需要五脏协同完成,五脏的阴阳均来源于肾。肾阴是其他脏腑阴液的来源,是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肾阳是各脏腑阳气的根本,是生命活动的原动力。因此,肾阴肾阳亏虚必然会造成脏腑功能减退,通过多种机制形成健忘。

肾主藏精,精血可以互化,记忆要以阴血作为物质基础,所以肾精不足,一方面会影响血的化生造成心神失养而健忘;另一方面会造成肾精化气不足而形成肾气衰微,出现脏腑机能低下而健忘。

另外,“肾主骨生髓”,“脑为髓海”,髓来源于肾所藏之精,脑髓是记忆功能的物质基础。因此,肾虚“髓海空虚”也会形成记忆力减退。

痰浊、瘀血与健忘

瘀血与健忘

瘀血可以导致健忘,在《内经》中已有论述,《素问·调经论》云:“血并于下,气并于上,乱而喜忘。”张仲景在《伤寒论》中明确提出瘀血可以导致健忘,237条曰:“阳明证,其人喜忘者,必有蓄血,所以然者,本有久瘀血,故令人喜忘。”唐容川在《血证论》中说:“凡失血家猝得健忘者,每有瘀血。”主张用血府逐瘀汤治疗。

痰浊与健忘

痰浊内蕴也是导致健忘的原因之一。《丹溪心法》曰:“健忘精神短少者多,亦有痰者。”汪石山《推求师意·健忘》曰:“设使因痰健忘,乃一时之病。”若思虑劳倦太过损伤脾胃,或饮食不节,恣食肥甘,可致脾失健运,痰浊内生。痰浊上扰,蒙闭心窍则心神昏昧;上犯于脑则元神不明,清窍不利而遇事善忘;痰湿壅阻中焦,清阳之气不升,心脑失养也可致健忘。因此,先贤从痰论治健忘者甚众。

痰浊、瘀血的产生与脾肾

虽然痰浊、瘀血作为病理产物能够影响记忆功能,但痰浊和瘀血的产生则与脾肾相关。

痰是水液代谢失常的产物,脾主运化水液,为“生痰之源”;肾主水,水液代谢要靠肾阳的温煦气化。若脾肾亏虚影响水代谢,可以因虚致实,导致痰的生成。相反,如果脾肾功能健全就不会有痰浊的产生。

血属阴,主静,血的运行与气的“推动作用”、阳的“温煦作用”和阴液的“濡润作用”有关。脾主生气,脾虚则气虚,“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气虚则血瘀,因此,瘀血与脾虚有关。若肾阳亏虚,可导致温煦失司,“血得温则行,得寒则凝”,阳虚则易致血寒凝滞而成瘀血。“阴主濡之”,若肾阴不足,则脉道失濡,也可形成血行不畅而成瘀。因此,瘀血也与肾虚有关。

综上所述,“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肾为先天之本”,是各脏腑功能活动的原动力。脾的运化离不开肾气的鼓动,肾气又需要脾化生的气血来提供营养。脾虚可以导致肾虚,肾虚也可以导致脾虚,二者都会形成脾肾双亏。脾肾的亏虚既可直接影响记忆功能,又能通过波及他脏、变生痰瘀等多种机制形成老年健忘。因此,老年健忘的核心病机是脾肾二脏的亏虚。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