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苗试验志愿者:也有担心,但情况太急没告诉家人


日前,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在武汉特勤疗养中心,首批志愿者已经完成了疫苗的接种,共108人,樊瑞是其中一员。

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他说,3月中旬看到新冠疫苗招募试验志愿者的时候,就义无反顾的报名了,“当时情况比较急,从报名到接到通知时间比较短,我就没有和家里人沟通。”

“事前,我们也有被告知存在什么风险,比如可能会有肿胀什么的表象,并没有什么存在危及生命的问题或后遗症,风险都在可控范围。”

注射疫苗之后,樊瑞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定点隔离14天,房间里有一部专线电话,方便他们随时联系医护人员。

“我们每个人都佩戴有‘温云’,连接着手机,手机的数据终端是在专家组那边,他们会实时的看到我们的体温数据。”

樊瑞称,“接种完的第二天,打针的位置有一点酸胀,第三天基本上就没问题了。一起接种疫苗的志愿者少部分出现了体温升高的情况,但是一般第二天,最多第三天就恢复正常了。”

【1】情况比较急

潇湘晨报:是怎么成为新冠肺炎疫苗试验志愿者的?

樊瑞:我一个志愿者群里的群友给我发了这个消息,看到这个消息我就直接在手机上报名了。3月19号的时候接到了电话通知,然后我就过去了。

潇湘晨报:报名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樊瑞:因为我之前就一直在做志愿者这一块,刚好又知道这个消息,我本人也是从事与医疗行业相关的工作,觉得刚好自己又在武汉,就来参加疫苗接种的志愿者了,没有想太多。

潇湘晨报:接种疫苗的时候有担心过吗?

樊瑞:要说一点担心没有,那肯定是假的,只不过我本来从事的就是医疗相关行业,知道这个疫苗能进入临床阶段肯定经过了很完整的检验程序。事前,我们也有被告知存在什么风险,比如可能会有肿胀什么的表象,并没有什么存在危及生命的问题或后遗症,风险都在可控范围。

潇湘晨报:家人什么反应?

樊瑞:当时情况比较急,从报名到接到通知时间比较短,我就没有和家里人沟通。隔了两三天之后我家里才知道这个事情,我当时在视频里跟他们把这个事情说得特别清楚,他们也都能够理解我的做法,而且特别支持我这样做。

潇湘晨报:成为志愿者会有补助吗?

樊瑞:我是第一批志愿者,当时不知道有补助这个东西,是后来听到其他的志愿者说有补助,大概是四五千元的样子。

【2】有一点酸胀

潇湘晨报:疫苗注射是个怎么样的流程?

樊瑞:先是把我们带到疫苗注射的地方,然后就给我做体检。体检合格之后,有一个医护人员带着我去领温云,它就是一个监测设备,有一头贴在胸口上,另外有个探头放在腋下,这样的话就可以比较精准的实时监控我们的体温情况。

接着把我带到疫苗接种室,里面大概有两个医护人员给你进行疫苗的注射,我这一批一共十个人,我是第五个注射疫苗的,疫苗注射是在肩膀上,和普通的疫苗接种位置是一样的。

潇湘晨报:之后呢?

樊瑞:之后就到旁边的留观室观察半个小时左右,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去统一的地方隔离14天。再然后就可以回家了,回家还要再隔离14天。

潇湘晨报:疫苗接种之后有出现什么不良反应吗?

樊瑞:接种完的第二天,打针的位置有一点酸胀,第三天基本上就没问题了,到目前为止身体状况都很正常。

潇湘晨报:其他人呢?

樊瑞:一起接种疫苗的志愿者少部分出现了体温升高的情况,但是一般第二天,最多第三天就恢复正常了。

潇湘晨报:接种完疫苗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樊瑞: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饮食方面的话我们都是隔离点这边统一负责,根据具体情况配的餐,伙食都挺好的。医护人员也建议我们每天在隔离间里锻炼一下,做一点运动也有助于我们饭后的消化。

【3】有专线电话

潇湘晨报:隔离期间需要做哪些检查?

樊瑞:每天会不定时做一些检查,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佩戴有温云,连接着手机,手机的数据终端是在专家组那边,他们会实时的看到我们的体温数据。

潇湘晨报:你们怎么联系医护人员?

樊瑞: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一部专线电话,如果出现了问题的话可以直接联系医护人员。

潇湘晨报:有和你们说隔离结束之后的事情吗?

樊瑞:我们这边是要求现在隔离点观察14天,隔离期结束之后他们会把我们送到家里。之后我们需要自行隔离14天,大概再过一个月他们就到我们住的地方做一个类似于回访的检查。

回访的话应该是做一些比较细致的检查,比如抽血,然后查看你体内有没有产生抗体,如果产生了抗体,抗体能够维持多久之类的。

潇湘晨报:隔离期间你都做些什么?

樊瑞:隔离的时候我自己学着弹吉他,刷刷微博、抖音,而且我也可以远程办公。而且我们这些接种疫苗的志愿者组建了一个大群,每天都会在群里聊聊天,现在每个人的状况都挺好的,隔离间的各种设施也很齐全。

【4】主动留在武汉

潇湘晨报:你之前是做什么的?

樊瑞:我是江苏泰兴人,今年31岁,5年前因为工作原因来到武汉定居,现在主要从事的是与医疗行业相关的工作。

潇湘晨报:什么时候知道疫情的?

樊瑞:这个我也是实时看新闻看到的,在私下里,我和同事,包括我的朋友们对这个事情都没有反应过来,当时完全没想过传染得这么快。

潇湘晨报:过年为什么没回老家?

樊瑞:我是原定于1月25号回江苏老家,结果23号的时候武汉这边决定封城。封城的时候我没有多想,就直接把订好的机票给退了,也没有想着说重新订票或者是开车离开了武汉。

潇湘晨报:为什么?

樊瑞:毕竟自己现在身在武汉,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也不想乱走动,而且也想着留下来看看这个疫情到底是个怎么回事,看自己能不能够为武汉这座城市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潇湘晨报:你喜欢武汉吗?

樊瑞:武汉封城我很很难过,因为我对武汉这个城市的感情是很深的。我当时每天都有关注疫情的相关信息,每次看到新闻上更新的确诊人数、治愈人数和新增人数的数据都觉得特别揪心。

【5】接送医护人员


潇湘晨报:疫情期间你在做什么?

樊瑞:在做志愿者,自发接送人员、物资,比如说接送广东医疗队等援助武汉的医务人员,还有给他们购买一些物资,大概是二月初的时候开始的,当时武汉疫情正处在比较严重的时期。后来政府这边派出了专车,我们就没做了。

潇湘晨报:从哪里得知接送医护人员的消息?

樊瑞:武汉有很多志愿者的群,多的有几千人,少的也有几百人。在群里看到有需要接送的医务人员信息,我有时间能够赶过去,我就会在群里“接任务”,提供信息的人就会把地址等详细信息发给我,然后直接去把这个任务完成就行了。

潇湘晨报:有没有担心过自己会被传染?

樊瑞:我在接送医护人员的时候没有太担心自己被感染,因为我会用酒精对衣服、手进行严格的消毒,也有穿防护服,接送的医护人员也很注重我的安危,所以他们也会穿好隔离服再到我的车上来。

潇湘晨报:担心家人吗?

樊瑞:我家人基本都在江苏老家,他们过年前就回去了。我也有志愿者朋友害怕自己感染病毒,再传染给家里人,所以就会一个人找个地方单独住着,不和别人接触。

潇湘晨报:当志愿者是什么感觉?

樊瑞:我觉得发生的事情都挺让我感动的,那些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在为这座城市能够恢复常态而努力,我觉得我也应该为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他们提供一些便利。

很多民间的机构或者是一些基金会都给武汉捐赠了很多物资,我们在做志愿者的时候,接触了一个善心团,善心团中有个人叫刚子哥,他个人和企业当时给我们武汉应该是捐赠了300多吨的一个物资,当时我和我的朋友都一起帮助他装卸、分发这些物资。我感觉他们这个基金会是踏踏实实的为公益事业做事情。

现在每天我都会关注他们的动态,在这次疫情结束之后,我想在公益事业这条道路上走的更远一点,想为公益事业多做一点贡献。


潇湘晨报实习生吴迪 记者温艳丽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