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的私人电影清单,还有一部他本来想自己导演的电影计划

在香港演艺圈,张国荣是出了名的好品位。

不只体现在他的音乐品味、服饰时尚、家居设计、艺术收藏的爱好中,也体现在他喜欢的电影人和电影作品中。

最近,为了写《张国荣26年搬家不下14次,这只无脚鸟追了一辈子心中的家(上)》,我花了三天,逐年阅读1977 ~ 2003年间关于张国荣的每一条文娱新闻、专访。其中读到他会不经意谈及一些我意料之外的电影人、电影作品,字里行间仿佛感受到他说起来眉飞色舞、“好钟意”的样子。

我把这些只言片语搜集整理了起来。

因为这些话题跟他当时演艺圈的工作毫无关系,更不是记者有意地提问,所以肯定不是他的场面话,而是他因为太喜欢了所以藏也藏不住的爱。

爱我所爱,至情至性,这就是他。


影人01 / 莱斯利·霍华德 Leslie Howard

因为喜欢英国影星莱斯利·霍华德,张国荣改了一个跟他一样的英文名。

莱斯利·霍华德是一位英国明星,活跃在舞台话剧和电影领域,曾两度获得奥斯卡影帝提名,但最被大众记住的角色是美国电影《乱世佳人》中的男二号Ashley。

他的表演风格细腻、内敛,一个眼神都微妙有戏。他饰演的角色,大多是敏感、神经质又文雅的男人。在那个年代的好莱坞,他是一位难以复制的风格型演员。

在取名这件事上,莱斯利·霍华德至少影响过两个名人:

一位是大影星亨弗莱·鲍嘉,为了感谢霍华德曾对自己的提携,给女儿取名叫Leslie;

另一个就是张国荣啰,也是因为喜欢霍华德,把自己曾经过于普通的英文名Bobby,改成了“小小sexy”的Leslie。

1977年出道第一张唱片《I like dreamin'》,已开始用Leslie这个“小小sexy”的名字。

多说一句:霍华德的死,也很传奇。1943年,他乘坐的飞机被误当做丘吉尔的飞机被纳粹击中,他和妻子的遗骸一直下落不明。


影人02 / 林青霞

1973年,年仅19岁的林青霞出演琼瑶的电影《窗外》正式出道。

张国荣喜欢林青霞,难道这还是秘密吗?

但是我发现,1977年,张国荣还是一个素人刚出道,那时他最喜欢的国语电影明星,居然只有林青霞!

那一年,张国荣刚刚签约香港丽的电视台,被安排与新走红的毛舜筠出演电视系列剧《爱情故事》中的一个单元《十九岁》。

一个21岁一个17岁,两个人总是亲亲密密的,电视台和媒体都愿意“炒作”他们在恋爱。

于是《明报周刊》记者就以“张国荣的爱情故事”为题,拉他在菲菲咖啡馆采访。那时候记者对这个唱歌比赛出道的年轻人也不了解,主要就听张国荣自己侃侃而谈。

采访结束后,他似乎话匣子还没关上。专访稿最后的结尾是这样的:

“走出菲菲,天下细雨,张国荣要去裁缝店取衣服准备上晚上的星期三晚会。


经过电影院门口,他说:‘你有看国语片吗?我看的很少,只看林青霞,林青霞真漂亮,我最喜欢她在《窗外》那个样子。’”

21岁的张国荣肯定想不到,未来他会和林青霞成为一生的好朋友。


影人03 / 罗曼·波兰斯基 Roman Polanski

在1981年,张国荣已经为大的电影制作公司和小的独立制片都拍过戏了。在跟记者聊天中,他显示出成熟的事业心,以及对电影产业的思考。

他觉得,独立制片公司往往做出来的电影水准更高,而且独立电影里会涌现“新血”导演,这是他所喜欢的。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大公司就不会出好电影,关键还是看人。

“比方波兰斯基的电影,每一部都是那么萧索、那么暗,但是给人的感受都不相同,每部电影都有突破!”

根据时间推算,张国荣看的很可能是《水中刀》、《荒岛惊魂》、《罗斯玛丽的婴儿》、《怪房客》和《苔丝》。


影人04-05 /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高仓健Ken Takakura

2001年,张国荣因为去日本宣传《恋战冲绳》,跟记者提到自己喜欢的日本演员,“有一两个”:

一个是北野武,喜欢他在《鳗鱼》和《花火》里的表演,他导演的《大佬》也在香港上映了,哥哥夸赞说“Ichiban”;

另一个就是《铁道员》里的高仓健。


电影01 / 《夺标》The Winners/My Way(1973)

这部南非电影有点小众,在豆瓣上连评分都没有。

电影《夺标》,因为其中主题曲又名《My Way》

《夺标》是部励志电影,有点小众,以致在豆瓣上连个评分都没有。

但它的主题曲《My Way》红过电影本身。这首歌是法国歌曲《Comme d'habitude》的英文改编版,由著名歌手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演唱。1974年这部电影在全球公映,台北戏院当时连映了三个月,是台湾电影史上首部票房突破千万大关的影片,浪漫的歌曲也深入人心。

相信哥哥也喜欢这经典的歌声。

1980年,香港制片人陈欣健要拍一部青春片《喝采》,有浪漫恋爱和唱歌。他能想到最好的青春代言人,就是陈百强、张国荣、钟保罗。

《喝采》聚齐“三剑侠”陈百强、张国荣、钟保罗。没人能预料到,后来他们都以自杀方式离开世界。

这部片子主捧的是陈百强,张国荣一共就十个镜头,角色被摆在跟主角相对的“反面”人设上。

但张国荣在宣传时,很聪明地说:

“这才是我理想中的题材。该片描写现代年青人之爱情故事,适合男女老少观看。


我和陈百强在片中之歌唱比赛斗唱,颇有西片《夺标》之风味!希望今后有较多机会,参加类似《喝采》之影片演出。”


电影02 / 《巴黎最后探戈》Ultimo tango a Parigi (1972)

这部电影在很多人心中还是以“情色”著名,但黄黄的小剧照咱不敢放。

张国荣曾经很肯定地表达,他不迷恋任何人,比如明星、导演、作家、歌星。在表达“喜欢”和“不太喜欢”这两个概念的时候,他这样来举例:

喜欢《巴黎最后探戈》的摄影。不太喜欢伍迪·艾伦太美国式的幽默。

我以前看过《巴黎最后的探戈》,说实话,故事至今不明所以。

但这部电影里精致的构图,诗意的色彩,回旋激荡的爵士音乐,还有导演刻意安插的许多隐藏文艺细节,都是它成为经典的理由。

感觉哥哥是真正的文艺青年,所以才会懂得它摄影的好。

大胆的构图

摄影镜头富有创意的移动

男主长篇独白的片段,用光影带来情绪的流动


电影03 / 《母女情深》Terms of Endeament (1983)

1984年4月,《母女情深》夺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雪莉·麦克雷恩获得最佳女主角,杰克·尼科尔森获得最佳男配角。

张国荣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欢呼,因为他说这两位演员的演技实在太好了,自己看电影的时候,“看到我想喊”。


电影04 /《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1991)

张国荣在采访中表示,自己看电影不一定选艺术片,“只要是好戏都爱看,也是商业片的拥趸,比如《沉默的羔羊》,戏中的powerful令人不寒而栗,尤以朱迪·福斯特及安东尼·霍普金斯的监狱对话,及警员被劏肚挂上狱外一场为甚”。

记者因此形容说:张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不喜扮高调。


电影05 / 《出租车司机》 Taxi Driver (1976)

张国荣说过,自己很欣赏一切“美”的事物,爱一切“美”的人,“所以我会去爱Taxi Driver(《的士司机》)中的Robert De Niro。”

可见,在哥哥心中,“美”的概念绝不是美丽、时尚的狭窄意思。

他还曾说过自己喜欢看卡通片,喜欢去迪士尼看《小小世界》,喜欢游乐场(但绝不玩过山车),因为“想看见世界光明的一面”。他不喜欢报纸,“我最怕见到生离死别、生命苦短”……


电影06 / 《细雪》(1983)

《细雪》里的“日本四美”——岸惠子、佐久间良子、吉永小百合、古手川佑子

曾有记者问张国荣最想与哪位日本女星合作,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回答不是年轻美貌的当红女星。

“我好钟意《细雪》里面的女演员,每一个在戏里面都好精彩。……年纪愈大的女人味道更加好,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漂亮的味道,我好钟意旧时代背景的东西……我钟意的女人,都是三、四十年代的。”

《细雪》这部电影是东宝映画50周年的纪念作,改编自谷崎润一郎同名小说,由日本著名导演市川昆执导。


戏曲电影07 / 《李后主》 (1968)

这一部你万万想不到吧。

张国荣从小喜欢粤剧,大家都说他的广东话,有种非香港式的特别咬字的味道,是“西关音”,最标准的广州少爷腔调。

任剑辉、白雪仙的粤剧片他是一定看的,也很钦佩两位前辈的敬业精神:

“特别是仙姐那种对艺术的热诚,一九六几年拍《李后主》,花了几千万,哇,那时买楼可以买几条街了!”


芭蕾舞剧 /《仙女们》Les Sylphides/Chopiniana

2001年3月的一则采访,把我读傻了:

静了一阵子,他说:「我突发奇想,出名的艺人,可能都是犯了天条的神仙,被贬下凡间,不过仍有受欣赏的优点,所以便让人崇拜一下,让他们收一下花吧。」


他还想起了《仙子传》的三代芭蕾舞大师:Nijinsky(尼真斯基),花一样的美男子,在《玫瑰幻影》中穿窗而入;Nurijev (雷里耶夫),他的热烈和震撼;Barishrikov(巴里斯尼可夫),他的精致准确的美感;还有男高音Pavaroti(帕瓦罗蒂)。他观察他们的台风,说了一堆令我惊诧的名字,张国荣真的没让我失望。

完全不懂芭蕾舞艺术世界的我,去找了《仙子传》的几个视频资料,但也搞不懂每个年代版本的异同。

大意就是说,这是20世纪浪漫主义的芭蕾舞剧代表作,全部采用肖邦乐曲来贯连,被视为芭蕾艺术由传统向近代、现代转化的一个桥梁。

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去B站沾沾神仙般的艺术气息吧。


彩蛋:一个电影心愿《再世红梅记》

目前《再世红梅记》只有粤剧电影版。张国荣的“视觉特效”版,永远缺失了。

1992年,张国荣提到过一个心愿,希望可尝试做导演的滋味。

他那时候已经经历过隐退、又复出,所以在考虑未来自己能更多地从事幕后工作吧。

他还透露了心慕已久的其中一个题材,就是浪漫凄迷的《再世红梅记》。

这个故事来自明剧本,里面有爱情、有死亡、有鬼魂,还有反转,确实是个好故事。

哥哥从制作的视角出发,说“这杀死人的故事”再加上动画,“Visual(视觉)一定很大,很美”。

可惜,我们永远看不到了。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