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人类最可怕的,是追求这种东西的欲望

尼采:人类最可怕的,是追求这种东西的欲望


欲望,本来就很可怕。任何人都有欲望,不同人的欲望各不相同,有的人欲望于青菜,有的人欲望于萝卜。有的人追求美色,有的人追求权力,有的人追求金钱,而有的人金钱、权力和美色一同追求,世界上一切他认为美好的东西他都要去追求,世界上一切值得享受的东西他都要享受,并且他会自认为自己很有理想、很有抱负,特殊的人还会自认为自己很有雄才大略。


人的欲望是无穷的,追求一个个欲望也就成为人的值得肯定之处,成为人为之奋斗的目标所在,成为人具有积极向上精神力量的根源所在,同时也成为人可怕和恐怖的源头所在。试想,是不是这样呢?一切美好的东西似乎都和人的欲望有关,同时,一切痛苦和不幸乃至恐怖的事情也都和人类的欲望有关。所以,“欲望”并不是“双刃剑”的问题,应该是“多刃剑”,“欲望”给我们带来锋利刀芒和各种好处的同时,也向四处射杀,所到之处,伤痕累累。


叔本华的现代悲观主义哲学认为,人不断地追求欲望,小的欲望实现了,就追求大的欲望。旧有的一个欲望实现了,就会立刻产生新的欲望,从而使人投入到追求新的欲望的过程当中。一个人的欲望未能实现的时候,他就会痛苦。而一旦一个人的欲望得到了实现,那么,他就会无聊,人始终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就像钟摆一样。况且,人类所追求的欲望是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的。所以,人也就无法逃脱悲剧的命运。


从一定的意义上而言,追求任何欲望都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因为我们在追求的过程中往往容易超过必要的限度,难以恪守“中庸”之道。不过,有些东西则更为可怕。本文题为《尼采:人类最可怕的,是追求这种东西的欲望》,尼采认为这种可怕的欲望是什么呢?他认为,是追求权力的欲望。尼采在《权力意志》中说:“人类最可怕的和最彻底的要求,人类追求权力的欲望,——人们称这种欲望为‘自由’——必须长久地限制起来。因此,伦理学以其无意识的教育本能和驯化本能,一直都在限制权力欲望,它诋毁专横的个体,并且以其对集体忧心和祖国之爱的颂扬来强调群盲的权力本能。”


失去监督的权力必然会被滥用,权力本身就具备自我扩充的意志和本能。尼采的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要对权力进行监督,进行驯化,让权力用来为集体服务,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为行使权力的个人服务,这些就是政治伦理和道德教育所要做的事情。


尼采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