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感染逼近30万人,想抄韩国“作业”?驻韩美军司令介绍经验

作者:石江月

驻韩美军司令、陆军上将罗伯特·艾布拉姆斯,他在韩国指挥着大约2.8万名驻韩美军,平时主要负责驻韩美军的训练和相关演习。但是,这一次他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并非因为美军在韩国的新闻。

而是为了介绍韩国抗击疫情的“作业”,以及他在驻韩美军基地实施的有效防控措施!

一、美国急寻抗疫对策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4日下午15点26分,美国新冠病毒感染确诊人数超过27万,死亡7152人。由于美国过去一天新增3万感染病例,所以明天可能美国总感染人数就会达到30万。

而疫情重灾区纽约州,总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万,死亡病例接近3000,住院人数也达到新高。就连美军的感染人数,也在快速上升。据五角大楼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4月1日上午,美军累计已有814名现役军人病毒检测呈阳性。


该怎么办?


“必须下大力,必须早点着手。”这是作为“抗疫优等生”的罗伯特·艾布拉姆斯在接受美国CNN采访时,结合韩国如何抗击新冠病毒的经验给出的建议。“这会看起来像是过度反应,有点过头。但是一个星期后,你的社区就会明白,你的部队就会明白。”


艾布拉姆斯负责的2.8万名驻韩美军,实际上是第一个处在抗疫前线的美国社区。驻韩美军之前曾出现感染病例,但是到目前为止所采取的遏制疫情的努力,他认为韩国为全球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提供了重要的借鉴。

韩国政府4日决定,把原定截止到5日的“社交距离严守期”再延长2周,至4月19日。这一决定将韩国抗击新冠疫情的战线拉长。

“社交距离严守期”具体措施包括限制各类设施运营、促其遵守防疫规定,取消聚会、居家办公等。严守期延长表明韩国社会今后一段时间仍将以防疫为重心,仍需时日才能进入恢复生产生活、使经济生活和防疫并行的“生活防疫”阶段。

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4日表示,境外输入性病例不断增加,首都圈疫情并未平息,多国疫情形势极其严峻,“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严守社交距离。

数据显示,截至4日零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为10156例,比前一天新增94例。韩国境内疫情蔓延速度自3月中旬明显放缓后,过去20多天内单日新增确诊人数一直维持在100例上下,没有大幅上升,也未能进一步减少。

艾布拉姆斯说,最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要立即和果断地采取行动。“你必须从一开始就迅猛进攻。它的传染率是非常、非常高的。”这点韩国提供了再明显不过的证据了。


韩国在1月20日通报了第一起病例。此后几个星期内病例数字都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然而,在韩国的第31个确诊病例——一位61岁的女士在感染病毒后参加宗教活动后,局势陡然恶化。

一个星期之内,韩国病例数字暴增数千,一半以上与新天地教会组织有关。艾布拉姆斯说:“只需要一个人。”他说的就是韩国的这位“31号患者”。

韩国得以迅速遏制住这一群聚性的感染,这要归功于韩国大力展开的病毒检测、传染路径调查和隔离感染者的工作。到目前为止,驻韩美军避免了自身的“超级传播者”。截止到4月3日,只有17名与驻韩美军有关的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反应,包括两名军职人员。

二、驻韩美军如何抗疫?

不过,随着与美军有关的感染数字在过去一个星期来上升,艾布拉姆斯作为驻韩美军司令落实了严格的新措施。


在美军驻韩国最大的基地汉弗莱斯军营,美军士兵和家属们的生活出现了戏剧性的改变。健身房关闭了,巴士和出租车服务暂停了。军人超市外有时会排起长龙,因为一次只允许一百人进入店内。

上星期,艾布拉姆斯还在军营宣布了公共卫生紧急状态,这让他有更大的权力对文职雇员、承包商和军人家属执行严格的限制措施。在他采取这一举动之前,一名美国承包商违反规定在当地餐馆吃饭后感染了病毒。

艾布拉姆斯说:“此刻的战斗其实是关系到…防止自满,要确保每一个人都要保持警惕。这对一个社区来说是困难的,但人们需要了解,只需有一人不遵守规定,这个‘敌人’就会乘虚而入,让其他所有人的健康都陷入险境。而且几乎是立即发生。”


与此同时,驻韩美军从一开始,就调整了与军事任务相关的活动。比如,飞机维修师已被分成不同的团队。艾布拉姆斯说:“所以,假如一个团队病了,整个机修活动不会受到实质性的影响。”

驻韩美军的飞行人员也有相应的安排。如今,飞行员被分成每两人一组,而不是全体轮值,因此,如有必要,新的安排可以更容易追踪传染路径。

艾布拉姆斯承认,这些措施有可能影响军队战备能力,特别是如果时间持续很长的话。不过他说,他有信心认为完全可以在为执行任务随时做好准备,与保护官兵安全之间取得平衡。


艾布拉姆斯说:“驻韩美军的(情报、监视与侦察)飞行仍在展开。我们的直升机仍在飞。我们仍在进行日常训练。这要求我们做出一些调整,但是我们都能做到。”

三、一个事情很棘手

但是,也有一些事情让驻韩美军的状况更为棘手,在华盛顿与首尔就费用分摊问题陷入僵局之际,美军本星期让4千多名当地韩国文职雇员休无薪假。如何让军队保持遂行任务的能力?艾布拉姆斯将军回答说:“我没有选择。我必须应对……这是我们职责的一部分。”


费用分摊谈判的美国主谈方是美国国务院。艾布拉姆斯提起这一谈判时说:“我大半夜和一清早不停在给华盛顿打电话和发电邮。”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韩国的2.85万名军人的战备实际上离不开这近一万名韩籍员工的服务,美国在宣布韩国人“无薪休假”的同时,意味着驻韩美军也选择了“自废武功”。美国国防部长在上次会谈时就强调,美国更看重的是军费分摊问题,言下之意就是如果韩国不按美国的要求支付费用,美军就没有义务保护韩国。



韩国疫情爆发已经近两个月了,经历初期的快速上升后,韩国在一段时间内稳住了局面。美国和世界多数地区如今都在经历韩国的经验教训。

艾布拉姆斯说,一个重要的教训是,即使病毒看起来是被遏制住了,战斗也没有止息。 “我要的不是压平曲线,我要的是粉碎曲线。”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