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民间艺术团“抄袭史”,《欢乐喜剧人》12期就抄了4个?

还是先回到前不久的《王牌对王牌》节目中。

贾玲提到当年他和沈腾一起参加过一个小品比赛,沈腾冠军,她是第三。那次比赛需要一周写一个剧本,对于她、沈腾和宝哥来说简直是一个地狱般的生活。

从贾玲的话里,我们可以知道,她说的就是2015年的东方卫视喜剧综艺《欢乐喜剧人》第一季,宝哥当然指的是辽宁民间艺术团的代表宋小宝,那次比赛,虽然宋小宝因为中途受伤并没有全部出场,但辽宁民间艺术团还是被称为“宋小宝团队”。

不过,笔者纳闷的是,沈腾、宋小宝和贾玲这三位当年的冠亚季军在付出的体力和脑力上真的能相提并论吗?


笔者之前已经扒过贾玲的“抄袭史”,她的团队在《欢乐喜剧人》上有抄袭韩国喜剧综艺《寻笑人》作品的行为。,

但,要论起抄袭韩国喜剧综艺来,辽宁民间艺术团也就是宋小宝团队才是不折不扣的抄袭大户,《欢乐喜剧人》第一季一共十二期节目,其中宋小宝团队至少有四个节目都涉嫌抄袭韩国喜剧综艺作品。

一、《我是演员之武侠剧》

这是辽宁民间艺术团在《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二期的作品,核心主题是四位演员分别出演武侠剧“英雄救美”片段来搞笑。

这个节目现场的效果非常好,获得了那期比赛的第一名,贾玲《爱笑的女孩》第二,开心麻花才获得第五。

但是,这个节目明显和韩国综艺《喜剧大联盟》在2014年的作品高度相似,不过其开头和主题是分别高仿的两个作品。

尤其是英雄救美这个主题,从人设、细节甚至包袱都一模一样。比如几个抢人的绕着张尧和女孩转圈,最后张尧也跟着一起转这样的喜剧效果,几乎一模一样。

而后面文松和对手拼刀同时接电话也是高度相似,总之整个节目不论是主题还是包袱几乎相当于汉化一样。

二、《星际旅行》

宋小宝团队在《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五期的作品,当时引发了强烈爆笑效果,让人不禁感叹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原创能力,在当时他们获得了第二名。

不过,可惜,这个节目则明显是高仿韩国喜剧综艺《Gag Concert》的作品,这个综艺节目也可以翻译为《搞笑演唱会》,和贾玲喜欢高仿的《寻笑人》是同一个性质的节目。

这两个节目之间,不论是道具、人设、包袱等等各方面也有很多地方几乎可以算汉化了。

三、《上海新滩》

让笔者最尴尬的事情来了。

这一期是当季的第六期,由于宋小宝在第五期受伤,因此辽宁民间艺术团的主咖成了小沈阳。

这个小品在当年让人真是笑中含泪,笔者曾经看了无数遍,还逢人就安利,说这是2015年全年最佳小品。

但是,这个节目的主题和大量包袱的原创也是韩国综艺《搞笑演唱会》。

韩国作品的设定是黑社会收保护费,结果十年间和水果蔬菜摊主收出了感情,还帮助摊主卖起了水果。

虽然辽宁民间艺术团“巧妙”地借用了上海滩的人物,还把卖水果改成卖馄饨,但其主体创意和很多包袱无疑还是照搬韩国的作品。

唉,笔者码这些字的时候都觉得脸发烧,希望当年那些被笔者安利过的朋友不要看到这篇文章。

最让人尴尬的是,这一期辽宁民间艺术团只获得了第二,获得第一的是贾玲团队的《被冤枉的记忆》,也就是“库查查,库查查,查库库,查库库”那个。

但是,贾玲那个小品也是高仿的韩国综艺《寻笑人》的作品,也就是说,两个抄袭韩国喜剧的团队分别获得当期的前两名,这让当期获得第三的开心麻花团队情何以堪。

四、《打劫》

《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九期,宋小宝团队再次获得第二,这次的作品则是爆笑十足的《打劫》。

然而,这个小品又是高仿韩国综艺《搞笑演唱会》。

而且,这一期节目的高仿还比较完整,几乎大部分包袱都是直接照搬,完全不用重新设计,连台词都几乎差不多。

我们当然也承认,程野等人的表演是很精彩,但你如果看了韩国的原创节目,你会发现他们的更精彩,因为这些包袱都是演员量身定做的。

好了,《欢乐喜剧人》第一季,十二期节目,宋小宝团队有据可查的高仿作品就有四个,占了三分之一之多。

所以,当笔者看到贾玲在那里回忆说,当年他和沈腾以及宝哥每周一个剧本有多难多累时,真是觉得好笑又讽刺。人家自己做作业的当然累,抄作业也那么累?你们天天熬通宵都是在看韩国综艺吗?

当然,这只是第一季,尝到甜头的辽宁民间艺术团在之后的《欢乐喜剧人》里依然不乏高仿之作。

比如,宋晓峰在《欢乐喜剧人》第三季的《谁是男一号》就高仿了韩国综艺《喜剧大联盟》的作品。

另一个《我是男一号》也是高仿的《喜剧大联盟》作品。

搞笑的是,宋小宝团队高仿的作品里大部分原创来源都是韩国喜剧综艺《搞笑演唱会》和《喜剧大联盟》,根据已知数据,至少分别高仿了三个。

而贾玲团队抄袭的目标则是韩国喜剧综艺《寻笑人》,根据已知数据,高仿数量也在三个左右(《小哥哥》《极与极》《被冤枉的记忆》)

由此看来,宋小宝和贾玲之间似乎存在某种“默契”,你抄你的,我抄我的,千万不能撞车。

这种‘严密’的分工真是让人无语又无奈。

笔者在上文中多数都用“高仿”一词,事实上,以宋小宝团队和贾玲团队高仿的那些节目内容看,我们几乎可以认定,他们就是在抄袭。创意、主题、人设、动作和包袱,一个节目的精髓几乎都照搬过来,已经远离了借鉴的范畴,这就是抄袭!

让人悲哀的是,有些网友在“贾玲抄袭史”的文章下留言,大言不惭的认为贾玲没错,抄袭韩国的不算错误,谁让韩国和咱们争端午节之类的东西。

姑且不论端午节和端午祭根本不是同一种东西,就算韩国人抄过什么,这就是咱们的艺人抄袭人家作品的借口?

用郭德纲曾经的徒弟潘云侠评价郭曹之争的话说,你不能用别人的错去证明自己的对!

还有的网友说,我们只是图一乐,不管他们抄谁。

这同样不对,咱们就不提抄袭对整个社会氛围造成的恶劣影响,光从具体事情上看,宋小宝团队和贾玲团队的抄袭行为至少直接伤害了两个人群。

一是韩国的原创者们,韩国的娱乐市场比我国要残酷许多,很多喜剧原创作者根本赚不了多少钱,像《寻笑人》节目停播以后很多艺人都失业了。如果宋小宝团队和贾玲团队花钱购买版权,估计花的钱和他们获得收益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可惜他们连这点钱都不舍得出。

二是和他们同场竞技的同行。要知道《欢乐喜剧人》是有竞技因素的,最后获得冠亚季军的沈腾、宋小宝和贾玲目前发展的都挺好,其他中间被淘汰的同行可以说没有几个能赶上他们的热度,更没他们赚的钱多。

如果把《欢乐喜剧人》比作一场考试,其实宋小宝团队和贾玲团队在比赛中间就应该因为作弊被取消成绩了,可是他们作弊没被抓住。最后他们获利了,其他后同行当然就损失了他们本来应该得到的利益。

简单说,抄袭也叫剽窃,光从字面上看,和偷别人东西的性质相距不远,这就是一种恶,一种原罪。

支持抄袭者的行为,就是在放纵罪恶!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