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大屠杀通缉犯被捕:正是他的电台煽动族人“拿起砍刀”

来源:新京报评论

卡布加被捕,这场迟到26年的正义好在有了开始。

随着通缉犯卡布加被逮捕,骇人听闻的卢旺达大屠杀,再度进入公众视线。

当地时间5月16日,法国巴黎警方逮捕了涉嫌资助卢旺达大屠杀的卡布加,并于5月19日将其提交到位于巴黎楠泰尔的检察官办公室。

此时距死亡91万人的卢旺达大屠杀,已过去26年。

卡布加是什么人

卡布加是卢旺达胡图族人。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爆发时,他是煽动性“地下电台”——“卢旺达自由千山电台”(RTLM)的主要资助人之一,也是当年在离奇的“4·6空难”中死去的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的亲信。

作为前比利时国王领地,卢旺达在独立前有胡图族和图西族两大族群,前者人口众多(占全国总人口比例80%以上),从事农耕,皮肤更黑;后者人口仅占总人口14%,从事畜牧,皮肤稍白。

为统治方便,比利时殖民者以图西族为统治阶层,胡图族为被统治阶层,人为制造了二者间的对立和矛盾。

1962年卢旺达独立,法国取代比利时,成为对卢旺达最具影响的西方国家,并以“支持多数人自决”为由,扶持胡图族长期把持卢旺达政权。

曾在殖民时代饱受图西族欺凌的胡图族一旦“翻身”,对图西族的反击变本加厉。

1973年,国防部长哈比亚利马纳发动政变上台后,起初对图西族人强力打压,迫使大批图西族人流亡邻国。之后又出于政治利益,开始和图西族人和解。

与图西族人和解的努力,激怒了激进的胡图族人,卡布加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时年58岁的卡布加原本是个穷光蛋,依靠和总统的裙带关系,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成为卢旺达首富。

自1993年4月起,他领衔出资创办了“卢旺达自由千山电台”(RTLM),大力渲染所谓“图西族人的暴行”和“总统的软弱”,煽动胡图族人“拿起砍刀保家保产”。

不仅如此,卡布加唯恐被煽动的胡图族人找不到砍刀,居然慷慨解囊,打制和进口了号称“足以武装2/3胡图族男人”的砍刀,无偿分发给胡图族人。

1994年4月6日,结束国际会议的哈比亚利马纳乘飞机返回,当天21时左右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离奇坠毁,他因此遇难。

乱局由此开启:卡布加等人立即操纵地下电台兴风作浪,唆使胡图族民兵和暴徒对图西族大开杀戒。

自1990年4月至7月,短短 100 天内,有多达 91 万人死亡,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9,其中91%为图西族人,是“二战”后最骇人听闻的人道灾难和种族灭绝行为。

根据1994年11月8日通过的955号决议,联合国于1995年成立卢旺达特别刑事法庭(TPIR),起诉大屠杀的助推者和参与者,卡布加赫然在列。

但自那以后,他逍遥法外达26年之久,直到今年5月16日,他终于被法国警察在长期居住的离巴黎市中心近在咫尺的阿斯涅尔“找到”。

▲反映卢旺达大屠杀的电影《卢旺达大饭店》。

法国艰难的一步

在这事上,法国的态度备受关注。

法国之前长期支持卢旺达胡图族政府。大屠杀开始后,以“维护当地稳定”和“人道主义帮助”为口实参与“绿松石计划”,进而抵达卢旺达的法国特种部队,对胡图族军队的暴行视若无睹——这也是电影《卢旺达饭店》的背景。

这场大屠杀终以图西族的胜利收尾,而胡图族政府高官(即所谓“绿松石一族”)则集体被法国运回了巴黎,理由是他们很可能死于部族冲突,必须对他们实行“人道主义援助”。

在此之后,卢旺达的政权被图西族掌控,也由此开始了跟法国漫长的“秋后算账”。

两国之间,纠葛甚多,卢旺达曾于2006年11月宣布和法国断交。

这还没完,2008年11月9日,法国迈出更大步子,直接请求德国警方,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拘捕了卢旺达政府高官,并在3天后将之引渡给法国受审。

作为回应,卢旺达政府一度驱逐德国大使,并召回了本国驻德大使。

此事不仅在非洲掀起前所未有的反法浪潮,还促使卢旺达一度不惜放弃沿用已久的法语,并加入了和自己历史没有太多关联的英联邦。

似乎意识到“做过头”,为缓解两国紧张关系,2010年3月法国警方逮捕了哈比亚利马纳遗孀、被公认为与当年“电台煽动”有密切关系的阿加特·哈比亚利马纳,并相继撤销了“布吕吉埃调查”和对几名卢旺达高官的逮捕令。

2015年4月时任总统奥朗德下令,在卢旺达大屠杀21周年纪念日,开放了纪录卢旺达大屠杀中法国秘密行动的“密特朗档案”,令两国关系有所缓和,并恢复了外交关系。

尽管如此,由于“绿松石一族”及其庇护者树大根深,加上法国政治圈普遍存在“殖民地宗主情结”,令卢旺达大屠杀这一页始终难以揭过。

这次法国终于咬牙对“绿松石一族”代表人物卡布加“下狠手”,是在马克龙力图让法国“轻松退出非洲责任”以减轻法国负担的背景下,所采取的迄今最具历史意义的动作。

▲反映卢旺达大屠杀的电影《卢旺达大饭店》。

意犹未尽

但问题并不会到此为止。

直到今天,仍有法国律师在某些幕后力量的支持下,试图为卢旺达大屠杀翻案,将“绿松石一族”、卡布加等人“洗白”,把责任推给当时受害的图西族和卡加梅现政府。

有非洲媒体就表示,阿加特·哈比亚利马纳等更重量级的“绿松石一族”,仍然好端端地待在巴黎,卡布加虽臭名昭著,但终究不过是个当时没有任何公职的小人物。如果到此为止,连“舍车保帅”都谈不上,充其量是“舍卒保车”。

更何况,即便“卒”这一级也依然意犹未尽:在煽动胡图族民兵和运作地下电台方面,当年号称有“三叉戟”:卡布加、穆皮兰亚和比济马纳。另外两人依然“逍遥法外”。

而卡布加虽然落网了,却不知能否、不知何时才能被送到TPIR(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接受迟到26年之久的正义惩罚。

但不管怎么说,相比之前,逮捕卡布加对卢旺达和法国而言,都意味着迈出了一大步——迟来终究比不来要好。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狄宣亚 校对:危卓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