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心中有光,不失方向

送给那些正在经历绝望的人

今天化妆的时候,朋友突然凑过来问了一句:你有经历过绝望吗?

我描眉的手缩了一下,挑了下眉,手上得动作没停,我说:你知道路灯几时明,几时灭吗?

我知道,以前高中宿舍窗外的路灯,晚上12点亮,凌晨5点灭。而这个过程,这段漫长的时间,我一直睁着眼。

没错,我有严重失眠史。可能有人会觉得失眠有什么绝望的,可是对我来说那就是绝望,像沉溺茫茫大海中,永远抓不住那根虚无缥缈的救命稻草,像被人紧紧扼住了喉,声嘶力竭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熟识我的人都知,我是个乐观开朗、特别爱笑的姑娘,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我曾经在一个个漆黑的夜晚,光着脚蜷缩在宿舍的角落,哭着给我妈打电话,说我睡不着,真的睡不着。

忘记了之前看过哪本书,里面写着,梦寐以求的正是梦寐本身,那时的我就是这样,每天仅有的不超过两个小时依靠药物作用的短暂睡眠时间,怕是也在梦着怎样才能睡着吧。

我为什么失眠,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可能是高中学习压力太大,失眠时刚好是高考前几个月。也可能是太冷了,冻得睡不着,一直打颤,床板都在晃。

但是我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我却记得真切。因为我妈那一句:回家吧。最初跟我妈说失眠的时候,我妈在电话那头着急得吼我,说不是一直都睡眠质量挺好的么?怎么就睡不着了?吼完后,她说,你回家吧,我让你弟去给你买好吃的。

后来我妈每个星期六都来看我,给我带好吃的,为了保证食物到我手里是热乎的,把保温饭盒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

我始终相信母女是有心灵感应的。那天上自习,我老是心不在焉地往窗外张望,同桌问我怎么了,我说总感觉我妈会来,那时候高中是禁止将手机带到教室的,所以也没办法打电话问。

午休时我在教室吃完饭,回宿舍,看了看东门没有人,还有一点失落,我低头缓慢地走着,那时已经失眠一个多月,不像别人失眠那样外表能看出疲惫,我的大脑是亢奋的,但是只有自己能感觉到,自己的肢体其实都不怎么受控制,像发高烧那样,有点晕乎乎的,站不稳。 前面突然传来我妈的声音,喊我的小名,笑着冲我招手。我妈说本来是在东门等的,后来东门没人了也没等到我,保安就让到南门等。我妈手里提着保温饭盒,还拎着一大袋海蛎子,特沉。

我不知道她在风里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忍住不哭的。只知道妈笑着,用手摸我的脸,一遍又一遍。

我就这样失着眠熬到了高考,失眠太久,很难集中精力,做起题来也很吃力,总感觉脑子在嗡嗡的响。虽然最后考得不理想,但以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能考个本科已经很知足了。

直到多年后的现在,偶尔听到同事抱怨,昨天晚上又失眠了,听到失眠两个字,我还是会心悸。

一直听别人说失眠很容易抑郁,所以庆幸自己熬过了那段绝望的时光。

所以那些正经历着绝望的人啊,不要害怕,总有人是爱着你的,黑暗中也总有那么一丝丝微弱的光是属于你的。

你要加油,就像下雨天蹲下身子挽起湿漉漉的裤脚,然后继续微笑前行。


向着光亮,向着远方。

突然有点希望我妈妈能看到,虽然我从来没说,但是她肯定知道的,我也很爱她。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