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珍珠港事件而被惩罚的金梅尔,其实是给总统背锅的背锅侠?

珍珠港事件可以说是一次灾难,对于美国海军而言这让他们一度在太平洋上陷入了劣势。原本派去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哈斯本·金梅尔上将没能起到作用,他的指挥失误让美国海军饱受损失,他本人也被军事法庭审判,降职到了少将军衔,然后一脚踢出了军队。金梅尔上将和他的后人都认为金梅尔是被冤枉背锅的,而美国海军则一度坚持金梅尔是咎由自取,而历史的真相又是怎么样的呢?

一、太平洋舰队的新上将

作为太平洋舰队的新任指挥官,海军上将哈斯本·金梅尔并非是一个无学之辈。如果从履历上看,金梅尔有一份近乎完美的服役记录。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是火炮军官,他曾两度出任驱逐舰战队的指挥官,也曾担任过驱逐舰分队的指挥官,还担任过“纽约号”战列舰的舰长。这些履历让他得以进入美国海军学院深造,1937年指挥第七巡洋舰战队完成了对南美的一次访问后,他成为了海军少将和美国海军巡洋舰战斗部队司令。毫无疑问的,作为一名海军军官他是很优秀的。



1940年是美国和日本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麒麟,最后发展到了美国对日本进行资产冻结和中断石油、橡胶贸易。这样一来美国和日本的战争风险就日渐增大,罗斯福总统遂决定调遣太平洋舰队去珍珠港,以期对日本形成威慑力量。因为原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詹姆斯·瑞查生反对这一决定,所以瑞查生被罗斯福撤了职。罗斯福原定的新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是切斯特·威廉·尼米兹,但是尼米兹出人意料的拒绝了这一任命,转而向罗斯福推荐了自己的好友金梅尔。罗斯福再三考虑后,最终任命了哈斯本金梅尔成为了太平洋舰队司令。


需要指出的是,金梅尔此时的晋升是跳跃式的,他原本的军衔是少将军衔,但在接任太平洋舰队司令的时候,他的军衔就提升为了上将。这份升迁令让金梅尔海军生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毕竟成为一名海军上将是一个海军军官毕生的心愿,金梅尔自然非常满意与自己能成为一名海军上将。而金梅尔也确实并非一个庸才,在1941年初他来到了太平洋舰队在夏威夷的锚地珍珠港之后,他的危机意识立刻就上升了。原因很简单,在他眼里珍珠港几乎是一个不设防的状态。


这个形容或许危言耸听,毕竟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已经聚集在了这里,这也确实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但需要指出的是,夏威夷的防御无论是海军还是陆军都没有做好准备,这里岸防炮虽然不少,甚至还有大口径的岸防炮,可是这些岸防炮的状态堪忧不说,陆军的驻军数量也不够多。航空力量的短缺是另一个问题,机场数量较少的同时也没有足够的飞机和飞行员,甚至于连最基本的防空力量都是不足的。一句话,摆在金梅尔这位新任舰队司令面前的,是个超级烂摊子。

二、强化的夏威夷防御

金梅尔的危机意识在他检查了整个夏威夷的防务之后,立刻让他认识到了一个问题——夏威夷是几乎不设防的状态,它非常容易遭到一次有预谋的打击行动。意识到这个风险存在后,金梅尔立刻在1941年2月18日给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哈罗德·斯塔克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他担忧的表示:“我认为珍珠港存在着被潜舰、飞机或海空联合行动奇袭的可能性。”这封信其实向美国海军部阐述了一个信号,那就是夏威夷和整个太平洋舰队在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上,金梅尔隐晦的表示了这一点,而他自己也采取了一些弥补措施。


针对于夏威夷本身的防御漏洞,金梅尔采取了很多补救措施,其中增强防空火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珍珠港本身的通道狭窄,不容易被日本联合舰队直接糊到脸上,相信日本联合舰队也没有心思来挑战岸防炮。但是因为航空母舰的存在,那些舰载机可以轻松的飞到珍珠港上空投下炸弹,所以金梅尔必须考虑好这一点。原本的防空火力被新到的防空高炮加强了,每个炮位都堆满了弹药。尽管这让弹药在露天状态下不能保持很久,但是却可以加强高射炮的效率,相对而言这些损失物有所值。

当然,仅仅指望防空火力是不行的,因为那样的话敌人还是可以飞到舰队的上空,最好的对策莫过于也派出己方的航空力量前去拦截,所以航空力量的增加也是必须的。夏威夷的机场被扩建,跑道也被扩宽,增援而来的航空力量,无论是海军航空兵或是陆军航空兵都会被部署在这些机场上。而舰队本身的效率并不让金梅尔满意,在行动效率上也有待于提升。故此金梅尔加强了太平洋舰队的日常训练,这会让整个舰队的在遭遇突发状况时,能够以最快的效率集结起来。


另一方面,太平洋舰队的资源也有得到增加,许多金梅尔眼里急需的资源都被送到了这里,以确保夏威夷的建设能够在最优先级。与之相对的,金梅尔还扩大的太平洋舰队的巡逻区域,在南部和北部海域都加强了巡逻力量,相当数量的巡逻船只和侦察机被部署到这些区域。按照金梅尔的设想,如果日本联合舰队的进攻舰队经过了这些巡逻区域,他就立刻带着太平洋舰队冲出珍珠港,去和日本联合舰队拼一个血溅五步。只不过,这一切都只是金梅尔纸面计划,1941年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则让他的计划成了泡影,他自己也被送上了“罗伯茨委员会”。

三、背了黑锅的金梅尔

在珍珠港事件后,金梅尔就成了美国海军的罪人,和陆军中将沃尔特·肖特一并送上“罗伯茨委员会”。当时美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欧文·罗伯茨负责这次调查,金梅尔和肖特都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罪行可言,因为很多重要的情报都没有送到他们手上。但罗伯茨最后还是判定二者有罪,认为二者的玩忽职守和指挥失误,并对二人做出了惩罚,不仅军衔被降低,随后还被踢出了军队。在当时而言,普遍认为金梅尔和肖特都是罪有应得,这种看法至战后都还存在。


不过如果我们从后世看这些历史的话,我们会发现事情的真相和我们知道的有极大的出入。首先我们先明确,金梅尔是否有过错,答案是有的。比如说金梅尔在冬季就抽走了太平洋北部的巡逻力量,理由是北部在冬季时常刮起暴风,甚至有可能出现台风,这对于大规模舰队是极具危险性的,所以金梅尔认为日本舰队不会走这条路线进攻。另一方面,金梅尔和肖特一样认为来自内部的破坏会很严重,因此每到周末就会把没有任务的战舰召回到港口里,并对珍珠港进行严密的保护,以免出现夏威夷里的日裔和日本侨民破坏,同时也有让水兵们度假的用意。


但是需要确认的是,金梅尔的做法虽然有错误,但本质上却没有巨大的错误。需要指出的是,罗斯福并没有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因此金梅尔无权让太平洋舰队进入战备状态。因此金梅尔本身就不能采取这些看似稳妥的办法,只能采取对珍珠港修修补补的策略,加强太平洋舰队的防御状况。但这种修补措施本身是有极限的,尤其是他所要求雷达没有到位的时候。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雷达没有到,整个夏威夷地区就只有一个雷达站,这就导致了夏威夷地区的对空探测十分薄弱而新的雷达又始终没有到位,这一问题在珍珠港事件里造成了极大的问题。显然,这些都并非是金梅尔的过错,而是美国海军,乃至是政府高层的问题。

而太平洋舰队本身的状况也十分堪忧,因为他们的舰船十分匮乏,虽然战列舰和巡洋舰不缺,可是驱逐舰却大大的减少了。因为早在1939年,美国海军就在大西洋上划了一个安全区出来,到了1941年6月,美国海军还在冰岛直接驻军,并且为英国的运输船队提供了有限的护航,且护航区日益扩大。也因此大量的驱逐舰被抽调到了大西洋方向,这就导致了太平洋舰队的驱逐舰大幅度减少。所以金梅尔收缩自己的巡逻区域也是因为这一点而导致的,因为他的驱逐舰实在是不多。所以说金梅尔从一开始,就被罗斯福的决断给坑了,从一开始他就缺少了很多必要的东西。

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金梅尔本质上是做了一个背锅侠,他所犯的错误其实是美国海军和美国高层犯下的,其中罗斯福是造成错误的关键人物。因为罗斯福并没有给出至关重要的命令,也没有给出至关重要的物资和设备,甚至于把太平洋舰队的驱逐舰都抽走了大半。在这样的状态下,金梅尔所能做出的调整十分有限,根本无力挽回这危险的局势。而当珍珠港事件发生,金梅尔本人也必须成为罗斯福和美国海军的替罪羊,毕竟罗斯福和美国海军自己是不会承担这个责任的。

参考文献:《偷袭珍珠港》

《细说珍珠港》

《太平洋战争》

《代罪羔羊——替珍珠港事件中的金梅尔和肖特辩护》

《谎言之日》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