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裴寂!郑重声明,我是唐朝第一任宰相,不是宦官!

大家好,我是裴寂!一个在演义小说里面,原本身为隋炀帝后宫里面的宦官,后来唆使杨广妃子私通李渊,迫使李渊起兵的这么一个人。


但我今天必须澄清一下,以上经历,纯属子虚乌有。我不是什么太监,而且唐朝的第一位宰相!

让我来自己说一下,我这位唐朝开国第一宰相,真正的生平到底是什么样的吧。

我出生于公元570年,这一年,是北周天和五年。距离北周建国,已经过去了13年。距离北周灭国,还差11年。

好吧!北周这个短命王朝,历史实在是乱糟糟的,要说起来太过复杂。大家只需要知道,我出生在南北朝时期的末尾就可以了。在我出生之后,又过了十一年之后,杨坚篡位登基,建立了隋朝。


北周的灭亡和隋朝的建立,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反正在南北朝事情,改朝换代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区别只在于龙椅上的那个人换个姓氏而已。我出身的河东裴氏,是整个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顶级大世家。从东汉时期起家,绵延千年不衰。在历史上,我家出过宰相59人,大将军59人,中书侍郎14人,尚书55人……有资格被载入正史的,就超过了600人!

所以,对于我家来说,谁做皇帝其实并不重要。反正不管谁做了皇帝,都得继续善待我家,用我们家的人做官。

我爹名叫裴瑜,也是在正史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官位最高的时候,做过渤海太守。所以我从小生活就不差,十四岁的时候,就凭借祖荫出仕,补任蒲州主簿一职。隋朝开国后,我历任左亲卫、齐州司户参军、侍御史、驾部承务郎、晋阳宫副监等职,也算是步步高升了。


当然,那一大串的官名,实在是不太好记。其实也不用记,反正也没什么意义。大家只要知道,这里面最后一个官职,晋阳宫副监这个官职,就可以了。

就是因为这个职位,所以我后来在演义小说里,才被写成了太监!

实际上,晋阳宫副监这个工作,和宦官一点都不沾边。晋阳宫始建于东魏,是东魏权臣高欢最先修造的。后来到了隋炀帝时期,对其进行扩建。这座晋阳宫,在演义小说里面,也是杨广荒淫无度,大兴土木的明证之一。晋阳宫设正监、副监两人,总领晋阳宫的事务。副监是我,正监是李渊!如果我是宦官的话,那李渊不也成了宦官?


当然,也正是这个职务,将我和老李家死死绑在了一起。

大家都知道,杨广登基之后,一通乱搞,将原本隋文帝好不容易留下来的家业,败了个精光,最后搞得隋朝二世而亡。大业十二年,李渊奉命留守太原。作为一起工作的同事,我们俩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个时候,隋朝已经被杨广搞得民怨沸腾,随时都可能灭亡。

当时我看的出来,李渊其实也有了一点反意,但因为杨广当时还在,隋朝实力也很强,所以不太敢动。但他二儿子李世民就不一样了。这小子年纪小,胆子也更大,见到局面越来越坏,就开始四下联络,准备起事。


不过,李世民又怕李渊不同意,所以就想办法找上了我,希望我能帮他们家一把。我当时已经看出来,隋朝肯定是命不久矣了,站在李渊这边,鼓动李渊起事,好像也不是个坏选择,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后来,我做了一个小小的圈套,挑了晋阳宫中的两个宫人去服侍李渊,彻底把李渊给逼到了角落。因为在当时,晋阳宫的宫人,是属于隋炀帝的。这件事一旦败露出去的话,李渊必死无疑。趁着这件事发生,我向他提出李世民的计划。面对这种局面,李渊也就只能接受了这个结果。

不过在我看来,李渊其实是真挺能演戏的!我就不相信,他二儿子做了那么多事情,他这个当爹的就一点不知道?糊弄鬼呢?要是没有他的暗自授意,但是才二十出头的李世民,自己有那么大胆子?再说,真要怕追责的话,大不了把那几个宫人都处理掉就是了,何至于非得谋反不可?当时整个太原都是李渊说了算,想秘密处理掉几个宫人,不费劲吧?


对了!这段情节,在演义小说里面,也是有的。不过,我必须再次声明一点。首先,我不是晋阳宫里的宦官,而是当时李渊的副手。其次,后来据说我派去服侍李渊的那两个宫人,还成了李渊最宠爱的妃子,后来还和李建成李元吉兄弟私通。关于后面这件事,我其实不太清楚。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大家都知道,老李家的家事,一向是乱糟糟的,外人谁也说不清。

不管怎么说,在那件事后,李渊算是正式认可了谋反这件事,开始积极准备。恰巧当时李渊治下的刘武周谋反,搞得杨广勃然大怒,要把李渊提到江都去问罪。李渊不肯束手待毙,经过一番准备后,大业十三年七月,李渊正式起兵。

在李渊起兵的过程中,我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提前在晋阳宫内准备了九万斛粮草、五万段杂彩、四十万领甲胄,给李渊作为军资。后来,因为有着充足的准备,李渊在短短四个月后,就拿下了长安,立代王杨侑为帝,然后统一的关中地区。


李渊能够很快统一关中,原因其实很多。比如当时中原大乱,瓦岗军正在和王世充死磕,大家也没工夫搭理李渊。再加上李渊这边,做的准备实在是够充足。在他起兵之后,很快就得到了那些关陇世家的支持,自然也就迅速平定的关中。

李渊立杨侑为帝后,自认大丞相,任命我为大丞相府长史,进封魏国公。再后来,李渊又玩那出禅让的把戏。既要杨侑禅位给他,他自己又不能接受。按照历史上其他几次类似事情,这里面需要有一个劝谏的人,带着百官劝进,当时我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最终,在李渊几次拒绝,我和百官又多次劝进之后,李渊终于答应了下来。然后,唐朝开国。

唐朝开国之后,作为曾经鼓动李渊起兵,又负责劝进他的人,我自然有了头号的从龙之功,被封为尚书右仆射,成为宰相。


一连串的变故,让我有些骄傲,有些认不清自己了。武德二年,刘武周部将黄子英、宋金刚入侵太原,我主动请缨,想要去率军讨伐。我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作为堂堂丞相,总要有点军功才行吧?不过显然,我并不具备这方面的才能,最后被宋金刚大败,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对此,李渊也不得不做做样子,暂时把我关进大牢。但很快,后来李渊就又把我放了出来,而且信任不改。

到了武德四年,有个叫韦云起的,告我谋反,最后查无实据。李渊为了表示对我的信任,还亲自到我家吃了顿饭,后来还给了我自行铸币的权力,并且和我结成了儿女亲家。


武德六年,李渊又升我为尚书左仆射,武德九年,册拜我为司空。

其实我很清楚,我并没有那么出色的才能。相比李渊之所以对我如此厚待,原因只有两个。一是因为我背后裴家,实力惊人,他想坐稳天下,就必须得到我们这些大世家的支持。而得到世家之首的裴家支持,无疑是相当重要的。

第二,当年我是头号的从龙之臣,李渊就算为了表示对我们这些从龙之臣的态度,也不该对我不好。只要我不谋反,我的位置绝对是稳如老狗,谁都动摇不了。

就算后来玄武门事变之后,李世民登基做了皇帝,还是一样的。有次李世民到南郊祭祀,就让我和长孙无忌与他同乘一车。长孙无忌自不用说,本身是李世民的大舅哥,跟着李世民南征北战打天下,还策划了玄武门之变,后来的凌烟阁上第一人。而我,则是属于前朝老臣的领袖,李世民同样必须优待。


但是,等到贞观三年,有个叫法雅的和尚妖言惑众。我因为听说之后,没有及时上奏,就被李世民免了官,被赶回了老家。回家之后,有个疯子对我的家仆说,说我有当皇帝的资格。我让人干掉那个家仆,结果后来那个家仆被人给放了。再后来,因为我正好那个人贪污处罚了他,然后他就去告了密,李世民知道以后,竟然把我给流放了!

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事情,要是放在李渊还做皇帝的时候,根本就不叫事!我心里也清楚,李世民刚登基的时候,之所以善待我,就是为了得到以我为首的这些前朝老臣的支持。但等到他登基三年之后,反正权力都已经全都掌握了,这个时候,自然要让我卷铺盖滚蛋,给他的人腾位置了。


最后,我被流放到了静州,死在了当地,死后被追赠为魏国公。

回顾我这一生,我觉得我之所以能成为唐朝的第一任丞相,主要是因为我会站队,最早跟随李渊起兵。至于才能,我确实不如贞观年间的那几个名臣,做宰相确实有点勉强。不过老李家卸磨杀驴这种勾当,也正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当然,我这一生,也不是没做过什么错事。最大的错事,应该就是冤杀政敌刘文静了。刘文静也是开国老臣,而且才能在我之上。因为我妒忌他,所以后来又被李渊猜疑。所以我也就推波助澜,让李渊杀掉了他。这应该是我一生当中,做的最大的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了。


我的一生,大致就是这样。能够成为唐朝第一人宰相,很大程度也是我运气好。至于我一生的是非功过,那就让后人们随便评说吧!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