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利的唐代“科研人员”:加官进爵,资金支持,打造科技繁荣

引言:

古代虽没有“科学”的概念,但源自于生活和自然规律中的“科技”研究,自古以来每一个朝代都有专属的部门负责。唐代太宗时期,太宗本人开明的“怀柔远人”的对外交流理念,加上他个人在世界中的影响力,促进了当时唐朝融合当时西亚、东南亚地区的“先进科技”文化,让唐朝的科技盛况到了一个新的境界。除此之外,对于国内,唐朝廷一直抱着“鼓励科技人才”、“厚奖科技人才”的包容态度,因此有唐一代,当一个“科研人员”的待遇是极高的。而这种对内激励科技发展的政策,也不仅限于汉人,即便是蕃人也同样包含在内,这也在侧面展现了唐朝对外极度开放的国家文明自信。

一、在唐朝,成为一个科研人员的方法

1、科举向:以“明算”科进入唐朝“科学单位”

唐代科举相对成熟的,考取科举的科目多样,除了耳熟能详的“进士科”以及“明经”科,其实唐代也设有“数学”的科举项目,就是属于“自然科学”的“明算科”。这一科目,可以说是唐代“理工男”的福音,明算科的主要考试内容,都是唐代以前的中华“数学”精髓,如著名的《九章算经》、《五经算经》、《五曹算经》等等。热爱科学和钻研学术的“学子”,可以通过这一科目成为“技术人才”:“凡明数造术、辨明术理者为通,全通者及第。

但若想以“明算”及第,也并不简单,所谓“明数造术”,便意味着在科学领域的一种“全能”概念,不过一旦在学习和考试的过程中脱颖而出,那么就可以进入国家的“科学部门”进行工作和研究了,如著名的“天文”部门太史局,水利部门“水部司”,军事武器部门“军器监”,医学部门“太医署”等等。其中“太史局”的覆盖层面较为完善,从数学到自然科学应用都有着全面的涉猎。而在唐代科研方面,作出成绩且得到唐天子嘉奖的“科研人才”更是不少,如著名天文仪器“浑天仪”的唐代改制者李淳风就曾得到太宗大力赏赐,唐代末期马重绩观测天文再次修订“刻漏”而被唐天子奖励大量金银财宝,这都说明了“鼓励科研”的政策贯穿了整个唐代,不曾取消。



2、民间“科学达人”向:以技术入部门

唐代统治者除了重视“明算”科的人才,以及一些世族有科研才华的子弟外,对于民间人才亦是未曾放松打捞。因为对于古代社会而言,“民间科学”是一种不亚于官方科学的技术分支,生活之中的智慧,让民间科学在唐代社会有着一定的地位。例如唐朝廷每年都会吩咐“太史局”、“太医署”到民间设立地方分部,而在地方分部的基础上,负责打捞人才的“博士”,有义务对民间所发现的人才进行培养,并且纳入“科学部门”。例如唐代《医疾令》就曾有这方面的“纳新”要求:“诸州博士教授医方,及生徒课业年限,并准太医署教习法。其余杂疗,行用有效者,亦兼习之。”由此可见,地方人才也有着成为“科研人员”的机会。

加上唐代社会仍是以“农耕”生产为国家根基,而民间生产中展现的智慧,也有大量朝廷学习的地方。取一地之长,补一地之短,这对于促进唐朝全面的农业繁荣有着巨大的好处。除了农耕之外,例如水利部门的防洪,也同样会发掘出有着“才华”的百姓来。只是这种方法,比起明算科的概率要小得多,但也是这种有着生长特征的“民科”,为唐朝科技版图做出了巨大补充。



3、留学生向:以“国外”先进科技进入唐朝科学部门

唐代因为国力强盛,社会发达,制度开明,外邦诸多国家出现了人口流失,全部都往大唐扎堆的现象。这也与大唐的“人才”制度有关,例如在科举上,唐朝天子大多是允许“蕃人”参加殿试的,那么相应的,外国文明也有着不同于“汉族文明”的精华所在,唐代君主自李世民起就深谙这个道理,因此大唐对外来的“科技型”人才有着十分欢迎的态度。

在唐朝,天文历法方面,往往是以“天竺”方面的科技为权威,而当时定居唐朝的“拘罗氏,迦叶氏,瞿昙氏”,都是著名的“天文学”人才,唐朝廷有着十分理智的“科学理性”,并不会过度高估自己的文化水准,也同样不会贬低其他落后文明的科学成果,反而是这种“兼容并包”、“为我所用”的开明思想,让当时长安聚集了多数来自天竺、波斯、大食等国家的“科研人才”,他们钟爱于唐朝的开放制度,愿意贡献他们思想和智慧中的力量为唐朝所用。因此在唐代,“国外科学家”的地位也是极高的。

二、唐代对科研人才的“高补贴”和高支持

朝廷对于官员的福利大致可以被看成两个部分,一是“福利官职”,二是“后世萌荫”。而对于唐代科研人才而言,这种“体制内”补贴形式和方式亦是相同的,而且,因为科研人员对政治的需求较低,不被唐代天子所忌惮,一心只做学术的他们,反而受到唐天子的深刻宠爱,奖励颇多。

1、给予“封建爵位”或是“高俸禄官位”

一个国家的“爵位”,是维护人才的最好方法,而对于科技人才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殊荣,唐代的“博士”、“学士”正是给予“学术人才”基本的职位。例如唐代写出《脉经》和《针方》的医学者甄权,就被授予“朝散大夫”之职,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财富奖赏。而唐德宗时期,著名的大臣贾耽,更是在卸下宰相之后,成为了一名“地理学家”,后世盛名的地理典籍《海内华夷图》正是出自他之手。贾耽是数朝的老臣,其本身有着政治才能,数十年为官生涯更不缺少走南闯北的知识,因此唐德宗给予他多次奖赏,最后封他为“魏国公”,可谓是唐代科研人才群体里的“榜样”。

那么除却爵位和福利官职以外,唐代还对“国外”人才进行“世官”的优待,如在天文学方面极有建树的“瞿昙氏”,在唐代任官时间超过百年,因为他们优越的“天文理念”,因此他们的家族有着唐朝廷给予的“世官”特权,后世的“瞿昙氏”还参与了唐玄宗年间的《开元占经》的编著,这一时代天文巨作就有着“天竺科研人才”的影子。


2、对于科研项目给予大力的经费和政策支持

对于科研人才而言,实际上“金钱和地位”并不是主要的目的,科研人才们毕生所追求的,是学术的极限,是一种科研实现于天下的“满足感”。那么做科研,经费和政策支持是最为重要的两点,而唐朝政府,也从未在这两点上抱有敷衍态度,而是大力支持政府科学家的科研申请,这对于唐朝时期的“科研人员”而言,或许才是最大的“福利”项目。

公元725年,由唐朝科学家僧一行所牵头推动的“测量子午线”的项目正式完成,这一次测量让中华民族的天文常识迈进了新的一步,也领先于全球。而比唐玄宗更早之前,唐代科学家李淳风,数学家梁述提出要对主要的数学类目题纲进行重新规划注释,唐高宗应允,并给予大量的人力和资源,最后对汉唐以来的“十部”数学算经和著作完成了新的“注释”,这意味着数学知识的进一步飞跃。

三、唐代“科研文化”发达背后的社会作用

1、解决民生“设施”问题,完善社会基建

科学的发展,最终目的也是在于实践,而不仅仅是纸上谈兵的“自我满足”。唐代统治者之所以如此重视科学,其实与当时的社会正处于“大发展”时期息息相关。例如隋朝时,京杭大运河的开辟,到了唐代,实则京杭大运河只等于完成了开通部分,想要投入正常且持久的使用,依旧需要大量地去修缮。

那么诸如京杭大运河继续修缮此类的民间大型项目绝对是不少的,而对于京杭大运河本身,唐代科研学者们,研究出了大量关于专属于其“疏通河道”,“筑堤防洪”的一系列方法,最后让京杭大运河保持正常使用。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水库,或是城市建筑,唐代的建筑和民生建造工艺也有了极大的发展,根源依旧是在于科研水平的提升,以致于科学实践能力的提升。


2、提高社会劳动生产力

社会生产力,是一个国家发展的速度单位。唐代仍以“农业”为本位,以雏形手工业为新兴行业,快速推动社会经济成长。例如在农业生产上,对于农耕而言,唐文宗时期,就出台了“农业”车的工具推广:“内出水车样,令京兆府造水车,散给缘郑、白渠,以溉水田”

所谓“内出水车样”,便是指科研部门的“水车”新技术的推广,最后从中央统一制造,分散给地方,用来提升整体的生产力和工作效率。除了水车之外,唐代著名的农业基本工具“曲辕犁”也正是这样的出现以及全面普及,可见科研力量对唐代农业的帮助之大。 而除了农业外,“手工业”新技术也一样出现了,唐代江东节制薛兼训就曾大力推动“织布”技术的南传,令当时诸多“妇人”转型生产布帛,可以说,这种类型的技术传播,为后来商品经济发达,资本主义萌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结语:

唐代科研工作,不失为一份“精彩又难得”的工作,它摒弃了以往时代对“科学”技术的轻视心态,更注重科研人员的福利享受,有唐一代,还建立了大多数前代科学家的“雕像”,这意味着“科学思想”在统治者阶级的进步和有效深化。因此,唐代可以说是我国古代中后期的“科学水平”、“科学制度”的奠基时代。而在唐代做科研人员,有着国内外的“学者交流”资源,以及开放和广泛交流的学术环境,这是后来的封建时代难以企及的盛景。


参考文献:《新唐书》《开元天宝遗事》《中国文化史》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