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战例,美军著名的血染岭之战,整座山都被美军的鲜血染红


血染岭,为了攻下这个位于铁三角地区“大钵”谷地西边的三座山头,美军第二步兵师九团三个营伤亡率达70%,横尸遍野的美军士兵鲜血把这个和砥平里差不多大小的山坡全都染红了,随军采访的《星条旗报》记者在他的报纸头版报道这次战斗时登出的标题是“Bloody ridge”(血染岭,直译:血淋淋的山脊),这座原来没有名字的山岭从此得名血染岭,成为美军战史上仅有的两个以“血”命名的山岭,另外一个是海拔473.8米的修理山(“血岭”),本文说的是海拔983米的血染岭,注意分别。



血染岭是一座有3个山头的陡峭山峰,分别是983高地、940高地和773高地,也统称叫983高地,983高地在西端,有4道刀刃一般锋利的陡峭山脊,983高地就是脊线的最高点,中间是一公里宽的940高地,一道险峻的山谷和983高地隔开,940高地东面一公里是773高地,地方不算大,只能容得下一个步兵团防守,美军的对手修建了大量堑壕和坑道,利用山上树林的木头把这些坑道加固到美军的炸弹和重炮根本炸不穿为止,在美军方面,血染岭其实并不重要,战术价值很小,占领它仅仅是有助于观察敌情,但是落在对手手里就不同了,这里可以控制高地西侧的公路,俯瞰大愚山以西和血染岭高地以南的所有美军阵地,范弗里特认为这个地方有利敌人引导炮兵准确轰击美军,严令必须把敌人赶走,

8月18日上午6时,南5师,南7师共3个团,加上美二师的7个炮兵营,3个坦克连,两个重迫击炮连在前线摆出每一千米50门火炮的超高密度,以每天4万余发炮弹的高强密度向983高地倾泻弹药,然后南5师开始进攻,守军利用野战工事反复争夺,983高地易守10余次,南5师第36团在损失了一千多人后,终于在22日中午夺下了血染岭,但是屁股还没坐热,到了8月25日晚上,苦战了4天才夺下了血染岭一夜之间就被对手夺回去了,南5师不得再次向血染岭进攻,结果是一夜失去的山头打了两天两夜也没夺回来,而且伤亡极为惨重,范弗里特发现南5师无法啃得动血染岭,只好在8月27日调来美军第二师九团去夺回血染岭,



首先上场的美军第二师九团2营,负责进攻940高地,攻击了一整天也没有成功,第二天,3营也向773高地进攻同样攻击了一整天也没有成功,8月30日,1营和2营再次进攻940高地,两个营才走到在离脊线几百码的地方就被打得伤亡过半,1营A连杜恩中尉阵亡,全连还剩下22人,约翰·H·杜恩中尉接替了A连指挥,扔下阵亡士兵遗体和重装备,带领士兵们在炮兵营发射的烟雾弹中抬着伤员向后撤退,直到8月31日早晨4时他们才下到山吃上饭,他们整整一天没饭吃了,天亮后全营坐卡车来到集合点,开始补充新兵,准备再进攻773高地,中午,营长盖洛德·M·毕夏普中校把他们赶上卡车,拉到三公里外的773高地脚下,下车后向通往773高地的第一个山包爬去,这个山包是美军第二步兵师38团的前哨阵地,可以清楚地观察到773高地,毕夏普中校决定在这里指挥。

1营C连作为主攻连成单列越过前哨阵地向晨雾中的山脊爬去,这一带随时都有敌人,他们只能警惕的慢慢往上爬,突然尖兵前方一百米的小山丘上的碉堡里射来一阵机枪子弹,连长奥兰多·卡蒙比斯和一些士兵当场中弹,全连都没人指挥了,C连停了下来,士兵只顾着躲藏,没人出来领导进攻,毕夏普中校急不可耐,但由于云雾他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伤亡情况,只好派麦乐德中尉去接替卡蒙比斯,另外命令B连越过C连进攻,B连连长埃德沃德·G·凯瑞兹沃斯让1排排长约瑟夫·W·伯克特中尉先行,B连其他部队提供火力掩护,



但山上笼罩在云雾中,伯克特中尉根本看不见碉堡在哪里,只能边走边看了,但他的1排22人中有16人是刚刚补充的新兵蛋子,只敢小心翼翼的慢慢往前爬,伯克特中尉不得不一会催促他们前进一会把他们赶散,免得扎堆,推进到小山丘底部,碉堡的射击更猛烈了,但伯克特中尉还是发现不了敌人在那里,于是带上3个人爬上20米的山包顶部,在扔了一个手榴弹后上发现顶部只有被遗弃的散兵坑,排里其他人没有跟上来,支援火力也因为看不见1排而停了,伯克特中尉想和连长联系,但很不走运,步话机坏了,这下他没了任何支援。他也无法后退,只能招呼全排向50米外的另一个山包前进,但那些新兵借着云雾不断溜走,走到离山包顶部大约20米的地方伯克特中尉身边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了,山包上滚下几个手榴弹,把伯克特中尉身边人又炸伤了几个

3名自动步枪手受连长之命赶来增援,其中一人刚想对碉堡射击就被打死了,伯克特中尉只好让士兵向碉堡的方向扔手榴弹,不过没什么用,不过伯克特中尉终于发现了在脊线北侧下面的碉堡,他爬到脊线向南的一侧再向西爬去,等感觉到了和碉堡相应的位置就爬上脊线,往碉堡顶部扔光了带去的手榴弹,又让下面的人送手榴弹上来,又扔了3颗手榴弹,对方也从碉堡中冲来一下子还击了6颗手榴弹,吓得中尉连滚带爬滑下山坡,但也没逃掉,他和排军士都被炸伤,他只好带剩下的士兵退到手榴弹射程以外,这时已经接近傍晚,毕夏普中校命令停止进攻,准备过夜。



9月1日清晨,天气转好,美军的炮兵继续向773高地和940高地之间的山脊倾泻弹药,A连这次打先峰,C连负责掩护,当A连再一次来到昨天伯克特中尉奋战的地方,同样被那座碉堡阻挡住,连长埃尔登·福尔克中尉腿部中弹晕死过去,A连的不少士兵也同样中弹,无奈之下,毕夏普中校又和昨天一样投入B连,凯瑞兹沃斯上尉带领他的B连在C连的火力掩护下使用和伯克特中尉同样的方法,终于拿下了这个干掉了他半个连的碉堡,占领了碉堡后773高地就在200米外一段狭窄的山脊的尽头,休息了4个小时后,只剩下大约50人的B连继续向773高地进发,麦乐德中尉则指挥C连集中火力支援B连,B连向前推进了大约100米就碰上3个碉堡,940高地的火力也对着他们射击,飞掷过来的手榴弹也炸伤了不少美军,经过一轮互掷手榴弹,终于消灭了这3个碉堡,

这时25米外又有一个碉堡又开始向B连射击,这个碉堡可以控制山脊北侧,B连的士兵只能向南侧转移,南侧又暴露在773高地和七百米以外的940高地上火力之下,这时天又快黑了,美军只好又停下来准备过夜,编制180人的A连只剩下22人,B连也只剩大约20人,9月2日早晨,第二步兵师又送来150名补充新兵和6名补充军官,A连和B连各分得65名士兵,C连也分得20名士兵,满血复活的1营这一天并没有进攻,毕竟这些新兵需要时间教育一下,C连只是在炮兵和战斗轰炸机的支援下试探进攻了773高地两次,但都被赶回来。



9月3日10时30分。各种战机炮火足足炸了773高地和940高地3个小时,毕夏普中校指示C连85名官兵开始进攻,刚加入C连的替补军官琼斯中尉带领着一个排攻击山脊,虽然这里有敌人的碉堡。是可以躲避940高地的机枪,比直接攻击要安全些,在攻下两个碉堡后,已经被山脊另一侧飞来的手榴弹炸得失去战斗力,在第三个碉堡前停滞下来,另一个排加入进攻刚爬上山脊,就遭受了严重伤亡,也失去了战斗力。这时6个士兵带着3具火焰喷射器刚好回到C连,麦乐德中尉把C连最后一个排和他们投入进攻,火焰喷射器终于将第三个碉堡的敌人赶走了。C连顺着山脊继续推进,在摧毁两个碉堡后,C连终于占领了773高地的顶峰,C连只剩下大约30人,麦乐德中尉也被美军自己的炮弹炸伤,B连的凯瑞兹沃斯上尉在指挥B连占据C连和A连留下的空档时被940高地上射来的机枪子弹打死,只剩下A连连长拉卡塞中尉一人指挥山上的3个连,双方在山上一步一步的战斗,但毫无进展



直到两天后美军第1陆战师和第2师同时向北发起进攻时,守军才放弃了940高地和983高地,1营才得以轻松占领整个血染岭,限于篇幅,本文只写1营的,加上2营和3营,美军第二步兵师3600人编制的九团伤亡率达到惊人的70%,而对方伤亡极少,一个步兵团激战十几天,经受了美军36万发炮弹的轰击后还能安全的撤到旁边的一座山岭上继续防守,这座山岭就是美军军史上更著名的伤心岭(这个战例下次写),在血染岭及周边的战斗中,美军和他的盟友付出了伤亡16000余人的巨大代价,当然在美军的计算中,战斗中流的血只有美军士兵的才算是血,那些盟友士兵的血只能算是水了。血染岭在李奇威的回忆录中有很大的一段描述,字数达843字(其中一句是“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而关于砥平里仅仅用了214个字(其中一句是“阵地前几百具尸体”),我们只有一个砥平里,美军还有很多个血染岭,战例图解系列会陆续更新这些战例。

本文中,美军有个很独特的习惯,你发现了么?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