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金正恩的愤怒彻底被韩国点燃

编辑:菠萝头

2018年4月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使得朝韩两国关系迅速升温,然而两国的“热恋期”很快被打破。尽管宣言规定“在军事分界线一带停止扩音喊话、散步传单在内的一切敌对行为”,但“脱北者”无视这一条款,依然通过气球等方式散发敌对传单,这引发了朝鲜政府的强烈不满。2020年6月16日,朝鲜炸毁象征韩朝和解的开城联络办事处。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份传单”

其实“脱北者”分发的传单并不足以让朝鲜政府如此震怒,朝鲜这次的强硬主张,表明了其早已对韩国的一系列行为感到不满。

在2018年韩朝关系的缓和期,韩国曾提出朝美韩三方框架内共同解决半岛问题,朝方也抱着“通过韩朝关系发展,以推动朝美对话”的想法同意了提议。然而在原以为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河内会议上,特朗普的突然离开令朝鲜丢尽脸面,会议的失败使得朝鲜对韩国的态度变得消极冷淡,联络办事处逐渐形同虚设。



其次,韩国被朝鲜看做是摆脱国际制裁的突破口,因此在朝韩关系刚缓和时,朝鲜主动与韩国接触,以最高礼遇接待其领导人,甚至允许其面对广大民众进行演说。在朝鲜政府看来,这些举动是为推动双方关系作出的巨大让步,但韩国在面对美韩对朝政策分歧时毫无招架之力,甚至被美国掣肘的表现与最初和谈的积极态度形成鲜明对比,令朝鲜十分失望。

再者,在签署军事协议书后,韩国对军事方面的一系列行为让朝鲜极度缺乏“安全感”,朝韩再次进行军事“隔空暗示”,韩朝关系再度恶化。

朝鲜爆发实为“一石三鸟”

朝鲜这次的手段虽然极为激烈,但其在朝美对话方面并未紧密封锁,仍留了些许空间。这次的行为不单单是为了暴力表达对韩国种种行为的不满,还有暗示特朗普和试探拜登的两个作用。

朝鲜当局认识到,为了摆脱困局,特朗普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或许是打破局面的触发点。虽然由于新冠疫情和种族问题,特朗普自顾不暇,但总统大选在即,他可能会为了提高政绩而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半岛问题上。同时,拜登作为另一位总统候选人,他对半岛问题的态度或许会影响到朝鲜下一部署。



半岛问题的多重变局

如今半岛问题看似已陷入僵局,但中美关系的暂时稳定或许能为其提供新的契机。总体上看,朝鲜方面的举动不是为了与美方进行抵抗,而是希望美方能给予实质性的回应,同时特朗普大选在即,只要朝鲜不“过线”,他也不会轻易采取进一步制裁。另外,在遭遇朝美韩信任赤字后,朝鲜是否还能在后续讨论中作出相应让步?特朗普是否能继续担任总统,是否能如朝鲜所愿?这一切只有在美国政局稳定后才能揭晓。



免责声明:本文由时代之声原创创作,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告知

部分消息参考:中国网。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