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战者王兴与美团“膨胀”史

作者|韩小黄

编辑|顾盼

制图|刘琪

来源|AI蓝媒汇(lanmeih001)


直到现在,王兴依然割舍不掉对饭否的依赖。

即便这个成立了N年的社交平台早已没了任何商业化动作,也早就停止了新用户注册,彻底退化为王兴的专属树洞。

在这里,王兴不仅能卸下153亿美金身价的互联网大佬偶像包袱,“不负责任”地发表一些唠叨,更多的也能让他怀念起还在上大学时第一次创办社交平台校内网(后更名人人网)的青涩经历。

毕竟,作为8090一代人的回忆、中国互联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社交产品人人网,虽然在智能机时代被微博、微信的滔天巨浪拍在了沙滩上,但好在最终以2000万美元的成交价找到了接盘侠。

于是,王兴这个战士拿着这2000万美元的资金,四处征战,最终成就了美团创立十年市值超越1500亿美元的“膨胀”奇迹。


接地气的精英


讲故事要从有狗那年说起,讲美团要从王兴还有头发的时候说起。

那一年,他18岁。

不同于千篇一律的寒门贵子故事,虽然出身小地方,但王兴是个货真价实的“富二代”,父亲王苗在家乡永定县拥有一个水泥厂,每年的销售额都差不多接近10亿。

商业作家李志刚曾在他的博客中描述过这样几个细节:

2011年4月23日,王兴父亲王苗开着妻子的宝马3系车载我到他的水泥厂。他自己的车是奔驰350,但他嫌车太大了,自己开不方便。如果他要坐奔驰出行,一向是由司机开。这个个子不高的福建男人,在龙岩市永定县开设了一个年产200万吨水泥的现代化水泥厂。总共投资6亿元,他是大股东兼董事长,占有40%的股份。

王苗戴着瑞士Ebel手表,是十几年前他在香港花了5万多港币买的,几年前他到瑞士的手表厂看了看,还找到了自己这块表的编号。王兴家的别墅占地800平米、建筑面积380平方米,有四层,依山而建,别墅背后就是王苗每天散步的天马山。


王苗在他的年产200万吨水泥的水泥厂

来源:李志刚工作室


所以确实,王兴算得上富二代创业。

更令人嫉妒的一点就是,这个南方富庶小镇的富二代,不仅有钱,还是个学霸。1997年7月,王家传来喜讯,弟弟王兴与姐姐做了校友,以优异的成绩保送清华。

不仅如此,姐弟二人学的都是彼时大热的电子工程系,双双留学美国,前者留在硅谷成为了一名工程师,“自己买别墅和车”,没有和父亲要一分钱;而后者不甘眼前的“苟且”,留学不足三年便辍学回国,拉上两个好友搞起了创业。

那一年,王兴24岁,位于北京海淀区丰海园一套130平米民宅中的创业兄弟帮,还有大学室友王慧文,和高中同学赖斌强。

任是王兴这样的天才,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创业成功,初期的作品“电邀”、拼音输入法JustInput、Wap中继站、一个地图项目、打印照片的“游子图”都黯然离场。但正如他高中班主任评价的那样:王兴家的经济实力允许他不是为谋生而读书,也允许他失败。

就在这一次次的失败中,王兴终于做出了人人网(原名校内网),凭借变现得来的2000万美元的资本,迎来了千亿美团市值的起点。


王兴无疑是成功的,且很多人总是想着复制这样的成功。

活跃在微博、微信、头条的成功学文章中,有的人大谈互联网巨头的成功秘诀,也有丧逼们直言别忘了幸存者偏差,人类永远无法复制别人的成功。

但显然这两种论调的过于极端。王兴,抑或说美团的成功还是有迹可循的。

比如王兴的实干。

这年头精英不少,但接地气的精英却凤毛麟角。如今同样活跃在资本市场的黄峥算一个,张一鸣算一个,王兴当然也要算一个。

众所周知的故事是,早年间“百团大战”的时候,王兴就是依靠针对B端地推、扫街的巷战打法幸存至今的。而彼时的对手,如大众点评、窝窝团、拉手网还在沉迷融资烧钱,抢占C端用户心智。

先抢商户还是先抢用户?或许关于团购外卖的分水岭从那时就开始显现。

那一年,美团的销售额翻了十倍,王慧文直接嘲讽:“不是因为我们做得有多好,而是对手做得太烂。”

胜利是胜利者的通行证,从此美团迎来了逾强愈强的马太效应。


与阿里相爱相杀


现在谈论美团初期的成功,归功于王兴关键时刻没有迷恋资本,反而选择了埋头实干。

这或许就是富二代的天然优势,资本对于他们的吸引力完全没有实干经验来得珍贵,他们从来不差钱。

但王兴不差钱,美团总会差钱。

直到现在,外界在评论美团与阿里的火药味时还在强调:要不是早年间阿里那5000万美元输血,美团早就死在资本寒冬了。

事,确实是有这么个事,但话,貌似不能这么说。

这都2020年了,为什么还要道德绑架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上市公司?资本市场哪来的心?他们向来连脑都懒得用,有脚就够了。

2011年进入下半年,团购领域的融资大战逐渐熄火,但烧钱的惯性停不下来,断粮很有可能意味着爆雷。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团及时收到了阿里的5000万美元,并且像朋友圈晒老公520转账的老婆一样,大方给媒体记者们晒出了账户上的6200万美元,说要“留给下半场”。

不差钱的富二代,这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了资本的重要性。阿里给美团不仅带来了真金白银,还带来了强供应链和强销售管理的人才辅助美团调整销售团队的组织架构。

美团也再一次借助这种实干经验,完成了翻盘。

但鲁迅先生说过,秀恩爱,死得快。没过多久,阿里与美团就从如胶似漆的状态中突然反目,不仅分道扬镳,甚至发展到脱粉回踩的地步。

2017年王兴在接受《财经》专访时爆料:“它(阿里)去年之所以兜售我们的老股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不仅如此,更是直言不讳地表示:“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当然,光动动嘴皮子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对抗体现在真金白银的损失上。面对阿里彼时的“压价”,美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王慧文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公开承认,阿里以95亿美元高价收购饿了么这事,有自己不小的“功劳”:“本来阿里开70亿美元,但美团掺了一脚开了90亿美元,最后阿里不得不花了95亿美元。然后美团就没再继续加价,为什么?怕真的成交了。”


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

笑话,阿里是差这25亿美元的人吗?他差的是这口气啊!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阿里和美团开始了各种意义上的“二选一”,资本的二选一、支付方式的二选一、商家的二选一、用户的二选一……

或许是因为王兴发现阿里只是馋他的流量入口,或许是因为阿里发现王兴这个人不甘居“下位”,反正这段短暂缠绵又狗血的八点档剧情最终BE。

阿里与美团的矛盾,也就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给资本市场画一张“无边界”大饼


“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陪伴美团登陆港交所的身影中没了“巴巴”,只剩一只肥鹅。

2018年6月,美团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王兴持股11.4386%,穆荣均持股2.5141%,王慧文持股0.7264%。腾讯为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红杉资本持股11.4368%。其他投资者持股53.7478%。

业绩方面也算得上喜人,截至2017年底,美团总交易额为3570亿元,整体收入为339亿,经调整净亏损28亿元;业务分为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和新业务及其他共三大部分。其中,2015年-2017年美团点评餐饮外卖营收分别为17.5亿、53.0亿、210.3亿元,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分别为37.7亿、70.2亿、108.5亿。

最终,美团以72.9港元/股的开盘价登陆资本市场,较发行价上涨5.65%,首日估值就超过4000亿港元,直接超越小米和京东。王兴也彻底从龙岩小镇的富二代升级为身价53亿美元的资本大佬。

单一个外卖,当然撑不起这么大的估值。资本市场喜欢听故事,尤其是那种想象力超越宇宙边界的故事。于是王兴投其所好,就给投资人们讲了一个名为“无边界”的故事。


“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成万有引力,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它会产生引力,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差别就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这话说得玄之又玄,翻译过来就是:美团坚持的就是利用互联网O2O的形式为用户提供服务,至于服务的内容是外卖、酒旅、打车还是各种各样的休闲娱乐业务,都不重要。

王兴,率先给资本市场画下了一张名为“本地生活”的大饼。

“外卖领域我们是第一,约占56%的市场份额,同时我们的效率比对手高很多。到店餐饮和猫眼电影都是行业第一。酒旅业务,我们的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我们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还有一块是我们目前重点发展的餐饮生态平台,但还很早期,讨论第一、第二意义不大。”

先不说收益怎么样,就王兴用想象力铺开的这一张大网,足以撑起他所追逐的“格局”。


但实话实说,美团在2018-2019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看好,上市之后到2019年8月这段时间内都在跌破发行价的泥潭中挣扎。

宏大的故事固然吸引人,但面对阿里的围追堵截以及自身的持续失血,投资人们尚不认可王兴的“画饼充饥”。


盈利与新时代


转折发生在去年下半年。

业务向好、市场回暖、对手阿里换帅等各种因素影响下,美团渐渐回归发行价,而后保持了四个月的高位增长,牢牢把握住了除阿里、腾讯之外,国内互联网第三把交椅的宝座。

这还只是量变,真正的质变发生在今年。

3月30日,美团发布了2019年Q4及全年财报,宣布公司正式迎来“扭亏为盈”的事实。而这一年,刚好是美团成立十周年的日子。

美团的每个业务板块都迎来了不同程度的稳步增长,美团的2019年,无疑是稳中向好的一年。

根据财报,2019年美团经调整后净利润为46.6亿元,其中主营的外卖业务稳健增长,全年收入548亿元,同比增长43.8%;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223亿元,同比增长40.6%;包括单车及网约车等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收入共计204亿元,同比增长81.5%。

也就是说,2019年美团的每个业务板块都迎来了不同程度的稳步增长,无疑是稳中向好的一年。

这下,身处港交所的“华尔街狼”们疯狂了。

“大饼”还在画着呢,股价就已经开始上涨,这次真的看见了饼渣,资本市场那必须得燥起来。

数据显示,美团的股价从今年最低点的75.6港元/股暴涨至最高点的193.8港元/股,盘中一度高达213.4港元/股,市值突破1600亿美元。



虽然主营的外卖业务依旧被诟病毛利过低,难以盈利。但其布局多年的“无边界”本地生活已经初见成效。王兴在渐渐实现他想象中万物皆可配送的场景,从餐饮到快消,以及酒旅、单车、网约车、休闲娱乐……

甚至回归团购初心的同时,蹭起了隔壁资本神话的热点,上架“拼好饭”再次发力C端流量。这也符合美团一直以来的核心诉求,一切服务都是手段,美团只要流量。


因为这年头有了流量,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在王兴眼里,只要持续抢占市场份额、收割用户流量,接下来无论是对线阿里,还是挣脱资本束缚,都不在话下。

从近期的动向来看,算是到了“收网”的时候。近日,有网友在使用美团时发现,美团的支付方式已经没了支付宝这个选项。由此引发了双方骂战again,王兴“狡辩”淘宝也不支持微信支付,言外之意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但如果没记错的话,王兴当初斥责阿里“没有底线”,不就是在反抗资本霸权吗?不想流量成为他人扩张的工具,最终还是成为了自己制衡对手的工具。

且又是在蚂蚁IPO前夕这个关键时刻,时隔多年,神仙打架的招数也没什么创新,算是应了那句话,招不再多,管用就行。

王兴,终究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但那又如何,资本市场风云诡谲,王兴需要面对的早已不是海淀三居窗外的夏日烟火,也不是清华校园微风湖畔的杨柳依依。战友兼挚友的王慧文都已激流勇退,时过境迁,高处不胜寒,接下来的资本之路王兴和美团都只有坚持到底。

没人比王兴更懂战斗。大潮滚滚,逆流需要力气和勇气,顺流得到扬帆的动力。

钮祜禄·王兴这样安慰自己成长的烦恼——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是的,我们就是潮水本身。

参考资料:

《美团简史:八年与八个关键词》,界面,杨阳

《王兴其实是富二代》,搜狐博客,李志刚

《“好基友”王兴王慧文,分别在六月》,AI蓝媒汇,叶二

《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财经,宋玮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