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二战中真实的日本女人,为战争付出一切

前言

对于日本,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日本和我们是一衣带水的友邦,日本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只是在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而对于日本女人,大家第一印象是温顺贤惠、体贴,有句话叫“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那么日本女性在二战前和二战中都担负什么职责,都有何种表现?

日本女武士

日本的武士道对于女性也有明确的要求,一方面教育武士家的女子要顺从、忍耐和谦卑,同时又要求她们拥有武士的个性,所以,日本武士家族里的女人从小要学习武艺,也就出现了一些比较出名的女武士,最出名的是中野竹子。

中野竹子出身于武士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不仅书法、茶道、插花等才艺样样精通,而且还习得一身好刀法。德川幕府灭亡后,会津藩藩主松平容保决定整备军队同新政府军对抗,中野竹子找到自己一起练武的姐妹和一些好友大约20多人,组成“义勇军”(后来被称为“娘子队”),也参加同新政府军的作战,并且在作战中斩杀数人,不过自己也受伤,为了不做俘虏,她让自己的妹妹和母亲将自己的头砍掉。中野竹子死后,“娘子队”的幸存者又从事照顾伤病,做饭等工作。这是有记载最早的日本女性参战的案例。

随军女护士和慰安妇

明治维新后,日本社会开始倡导女性做合格的贤妻良母,在家伺候公婆、丈夫、照顾子女、操持家务,也就是我们现在印象中的日本家庭妇女。从军的女性很少,只有从军护士和通信队员。

从军女护士初次出现在甲午战争中,日本红十字会的护士被军队征召,而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媒体大肆宣传为“日本妇女从军”,人们开始逐渐接受从军护士这一新事物。护士的待遇和士兵一样,而护士长的待遇则是士官待遇。从军护士一开始只是在日本本土的医院工作,一战时,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和中国,从军护士才第一次到海外工作。

侵华战争爆发后,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宣传鼓动下,志愿加入从军护士的日本女性越来越多,她们都怀着“对中国士兵暴行的满腔愤怒”,积极要求尽快开赴前线。随着战线的扩大,对从军护士的需求也越来越大,日本红十字会和医学院开始临时护士教育,培训三个月就送往前线医院,这和战时向前线输送士兵的流程是一样的。而随着日军的战败,这些女护士的命运不是被俘就是由于饥饿、伤病死去,而被俘的女护士有相当数量为了“名节”和害怕遭到报复凌辱选择了自杀。

还有著名的“姬百合部队”,这在日本老电影《冲绳战役》中有过表现,当然电影中把“姬百合部队”进行了美化,实际上,它们都会师范学校的女学生,被日军征用作为护士,负责看护伤兵,搬运尸体,医疗物资。随着冲绳战役的失利,这些女学生因为不懂得应对战场上的炮火,很多都被打死,还有一些自杀,最终240人的“姬百合部队”,只有104人幸存。

二战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日军的“慰安妇”制度,除了强迫中国、朝鲜的女性之外,很多日本本土的女性也在军国主义思想的影响下,自愿或被哄骗成为“慰安妇”,当日本战败之后,为了掩盖“慰安妇”这一最丑陋、最肮脏的暴行,绝大多数的“慰安妇”遭到日军的杀害。

“笃志女子部队”

1944年底,日本开始准备本土决战,17岁到40岁的女性也被征召参军,而“笃志女子部队”就是由年轻力壮的女性组成。

组建后的“笃志女子部队”开始进行军事训练,为了防止被俘后当做间谍或游击队,日军还给她们配发了正式的军装,她们的武器装备十分的低劣,除了少量的单发步枪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弓箭、武士刀、竹枪、镰刀等。说到底,她们只是一群被利用的炮灰罢了!

战争结束后,大批美军进驻日本本土,日本政府担心占领军对妇女的凌辱,更是为了取悦美军,组织大批年轻女性组织所谓的“特别挺身队”,日本人自己自嘲的称之为“国家卖春机关”。

总之,二战前和二战中,日本女性为日军的侵略行为主动或被迫提供了助力,有些被军国主义思想洗脑而陷入疯狂的女性,甚至作出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例如,新婚的妻子为了让丈夫能心无旁骛的为天皇尽忠,在新婚之夜挥刀自杀。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