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事40多年教育工作退休后却没想到被教育“打败”了

昨天遇到了一件事情让我感到挺不舒服的。

起因是这样的:

一位曾经从事40多年教育工作的退休爷爷现在在家看孙子,小孙孙今年正好上一年级。开学仅仅才三周多,这位爷爷对当下的教育非常的不满。



他提出来了一个问题:才上学没几天老师就不布置写日记(实际上是周记)的作业,符合教育规律吗?这样做是减负还是变相加负?

我在跟他交流这个问题的时候还特意看了看其过往的一些发言(当时并不知道他是多年的教育工作者),发现其对当下教育充满了不认同的负面情绪。

考虑到其年龄的问题,所以我的分析是比较平和的。

重点只从这几个方面谈了谈的看法:

1、建议他如果条件允许,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建议以父母为主导。

尽管我见过一些孩子的教育是以老人为主导的而且教育非常有质量、很成功的例子,但是我始终还是认为“隔代亲”这个问题是个麻烦,而且毕竟时代还是有很大不同,大多数老人对当下的一些教育“规律”性的东西认识往往还是停留在过去——其实不仅仅只是老人们,现在很多家长不也是动辄就是“我们那时候……”吗?



所以我觉得如果不能够很好适应、接受当下的教育特点,这点还是对孩子的教育有一些负面影响的。

2、不为不做找理由,要为如何能够做得更好找方法。

生活中不仅仅是孩子的教育问题,其实很多成年人在事业、家庭等诸多事情上也会存在这样的表现——宁愿花时间做无谓的抱怨也不愿意去想想有什么办法解决。

3、写周记的积极一面以及针对孩子目前情况(一年级识字量)可以做哪些事情。

实际上我认为让孩子们写周记这件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的确,孩子识字、认字可能都存在不足,但是你要知道孩子们的观察、表达能力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让孩子去简单描述一件事情,然后我们帮他去梳理和完善清楚、表达清楚,甚至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帮孩子去记录关键点。



这个过程的本身对孩子的表达能力、归纳能力、总结能力都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训练。而书写问题,不过仅仅是一种呈现的形式,字不认识没关系,可以用拼音,拼音也不认识(毕竟开学才三周,如果没提前学确实容易不会)也没有关系,家长可以告诉他这个字怎么去查怎么去写……

还说了点别的,不过不重要了, 我从这些角度去谈主要是希望这位爷爷不必对“周记”这件事情多的耿耿于怀。换个角度去看问题的时候,其实事情未必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我的通篇回答是很注意措辞的,毕竟是老人了,所以都是客客气气地谈了谈我的看法和建议。


但是未曾想这位爷爷真的对当下教育火气挺大的……

给我回复了好长一段:



我也回复了很长一段,不过因为我看他回复的时候断错了句,导致我误以为那两个考上北大的孩子是他家的孩子。

我说的是:‍“我很理解你说的,也表示对你的教育理念、观点都很认同,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既然你很清楚其中的问题所在,那么为什么不去尝试接受并且转化呢?

就比如周记这种事情,你把它当成作业对孩子来说就是作业,但是如果你把它当时一个带着孩子观察、认识、思考生活、环境、事物等等的机会它就变成了一件有意义的记录。事物总是有两面性的,过去你孩子从未上过补习班考上了北大,那是过去,也许放在现在他们依旧能够考得上,但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是更加残酷、激烈的竞争!这是客观的事实。 ​



我孩子今年初一,如果我给你讲讲他们以及整个城市大部分的学校、孩子们是如何学的,你根本不可能理解和接受。

但是你能怎么办?每年中考只有8%不到的重点率,而考上了又能怎样?全省985的录取比例是1.5%211的录取比例是大概不到4%。

我是是山东的,每年五六十万的考生,而且都在拼!

你今天所担忧的都是对的但是那又怎样?

你拥有了成功的人生,你的子女教育成功,你的事业有成……

但是你能留给你孙子辈的是什么?钱吗?经验吗?心态吗?



学习和快乐本就不是矛盾和对立的,既然你有丰富的经验为何不能够把它们更好结合而非要去跟当下大势去较真呢?

我个人觉得您就是钻入牛角尖了,队伍的对与错本身更多的时候是跟行为人处理方式有很大的关系。而且往往取决于你的视角。就比如你说的“各科测验每次门门都是一百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你为什么就不能去想想能说明什么呢?

因为你觉得这都是“必然”“正常”的,但是假如你发现你的孩子懂了这么多、会了那么多,但是还不能满分,而且还不如别人的孩子,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您拥有太多别人没有的,所以你会不在乎很多普通人很在乎的,甚至您都可能觉得上午上大学也无所谓,行行出状元嘛……但是您知道有多少人需要通过学习改变命运吗?



不是说您的理论多么的高大多么的正确我们就一定会去接受,事实上也是理解的,但是为什么不会去按照您说的或者是那些专家说的去做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很多人跟您比起来所要面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一样!

这就跟你去对一些连饭都吃不饱的人去讲“营养搭配”差不多。

你现在是有条件改变的,而且现在有很多人也因为不接受传统的教育而给孩子选择了另外的教育模式,你也可以参考一下,但是请您不要去影响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生活。”

好吧,我回复的内容其实也赶上一篇文章长度了……

但是我想大家也能够从语气中看得出来,尽管我对其一些看法不认同,但是还是在试图努力让他改变一下过于负能量的认识。



然而并没有,当然,我也不指望仅仅通过这点交流内容就能够改变一个位老人对一件事物的看法。

结果就是老人直接把我能上面的对话给删除了,然后去我另外两个回答过的一个关于一年级孩子学拼音没学好,然后家长抱怨老师没教好的问题,另一个是关于一年级教育的问题下面评论。

还是满满的负能量……

我其实是非常不能够理解这位爷爷的。

小孙孙三岁的时候就教会其认识三千多字,在三岁就可以阅读所有书籍(包括一些儿童可读的成人书籍),一位上了学之后虽然只是开学才三周多,但是各科测验每次门门都是一百分(原话见上文截图)。按道理讲如果这些都是这位爷爷教育出来的,那么他怎么会去批判当“幼儿园超前学”的问题呢?



这不就是典型的我自己可以干,而且我知道为什么这干,我还懂得如何去干(说实话3岁能读任何书我觉得挺厉害的),但是你们都别干!这对孩子不好,这是我们当下教育的弊端,这是老师们如何如何……

我已经失去了跟他继续交流下去的耐心了,所以简单回复之后就不再继续关注了。

从昨天到今天我是不是就在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孩子教育问题,每个人都是专家但是又都不是专家。

您同意吗?

我今年才40多岁,这位爷爷从事教育工作都40多年了,按道理讲他应该比我更懂教育,最起码更懂当下教育的一些特点以及一些具体教育内容的灵活操作问题。

但是为什么我却一点都不认同、不服气他的观点呢?当然,也包括他专述的那位重点高中校长的话。



我不知道大家是如何感受的,反正我这些年来关注过的很多教育问题中有很多所谓的“专家”的见解让我觉得是那么的距离遥远。例如关于减负的,例如关于奥数的,例如关于辅导班的,例如关于背书包的……

为什么我在现实中无论是我自己亲身体会的还是我见证过的又或者是我了解到的,跟他们说的都相差很大呢?

比如大家发现了没有之前没说减负这事儿的时候好像也没觉负担多重,结果越说反而越重了。

比如明明“学奥数”和“搞奥数竞赛”是两个问题,但是专家往往非要模糊其两者的区别,总是拿后者来告诫家长不要给孩子增加负担等等。

比如家长背书包的问题,我就奇怪了,五六十斤重的孩子却背着十五六斤重甚至更重的书包,你不去关心一下为什么书包这么重,却去关心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会如何如何在独立、自理等等方面的负面影响……



都是咋想的?

后来我想通了,所以就写了这篇文章——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教育专家,也都应该是教育专家!

因为没有人比我们更懂我们自己的孩子,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我们自己的孩子,别人的经验、心得我们不能直接拷贝给孩子拿来就用,而是要通过我们根据孩子的情况去做适合自己孩子的调整。那些鸡汤我们也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取出有利于自己孩子的那部分来影响孩子……

自己的经验再丰富,如果不能以空杯心态来接受孩子、接受社会,始终固执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只是自己这么想也就算了,但是因此影响到孩子的教育,我认为就得不偿失了,您说呢?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