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前世今生

初识以色列

以色列是新闻报道的常客,被称为中东小霸王,给我们留下的最直观印象可能就是经常欺负巴勒斯坦,是美国的铁杆小跟班,科技军事发达等。作为国土狭小的小国,国土资源和地缘环境都非常恶劣的情况下,以色列却能在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在困境中走向独立和繁荣,值得我们借鉴。

圣殿山西墙

作为世界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发源地,以色列历史人文色彩浓厚,遍布宗教古迹。圣殿山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圣殿山残存遗址西墙是犹太人进行祷告和宗教活动的地方,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哭墙,在西墙面前众生皆平等,每一位犹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犹太身份和认同。而阿克萨清真寺被穆斯林认为是穆罕默德登宵升天的地方,视其为仅次于麦加、麦地那的第三圣地。耶路撒冷旧城中的圣墓教堂则被基督徒认为是安葬耶稣的场所。

阿克萨清真寺


圣墓教堂中的圣墓

而现代的以色列则是一个科学技术发达、军事实力强悍的发达国家,虽小而精,拥有世界上占人口比例最高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队伍,在农业、医药、通信等诸多方面都是世界一流水平。尤其是其滴灌技术最广为人知,节约水资源提高农业产量,不仅保障自己供给还广泛出口,在大部分国土都是沙漠的情况下殊为不易。

前世以色列

以色列位于亚非欧的十字路口上,极具战略、商业、交通价值,自古便是各方势力角力争夺的战场。根据《希伯来圣经》,3700年前上帝对亚伯拉罕允诺:如果亚伯拉罕的子孙遵循上帝的旨意,便可继承一片流着奶与蜜之地,并且将和天上的星星一般繁衍众多。这便是应许之地的由来。

公元前1030年至公元前931年是古代以色列的三王时期,分别是扫罗王、大卫王、所罗门王,古以色列王国最大时囊括了当今的以色列、叙利亚、黎巴嫩和约旦等地区。三王之后因内部分歧王国分裂了,北部成立以色列王国,南部称为犹大王国。分裂必然带来整体实力的减弱,而在这奶与蜜之地实力的减弱必然会引起周边国家的觊觎。北部的以色列王国200年后于公元前721年被亚述王国征服,南部的犹大王国维持了300多年后于公元前586年被巴比伦人打败,所罗门王时期建成的第一圣殿也毁于巴比伦国王。而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巴比伦人又被波斯人击溃,波斯人又被亚历山大大帝领导的巅峰马其顿人击败,随后又是希腊人。在波斯统治时期,波斯王居鲁士大帝颁旨让犹太人在公元前537年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也就是后来的第二圣殿。在被异族统治了几百年后,犹太人在公元前142年重新建立哈斯莫尼王国,但只维系了不到80年便被罗马人消灭。

在被罗马人统治时期,犹太人没有放弃抗争,不断发动起义,但在强大的罗马兵团面前只能一次次被残酷镇压。罗马人于公元70年攻破耶路撒冷,摧毁了第二圣殿,被认为是对犹太人最具毁灭性的打击。圣殿的消失也象征着犹太人此时最大的劫难来临,不仅在战争中损失了大量人口,幸存下来的犹太人也被罗马驱逐出故土,从此开启了近两千年颠沛流离的生活。


希伯来文

复国以色列

犹太人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受尽了白眼和排挤,成为欧洲国王转移内政矛盾、弥补财政不足最好的迫害对象。伴随着迫害,是犹太人逐渐离开欧洲回到以色列故地,19世纪末犹太复国主义开始兴起。维也纳记者西奥多赫茨尔创立了世界犹太复国主义者协会,并于1897年在瑞士巴塞尔主持了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大会,宣布犹太复国主义运动的目标是在巴勒斯坦创建一个犹太人的家园。


贝尔福宣言

1917年11月,英国发布了外交大臣阿瑟贝尔福爵士致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副主席罗斯柴尔德勋爵的一封信,该信被称为《贝尔福宣言》,认可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民族家园的权利。该宣言也成为英国政府支持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独立国家的公开保证,为犹太人提供建国依据的同时,也埋下了未来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冲突对抗的祸根,英国搅屎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一战期间,由于怕阿拉伯人导向奥斯曼土耳其,英国选择安抚阿拉伯人,允诺其将获得独立。到一战结束后,巴勒斯坦地区由英国托管,但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都认为自己有在巴勒斯坦地区建国的权利。而为了防止法国人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扩张,英国在约旦河东岸建立了一个全新的行省——外约旦,包括80%的巴勒斯坦地区。外约旦后来便是现在的约旦,对,没错,巴勒斯坦历史上远没有现在这么小。

磕磕绊绊20年后,1937年英国提出解决纷争的最好办法就是将该地区分成犹太和阿拉伯两个国家。10年之后他们在印度也是这么做的,分成了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个有机会以后再说吧。但这个办法遭到阿拉伯人的强烈抗议和反对,用九品芝麻官中豹子头的话说就是“我全要”,拒绝与犹太人分割土地。

随后便是无休止的暴力事件和骚乱,到二战结束,英国已经无力在治理这个地方,把包袱甩给了联合国。1947年11月,联合国大会以33票赞成、13票反对、10票弃权通过巴勒斯坦分治方案。

战争以色列

决议并没有带来和平,而是战争和持续的纷争。对于分治方案,犹太人虽然不满意但选择接受,至少犹太国得已建立;但阿拉伯人的态度则更为尖锐,以不宣而战的方式来拒绝决议。

从1948年、1956年、1967年、1973年到1982年分别发生了五次中东战争,这五次战争为便于记忆可以大致命名为独立战争、苏伊士运河战争、六日战争、赎罪日战争和黎巴嫩战争。

1948年5月,英国撤走了在巴勒斯坦最后一批军队。随后以色列宣告独立建国,几小时后,来自埃及、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和伊拉克的五支阿拉伯军队入侵以色列。尽管有美国的支持,刚刚成立的以色列依然很脆弱,但在如此艰难时刻,犹太人知道他们没有退路,他们不想再流浪、不想再寄人篱下,他们要生存要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哪怕一点点,他们只能拼死一战。最终,犹太以色列击退了阿拉伯联军,捍卫了新生的国家。战争的代价是巨大的,共有6000余人丧生,这一数字是当时犹太总人口的1%。

而此时,外表团结一致对外的阿拉伯联军却各怀鬼胎。约旦占领了耶路撒冷旧城和约旦河西岸的土地,这片土地是联合国计划建立巴勒斯坦国的主要区域;埃及占领了另一片分给巴勒斯坦的地区——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已无立锥之地了,表面上为他出头的兄弟们把他仅有的家产也给霸占了。

1954年,埃及总统纳赛尔上台,与苏联交好,扩充军备,蠢蠢欲动打算大干一场。埃及将一直属于英国和法国的苏伊士运河国有化,同时禁止以色列货船通过运河,打破了战后与以色列的协议。1956年英法以三国对埃及发动了攻击,在百日之中以色列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加沙地带。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主要是美苏大国的干预,英法接受了停火协议,以色列也撤出了西奈半岛,但埃及最终还是获得了苏伊士运河的主权。


两次战争之后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矛盾愈发难以调解,而埃及在获得苏伊士运河主权后依靠航运的收益实力逐渐增强,已有当阿拉伯世界领导者的雄心,第三次战争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以色列决定先发制人,于1967年6月5日突然发动攻击。几小时内,趁对方战机还没有起飞,以色列空军就摧毁了埃及、约旦和叙利亚几乎全部空军力量;仅六天,以色列陆军便突破地方防线,随时准备向三国首都进军。以色列再次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同时还有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和约旦占领下的耶路撒冷旧城和约旦河西岸地区。以色列后来撤出了西奈半岛,但戈兰高地和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地区则一直处于以色列掌握中。

戈兰高地上的战壕,现在已是旅游景点

戈兰高地上还有汉字标语

六日战争后并没有打消阿拉伯人的斗争积极性,巴勒斯坦的小股袭击和埃及的不断炮击消耗着以军的士气,久战必疲嘛。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叙利亚在犹太历中最神圣的日子——赎罪日突然向以色列发动攻击。面对埃叙的突然袭击以军前期是准备不足的,在戈兰高地叙利亚有超过1400辆坦克,而以军只有180辆左右;在苏伊士运河沿岸(此时西奈半岛还在以色列手中),不足500人的以军面对装备有2000辆坦克和500架飞机的10万埃及军队。赎罪日战争再次将以色列推向生死存亡的边缘,以色列动员了全部预备役军队,美国总统尼克松甚至下令24小时内紧急向以色列空运军事装备和武器。经过以军的坚持抵抗后,以色列逐渐开始转入反击,甚至准备兵临埃及叙利亚的首都。在这关键时刻,又是大国角力的时候,苏联扬言要介入战争,美国也担心战争升级,最后双方停火,安理会决议终止战争。

赎罪日战争后,此时的埃及总统萨达特意识到通过战争的方式已不可能消灭以色列,也意识到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远超过苏联对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同时也认为对以色列的突袭几乎将其打败,也算挽回了抗日战争的颜面。萨达姆决定与美国修好,并逐渐与以色列展开和平谈判。而以色列也不想继续战争,面对埃及的橄榄枝积极面对,并逐渐从西奈半岛撤军。

第五次中东战争也就是黎巴嫩战争,是1982年以色列出动10万大军入侵黎巴嫩,目的是消灭黎巴嫩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驱逐黎巴嫩境内的叙利亚军队,直到1985年逐步从黎巴嫩撤军。


死海

经历了战争的冲刷和时间的洗礼,巴以问题依然难以解决,近段时间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和平协议又能否有实质性的进展也难以保证,更多的是特朗普为了选举而创造的外交政绩。

三千年耶路撒冷,四海三洲之地,孰是孰非,宗教民族,和解路漫漫。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