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公一号大墓,秦始皇第18代祖宗的阴曹地府

今年国庆节期间,去陕西凤翔县看了考古史上曾名噪一时的秦公一号大墓。凤翔这片地方古称雍城,在先秦时期作为秦国都长达294年,是秦历史最长的国都。从公元前900年秦非子受周天子之封成为秦国开国之君,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建立统一大帝国,近700年间,雍城就见证了近一半的秦国历史。

很自然地,这片土地便遗存了当时秦人生活和死后的很多痕迹。在秦始皇兵马俑被发现后的两年,即1976年的某天,同样因为当地农民的偶然之举,导致了秦公一号大墓从沉睡了2500年的地下浮出世间。经考证,大墓的主人是公元前576-前537年的秦国国君——秦景公。对照先秦历代君王表一看,正是伟大的秦始皇的第18代祖宗。


去这里之前,我已看了好几遍关于秦公一号大墓发掘过程的纪录片,得知这个大墓全长300米,面积5334平方米,深度24米。可这些数字在脑子里无论过多少遍,都不及我真正站在墓坑前所感受到的震撼。


8层楼深的大墓坑


在34位先秦君王中,秦景公并不是表现突出的一位,资料说,秦景公执政的40年一直到商鞅变法之前,是秦国不思进取、碌碌无为的200年。然而,他死后的丧葬规模却非常令人惊叹。有两点尤为不寻常:

直接叫板周天子的丧葬礼制

在这里,先了解一个名词:黄肠题凑。这四个字我念了不知几百遍,才觉得不那么拗口了。这个名词指的是一种特殊葬制,专为帝王私人订制。为了便于更简洁明白地讲述,这里就直指椁具,说白了就是棺材。


题凑,指的是棺椁的形式结构,所有的木头是怎样结合成一副巨大、坚固结实、防水防腐的棺椁的;黄肠,是这个棺椁的材料和颜色,具体来说就是柏树的黄色木心。

秦公一号大墓里出土的黄肠题凑,整个棺椁长14.4米,宽和高均为5.6米;每根柏木截面是边长21厘米的正方形,长度分为5.6米和7.3米两种;木头两端中心有21厘米长的榫头,在椁四周形成框式结构;每根木料重逾300公斤,即四五个人的重量。

陈列室阴暗的玻璃窗里展示着棺椁的几段木头,看着这些2500前曾与秦景公遗体近在咫尺的木头,着实令人起一身鸡疙瘩。它们在灯光下铿锵有力地沉默着。



古人的智慧是徜徉在科技成果海洋中的我们所无法想象的,为了使帝王的遗体万年不朽,工匠们把木头上的所有结节都逐一挖出,用铅、锡和白铁合金浇筑封护,由此杜绝了地下湿气和水分从结节渗入棺椁内部。你看看,古人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了解了这些基础知识,现在咱们就可以说了,为什么说秦景公这个丧葬规格叫板周天子呢?因为周礼规定,普天之下,黄肠题凑只能由天子独享,其他任何人包括诸侯国国君均不得采用!可想而知当时的秦国对周天子是什么态度——根本不鸟你!

不止是死后的丧葬礼制,据考古学家在雍城遗址的考证,秦王所拥有的五重曲城,五个门庭的宫殿也是和周天子一样的规格。由此也见得,先秦人的血脉里一直流淌着游牧先民的血,自由骁勇不认怂。也就难怪数百年之后,他们的一个叫嬴政的子孙灭了六国,成为了千古第一帝。


惨烈的人殉,186人被带入坟墓

要说为啥秦公一号大墓让人瘆得慌,原因就是那些整齐码放在秦景公棺椁周围的棺材,真是触目惊心。考古人员打开它们时,发现的是160多具双腿折曲着的人骨遗骸。根据考古专家的推断,这些有棺材的是属于自愿赴死的人殉,多为秦景公的近臣、妻妾或近亲。由于在骸骨中发现了剧毒物质,判断他们是先喝了毒酒,在很短时间内死亡,然后被捆扎下肢,放入棺材。屈肢葬是先秦时期盛行的下葬方式。




屈肢葬


除了这160多具遗骸,另外还有20具尸体是没有棺材的,身首异处,肢体残缺,位置杂乱,推测这些是战俘或奴隶,直接在丧葬现场被砍杀了祭祀的。

也就是说,陪同秦景公归天的有186个人。无论他们是出于自愿、不得已、被逼迫,都在那一天同时结束了生命。



恐怖血腥的人殉制度在商周时期是很平常的,但像秦景公丧葬中这么大规模的人殉却是惊世骇俗。直到秦始皇时期,大规模的殉葬才以陶俑取代了活人,但人殉或明或暗地一直存在于封建王朝历代中。秦景公大墓是中国自西周以来发现殉人最多的墓葬。


防水防腐,未能防盗

秦公一号大墓规模庞大,比河南安阳侯家庄商代国王陵大10倍,比湖南长沙西汉马王堆一号大墓大20倍。挖掘历经10年,秦景公的棺椁才重见天日。打开这样一座棺椁,我们会看到一具什么样的帝王遗骸呢?—— 一根股骨

在14.4米长、5.6米宽高的棺椁之内,再无他物。

考古人员发掘时,在一个疑似盗墓洞穴中发现了一个宋代油灯,推测为盗墓者所用。实际上,历代盗墓者已经把该墓凿个了千疮百孔,不知多少葬品文物早已在历史红尘中遗失殆尽。今天的考古人员捡的漏有3000余件,主要是金器、玉器、石器、铁器和骨器,工艺精湛,形态丰富。它们多已被运至大型博物馆,大墓本身留下的主要也就是这一具具棺椁了。

我暗自揣测,就是这一根股骨,到底是不是秦景公本人的也未可知。或许那些最早探开棺椁的盗墓贼,取走了景公随身的一切宝物,又捣毁了尸身之后,猖獗肆虐,把个不知什么人的股骨扔进去,作为一种嘲笑,也难说。



10月份的阴雨天已经非常湿冷,离开秦公一号大墓时,那种阴森感更加剧了天气带给我的冷,不禁打了个哆嗦。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