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澳大利亚为什么要排华?

#不只是历史故事#

导言:在二十一世纪以后,中国同澳大利亚的外交不断巩固,推进两国的战略伙伴系、,建立两国经济自贸区。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下,中澳两国的贸易趋势一直上扬,早在2009年,中国便已超过日本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

但是即便如此,澳大利亚依然对我国有较强的战略疑惧心理。这种疑惧心理也是澳大利亚文化中“中国观”的重要维度之一。

本文重点从历史角度,对澳大利亚对华疑惧心理的历史原因追根溯源。总体而言,由陌生感带来的恐惧、由隔阂产生的偏见。由近代早期殖民主义者大肆宣扬反华排华,渲染所谓的“黄祸论”,由此造成澳大利亚形成对华的安全焦虑,同时,中国的快速崛,使其持疑虑和恐惧并存的复杂心态。

一、澳大利亚的排华表现

1996年,台海危机爆发,中美之间剑拔弩张。美国向台海调遣航母战斗群,而澳大利亚也立马向台湾海域派遣了一艘驱逐舰,支援美国的航母战斗群; 2009年, 澳大利亚国防白皮书提出中国崛起可能构成潜在威胁; 同年, 奥巴马政府 宣布实施 “重返亚太” ,澳大利亚对此表示欢迎。此后澳大利亚政府与美国政府签署军事协议, 允许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军北部港口达尔文。 2016 年, 菲律宾提出南海非法仲裁案宣判后, 澳大利亚无理指责中国在南海进行岛礁 “军事化” 和大规模岛礁建设; 2017 年以来, 澳大利亚政府通过针对中国的 “反外国渗透法”, 掀起澳大利亚国内反华浪潮。

中国近年来快速崛起,澳大利亚作为中国的贸易伙伴,在此过程中受益匪浅 但在其国家战略层面不对对华作出积极回应, 反而表现出对中国快速发展的恐惧,在实际政策中对华进行防范和牵制。

二、澳大利亚排华的历史基因

(一)早期殖民时期的排华

澳大利亚是一个殖民者后代建立的国家。在17世纪,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殖民者先后对澳大利亚进行殖民。1788年成为英国殖民地,1931才成为为英联邦内的独立国家。

因此,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主要移民来源与欧洲。但是,近代中国出现了好几次移民潮,一部分南下,到达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庞大的移民人口规模和两国较近的地理位置,让澳洲殖民者忧心忡忡。他们担心大量的中国人来到澳洲大陆, 害怕华人从北方如洪水倾泻而下, 在澳大利亚殖民地上生存下来。

华人契约劳工飘洋过海三个月来到澳洲

侯敏跃:《中澳关系史》提到“随着澳民族主义和联邦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澳大利亚的政客们有的利用华人移民问题服务于他们的政治目 的;有的担心中国人一旦羽翼丰满将在澳洲大陆建立中国的殖民地,或者一旦条件成熟,中国可能…… 用武力叩开澳洲大门”。

另一方面19 世纪 50 年代澳大利亚出现淘金浪潮, 剧烈破坏地表的淘金方式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 植被破坏。同时淘金热引起大批淘金者涌入澳洲东南沿海城市, 急剧的城市化、 过度拥挤的人口造成了公共卫生的恶化和传染病的流行, 华人便成了澳洲殖民者指责的对象、 成为“环境破坏” 的替罪羊、传染病的携带者, 是造成流行病广为传播的罪魁祸首。这样便成为了澳洲殖民者重点排斥的对象。中国人是澳大利亚最大的非欧裔族群, 在外貌、语言、地区和习俗上都显得与众不同,但中国人遭遇了恶劣的对待。所以, 澳大利亚与中国人早期交往的历史,便充满着排华的现象, 影响到了澳大利亚的对华态度。

(二)塑造共同敌人,加强民族认同。

研究澳大利亚的历史可以发现:在澳大利亚联邦独立运动中,中国竟然扮演着帮助澳大利亚塑造澳大利亚民族身份的角色。澳大利亚通过塑造共同敌人,以此来确定自我认同和自我理解, 澳大利亚的国民性一定程度上是在排华运动中形成的。澳洲殖民地创立之初,各殖民地之间矛盾重重,但在排斥华工方面,态度则高度一致,通过限制华人入境,发现自己逐渐形成了一个整体,民族思想活跃起来,结成联邦的口号随之流传开来:“华人是不能被英国人主导的社会所吸纳的,会导致英国族群的生态危机。”反华、排华事实上促进了澳大利亚各殖民地的联合,乃至后来走向统一。可以说,华工在澳大利亚民族意识形成过程中扮演了不幸的“第三者”,促进了澳大利亚民族意识的觉醒。

澳大利亚最终将反华话语落实为新生联邦国家的国策,直到现在并未完全消亡。

(三)澳洲自身对西方世界的心理认同

虽然澳大利亚地理上接近亚洲,但心理上认同欧洲,是大英帝国散落在亚洲边缘的一个 “孩子”。因此澳大利亚的西方中心主义情结根深蒂固。

同时澳大利亚处于亚洲大陆的南部,非常接近亚洲国家,被亚洲国家包围,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抱有与生俱来的偏见、 焦虑,自视为欧洲文明在亚洲的前哨基地。 唯恐 “黄祸” 会降临澳洲,防范亚洲国家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国策。澳大利亚的这种严重的焦虑心理和不安全感伴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愈加强烈, 严重阻碍着澳大利亚理解中国,对华政策也开始逐渐激进。

总之, 母国情节、 前哨心态妨碍澳大利亚形成客观的、公正的 “中国观”, 对畏惧中国的疑惧心理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小结

澳大利亚由于历史因素和文化认同因素,并未在心理层面、 认知层面完全适应、 接受中国崛起,选择倾向于美国对华的遏制战略。导致澳大利亚在中国的外交优先次序在不断下降。

但是,从中澳交往的历史大趋势来看, 理解和信任在增加、 疑虑和恐惧在减少,在这个过程中,两国的了解逐渐增多,对对方历史和文化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两国之间的共赢。

(欢迎关注 获取更多往期精彩内容)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