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被囚禁的时候,华为二公主曝光!迥异境遇让人唏嘘…

最近,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开通了微博,并晒出一张“家居风”的自拍首发微博,配文:“冬至快乐,北京好冷呀”,仅一天该微博就有了超过4万粉丝。



说是“家居风”,带着浓浓的妆,眼影是当下最时髦的色系,微微张嘴,运动装拉到胸口——妥妥的“网红风”。


作为华为的小公主,姚安娜的一举一动从来备受关注,除了在社交媒体上时不时Po出自己的美照,与她有关的亮相,基本都在时尚、美妆、派对等场合。



比如,在时尚杂志必争的金九银十封面亮相。


9月的《芭莎珠宝》杂志


最新的动态是,网传华为的小公主姚安娜要当练习生,参加选秀去了,还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大方po出了自己的舞蹈视频。



而与此同时,姚安娜同父异母的姐姐孟晚舟仍戴着脚铐,在异国他乡等待案子进展。


距离孟晚舟被无理拘押,已经过去了700多天。


在11月24日,加拿大警察作证,公布了新的证据细节。



两位加拿大国会议员,首次公开支持释放孟晚舟,孟晚舟离早日回国又有了新希望。



但前几天又传出美国要求孟晚舟承认对其指控,便能换取人身自由的消息。



孟晚舟女士坚决拒绝了。


没有犯任何错误,反倒遭到了羁押,而且还要继续被羁押,这也不禁让人感慨,华为的两个公主,真是同爹不同命。




任正非一共结过两次婚,和第一任妻子有一女一子,除了儿子任正,孩子都跟随了母姓,而孟晚舟就是和第一任妻子孟军的孩子,姚安娜则是与第二任妻子所生。



别看华为现在做得风生水起,但在开创华为之前,任正非和大女儿孟晚舟过得可是苦兮兮的日子。


任正非从小家境贫寒,后来认识了孟晚舟的母亲孟军,孟军的父亲是副省长,孟军本人也是高管,于是任正非做了上门女婿。


每次任正非提到这段婚史时,都会自嘲:


“她能看上我真是不理解,她就好像是天上的白天鹅,而我是地上的癞蛤蟆。”



1972年,孟晚舟出生,那年距离任正非拿着东拼西凑来的21000块钱,于棚屋中创立华为还有15年。


那时候,任正非还常年驻扎在部队,孟晚舟就自己在偏远的贵州山区里,住在“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四面透风的屋子”,成了一个留守儿童。



为了养活一家人,1982年任正非毅然离开部队,来到深圳。



1984年,12岁的孟晚舟与弟弟任平因为父母转业到了深圳油田集团,才得以被父母接到身边,一家人一同生活。


而没有多久,初入商场的任正非被贸易公司骗走200万。


刚有机会接触新视野的孟晚舟,又被送到贵州山区的爷爷奶奶家去读初中。


因为父母过度忙碌,孟晚舟从出生到青春期,与父亲的关系都是较为疏离的。


以上参考书籍《任正非传》


这点任正非曾亲口直言:“我回家的时候,他们白天上学,晚上做作业,然后睡觉,第二天一早又上学去了。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沟通,没有建立起什么感情,和孩子的关系亲密又不亲密。”



1993年,21岁的孟晚舟从深圳大学毕业,进入了父亲的公司华为。


她隐瞒了自己是老板女儿的身份,从华为底层的电话员干起。刚进入工作,对业务流程不太熟悉,不知干错过多少活,好在她坚持了过来。


从小到大的经历使孟晚舟养成了独立、坚强、韧性十足的性格,她曾一心想出国留学,在成功拿到了offer后被拒;充满事业心的她,在华中科技大学学会会计后,转身再次进入华为财务部,从此开启自己的英雄职业生涯。


孟晚舟的事业心,体现在生产后月子都只坐一半,直接回来上班,孟晚舟先后担任了公司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职。


2011年,在原CFO(首席财务官)梁华卸任后,孟晚舟从幕后走到台前,出任常务董事和新的CFO。


在位这些年,孟晚舟建立了全球统一的华为财务组织;主导在全球建立了五个共享中心,并推动华为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还负责实施了与IBM合作的、长达八年的华为IFS(集成财经服务)变革等。


看到女儿如此优秀,2018年3月23日任正非卸任华为副董事长,让长女孟晚舟继位。



从华为的基层员工到副总裁,孟晚舟足足用了20年之久。



可继任一年不到,孟晚舟就被迫卷入被设计好的陷阱中,至今被软禁在加拿大。


任正非甚至在一次内部会议上,直言这辈子有可能见不到大女儿了。



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她的人生,几乎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版本的故事。


1998年,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出生了,彼时的任正非已经54岁了。


作为电信领域的独角兽,任正非如日中天;而老来得女,面对小生命,基因本能促使他分外垂怜。


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姚安娜,从小享受的都是最好的精英教育。


小学就远赴英国牛津学院上学,初高中回国,就读上海国际部中学,大学以ACT满分的成绩被哈佛提前录取,那一年哈佛在中国一共只录取了4名学生。


进入哈佛大学,姚安娜攻读电脑工程与统计数据专业,算得上是和华为电信业务对口,但是,姚安娜对于进入公司磨砺,继而独挑大梁,毫无兴趣。



她的兴趣更多在艺术层面,5岁起她学了钢琴、书法、音乐、国画和芭蕾。



尤其是芭蕾,不仅是她的兴趣爱好,她还凭借自己出众的能力进入上海金宝龙芭蕾舞工作室,接受了准职业训练,担任过《天鹅湖》的主演。



她是国际最具权威性的芭蕾舞考级,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获得者,也是哈佛芭蕾舞团董事会成员。



任正非对姚安娜的炫耀和宠溺,全方面溢于言表。


简而言之,如果说孟晚舟是她的骄傲,那姚安娜就是他的软肋,劝导孟晚舟要低调谨慎的父亲,在另一个女儿身上,却成了“炫女狂魔”。


华为这张著名的“芭蕾脚”宣传广告,创意便来自于姚安娜。



不过世人第一次知道这位华为小公主,还是因为2018年的巴黎名媛舞会,它被《福布斯》评为世界10大奢华晚会之一,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社交活动之一。



这场舞会每年仅20人够格受邀,绝对的顶级名媛级别,甚至该舞会拒绝过伊万卡·特朗普和帕丽斯·希尔顿。


姚安娜的高调,当然来自任正非的默许,舞会上,她不仅身着高定礼服,还戴上了一直展示在法国卢浮宫的珠宝,与比利时王子一曲共舞,真正的公主气质尽显。



最为罕见的是,一向低调的任正非居然会答应《巴黎竞赛画报》拍摄全家福的请求,和小女儿合了影。



而距离小女儿参加舞会后的仅仅一个星期,长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转机时被逮捕,软禁至今。




孟晚舟和姚安娜虽然都是任正非的女儿,华为的长公主和小公主,境遇却大相径庭。


  • 一个戴着镣铐,被人监视,经常要参加庭审,承担着生理和心理的巨大压力;一个却身着华丽高定,出入豪宅与名媛会,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无忧无虑。

  • 一个是父亲的得力虎将,一个是老爸的掌上明珠。

  • 出生的时机不同,两个人的命运也截然不同。



    孟晚舟少年时,任正非才刚创立华为,身边正缺左膀右臂。


    身为长女,不得不承担起父亲和企业的重任。那时候任正非也还正风华正茂,对孟晚舟非常严厉也是情理之中,目的是培养她能当好继承者的位置。


    孟晚舟在加拿大时,说话谈吐不失大国女领导风范,脸上始终面露微笑,绝对是心理素质过硬,能承受重压,接受所托重任之人。



    但姚安娜出生时华为已经步入正轨,任正非也五十多岁,更多地成为了一个有能力给予、温柔柔软的父亲。


    自己家的企业里已经有姐姐和哥哥打拼,所以她一出生就顺风顺水,父母对这个幼女的要求就是,做自己喜欢的就行。


    所以任正非没有强求姚安娜进华为工作,而是由着她进入时尚圈,配合、支持她的兴趣爱好。


    任正非对姚安娜的溺爱,简直是隔着荧幕溢出。


    看着姐妹俩迥异的命运,我深深理解了中国人常常说的“命运”,即便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不管是出生的顺序,还是出生的时机,抑或是不同母亲基因里带的特质,都是无可回避的“命”的一部分。


    而“命”的起点,对于“运”,冥冥中已经有了诸多的限制,就像一个咒语,也像一个隐喻。“出生”是一个谜面,往后余生的时间,你都在慢慢答题。


    希望两位女士都在自己的命运里求仁得仁,最后,希望孟晚舟女士能早日归国,继续为华为再创辉煌。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