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效应:历史上的克里米亚战争,是如何影响万里之外的中国的?

俄罗斯位于亚欧大陆的中央,在19世纪击败拿破仑后,政治、军事影响力如日中天。

俄罗斯野心也日渐膨胀,尝试着去世界舞台中央实现一番作为。在其发展上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西去争雄欧洲,一种是东下称霸亚洲。俄罗斯的几次尝试动作颇大,对整个国际局势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俄罗斯

任人欺凌的历史

在历史上,俄罗斯并非一直像今天一样幅员辽阔,并且一直遭受着外族的入侵。外部的压力,既有来自于西方,又有来自于东方的。在亚欧大陆两端较为先进的文明眼中,这块远居北方的冰寒料峭,着实是一块不毛之地。

俄罗斯的主体民族是活跃于东欧草原的斯拉夫人,公元882年,北欧的维京人征服这一地区,建立了封建君主制的基辅罗斯公国。基辅罗斯对该地区的控制并不是很得力,逐渐分裂为很多小的公国,进入了封建割据时代。

紧接着登上舞台的,是来自东方黑眼睛、黄皮肤的蒙古人。

13世纪的早期,蒙古人建立了钦察汗国,兵锋直指混战中的各公国。面对强敌,斯拉夫人、罗斯人等联合起来,但仍无济于事,在卡尔卡河畔对峙,蒙古击败了他们的联军,各公国也向蒙古人臣服。

莫斯科大公国

所有的公国中,有一个公国逐渐发展壮大,这就是莫斯科大公国。其领导人大公伊凡一世,借助蒙古人的力量,“猥琐发育”了起来。他获得了蒙古人所赋予的“征税权”,打牢了经济和政治的基础,击败了宿敌特维尔大公国,取得弗拉基米尔大公称号,开始领导罗斯各诸侯国。

随着蒙古人实力的式微,俄罗斯人逐步掌握了自己的命运。1547年,伊凡四世废除了“大公”称号,根据古罗马时代的拉丁语“凯撒”的含义,宣称自己是俄罗斯的“沙皇”。并仿照蒙古人的政治制度,在俄国确立起一套较为完善的封建君主专制体系。

但是,周边的国家并未因此停下侵伐的脚步。波兰、立陶宛、奥斯曼土耳其,都利用各种机会欺负这个根基未稳的“小弟”。

俄罗斯人在各种斗争中不轻言放弃,愈挫愈勇,充满了韧性。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自称“学徒”,向各个强大的文明虚心学习,走上了一条颇有成效的“逆袭之路”。

虚心求教的学徒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学习先进的文化技术,可谓不遗余力。俄罗斯在这一方面,也丝毫不逊色。在我们看来,蒙古的统治是野蛮的,是落后的草原文明战胜先进农耕文明的事例。但是对当时的俄罗斯来说,蒙古人建立的钦察汗国却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当时俄罗斯的各个公国,基本就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蒙古入侵之前的莫斯科,只不过是一个拥有森林和田野的小城堡,中间的克林姆林宫,是一个简陋的木制要塞。

由维京人迁徙而来形成的罗斯族,是出了名的强盗,在北欧就以“维京海盗”著称,到了俄罗斯也是本性难改,一部分靠打家劫舍为生,另一部分被东斯拉夫王公收买,成了雇佣军或者打手。斯拉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刚脱离氏族社会也还没有多久,保留着很多原始习性。

蒙古人等级分明的政治结构、纪律森严的武装部队、繁荣发达的交通贸易,给这片土地上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为他们学习的对象。在钦察汗国的统治下,俄罗斯的一些公国发展壮大,政治制度、宫廷礼仪无一不以这个蒙古国家为标杆。

就连日后疯狂扩张开疆拓土的行为,也是继承了宗主国的衣钵。蒙古对于俄罗斯两个半世纪的统治,已经将其精髓注入到国家的血液里。无怪乎伊凡四世以后的沙皇,都以蒙古的继承者自居,称自己为“汗”。

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以来,西方的发展走上了快车道,各项军事技术遥遥领先,这也深深吸引了处在战乱之中的俄罗斯。

俄罗斯自称“学徒”,掀起了一阵学习的热潮。

他们学习的劲头有多强呢?皇帝彼得一世大帝,在1697年化名彼得·米哈伊洛夫,到欧洲先进国家进行了为期18个月的秘密考察。考察归来的彼得一世深受触动,对国家进行了全方位的近代化改革,军事、文化、教育、科研等在他的推动下蒸蒸日上,俄罗斯也一跃成为欧洲大国之一。

在彼得一世的推动下,整个俄罗斯的风气大变,贵族们剃去了传统的大胡子,穿上了新式军服。短短几十年间,国家由封闭保守变得开放。俄罗斯北部城市圣彼得堡,既见证了俄罗斯第一支近代化海军的诞生,也是国家近代文明化的标志。

深受欧洲启蒙思想影响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原来是普鲁士王室成员,在俄罗斯成为沙皇,也是俄罗斯历史上唯一被冠以“大帝”女皇。

在位期间,她积极引进欧洲先进的政治体制和文化教育,加强了封建统治,兴办了大批学校,制定实施了不少惠民政策,在客观上加速了俄罗斯的文明进程。

叶卡捷琳娜二世

疯狂扩张的野心

俄罗斯汲取了东西方的精华,也在广阔的平原上站稳了脚跟。在他们看来,国家就像是“没有护栏的婴儿车”,东西两个方向上,都是广袤的平原,根本无险可守。唯一的防守办法,就是不断扩张领土,以加强战略纵深。

在很多的战役中,无论面对拿破仑还是希特勒,在遭受入侵的早期,几乎是一败涂地,但是就是靠着绵延上万公里的国土,配合以寒冷的天气,硬生生将一个个强大的敌人拖垮。

从地缘上看,俄罗斯位于欧洲文明的边缘,距离核心区异常遥远。俄罗斯也由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一直不被欧洲诸强接受。一直以来,俄罗斯都想融入欧洲文明的核心圈,并做过很多的尝试。

其中最为成功的,莫过于1472年莫斯科大公伊凡三世赢取了拜占庭帝国的末代公主索菲娅,并将东正教立为国教。这也让拜占庭帝国覆灭后,东正教在俄罗斯继续传承。

东正教

随着莫斯科公国实力的壮大,东正教的的传播范围和信众大增,成为基督教内与天主教、新教并驾齐驱的三大主流教派之一,俄罗斯也以“第三罗马帝国”自称。

羽翼日渐丰满的俄罗斯,再也不满足于小打小闹,开始了在世界范围内的鲸吞蚕食。

这时期他们的扩张呈现出了不同以往的特点,加强了对于海洋资源的争夺,陆地上更加注重占领和控制沿海港口,尤其是不冻港。

彼得一世

1689年,彼得一世亲政以后,对俄罗斯实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大大增强了国力后,便马不停蹄开始了对外的扩张。俄罗斯人进军普鲁特河、远征波斯,展现了他们的野心。在东方,以夺取水域、控制出海口为目标,侵占堪察加半岛和千岛群岛,并入侵我国黑龙江流域,在那里,他们遇到了清帝国的抵抗。

叶卡捷琳娜大帝继承了彼得一世对内对外政策,继续将扩张行为“发扬光大”。她在位期间,西吞波兰,北控芬兰,南下黑海,巩固和扩大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控制,将克里木半岛、诺曼半岛和库班河南岸地区纳入帝国版图,将西部边界一举推进到中欧地区。

1796年,叶卡捷琳娜女皇逝世,遗言是:

“如果我能活两百年,我必定会将全欧洲踩在脚下,建立一个有六个都城的大帝国,他们是彼得堡、维也纳、柏林、巴黎、君士坦丁堡和阿拉斯特罕。请把我的孙子命名为亚历山大,他会像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一样,去建立疆域无边的‘大俄罗斯帝国’。”

争雄欧洲的尝试

1812年俄法战争中,俄罗斯取得决定性胜利。在俄皇亚历山大一世的推动下,俄罗斯、奥地利、普鲁士成立“神圣同盟”,由俄罗斯担任“盟主”。俄罗斯在国际政治事务中逐渐露出了锋芒,并开始担任主角,以“欧洲宪兵”自居,频繁插手欧洲事务。

此时的俄罗斯,已经号称是“世界第二强国”了,是除了“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外,这个星球上最强的国家。为了进一步向西扩张势力,俄罗斯利用了与奥斯曼土耳其之间的矛盾,与英国达成协议,妄图瓜分这个已经衰落的伊斯兰帝国。

奉行“大陆均衡政策”的英国,自然不会坐视欧陆上俄罗斯的强大。他一面怂恿俄罗斯发动对土耳其的战争,一面又纠集法兰西和撒丁王国等,背后力挺土耳其。

克里米亚战争

1853年,不可一世的俄国借口宗教问题,向土耳其发动攻击,英国、法兰西、萨丁王国先后对俄宣战,克里米亚战争爆发。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现代化战争,各种新式武器、蒸汽机船出场亮相,展现出新的战争模式。

由于参战国家和动员兵力数量多,战争规模空前庞大,这次大战又被称作“第零次世界大战”。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以俄罗斯的失败告终,其苦心经营多年的黑海舰队,在战争中全军覆没,塞瓦斯托波尔也失陷,沙皇也因为战败而自杀。

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范围内,这场战争对整个世界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俄罗斯进军欧洲、称霸世界的梦想,经此一役也折戟沉沙。

但是,以坚韧强悍著称的俄罗斯人,在走向西方受阻后,并没有因此停下侵略的步伐。在调整了作战方略之后,将目光瞄准了土壤肥沃的远东。

黄俄罗斯计划

克里米亚战争,虽然在中国的万里之外打响,中国也未派一兵一卒参与,但这场战争的胜负,却极大影响到我们的国运。

克里米亚战后的1855年,新即位的亚历山大二世,看清了当时的局势:如果进一步向西,势必会造成列强更加强硬的干涉,俄罗斯当时已经不堪重负,无力再去争夺世界霸主的地位。于是调转了枪口,转向了更加遥远的东方,大而羸弱的满清成为了绝佳的候选人。

清朝被太平天国折磨得焦头烂额,又是英法联军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各条战线疲于应付自身难保。面对俄罗斯的武力威胁和“狮子口大开”,只能被迫签订了《瑷珲条约》,并于同年11月签订《北京条约》、次年签订《勘份西北界约记》,拱手送上近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位时, 各种矛盾已经处在了爆发了边缘。为了转移国内的矛盾,尼古拉二世提出了可怕的“黄俄罗斯”计划:将中国的北方纳入俄罗斯版图,让其成为小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之类的附属国。

这个计划一旦成为现实,整个长城以北的国土将丧失殆尽 ,西起新疆,中间内外蒙古,东至东北,绵延几千公里,超过当时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

1900年7月,尼古拉二世自任总司令,以 “帮助清政府建立秩序和安定”为借口,一共动员了十八万人的大军,分为七路开赴东北。

八国联军

其中一路参加了八国联军攻陷京津之役,并向东北方向的山海关、锦州进攻,其余六路也在关外展开了攻势。除了军事侵略,还在东北大修铁路,并发行大量俄文报纸、书籍,妄图从文化上加以同化。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心怀叵测的“黄俄罗斯”计划,与日本同样丑恶的“大陆政策”碰撞到了一起,双方为了在华利益大打出手,最终,日本人胜出,取代了俄罗斯的在华利益。随着二月革命的爆发,“黄俄罗斯”计划最终宣告破产。

俄罗斯克里米亚的一场失败,却让我们损失了近4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倘若,当年俄罗斯取得了胜利,必然会继续向西挺进,完成他们拥有六座都城的“大俄罗斯帝国梦”。那样的话,会不会留给我们更大的战略空间,而守住包括库页岛在内的整个东北呢?

然而,历史是不容假设的,只有国家的强盛才是守住基业的唯一要义。

文/陈昱文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