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松赞干布家族究竟是神还是普通人,一故事颠覆了5000年中国人

在我国西藏的历史上有着许多神奇的传说,因而也给雪域增添了无尽的神秘色彩。就说西藏的松赞干布家族吧,据说,松赞干布家系的始祖聂赤赞普本非凡人,是神的化身。藏汉民族间也传播着他不少的传奇。《文书》中说聂赤赞普是住在天中心的六父天神之子弃端巳(史料中也有称为赤顿祉)的儿子,排行老三。传说他降临之时,须弥山为之深深地鞠躬致敬,表达膜拜和尊崇。叮咚的泉流为之高歌引奏,苍茫的山林也夹道欢迎。这些美丽而恢宏的传说,记载了聂赤赞普身世的传奇经历。[1]


传说中聂赤赞普本是天神的儿子

传奇之所以称为传奇,是因为他千古留芳,代代相传。松赞干布家系在青藏高原被赋予传奇色彩,就是这样的在西藏民间广泛流传。

在藏族的传说中,也有说聂赤赞普是被一个老猎人请回来的。传说有那么一天, 青藏高原上的一位老猎人和一群年轻的猎人在赞唐古细山上打猎时,一只小牛犊似的猛虎突然扑了过来。两个胆小的猎人呼天叫地的扭头就跑,其他几个胆大的猎人连发了数十箭,都未能射中猛虎,转眼之间,那支猛虎已经扑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叫纳氏的老猎人跟前,眼见老人的身体就要落入虎口,年轻的猎人禁不住发出“啊!啊!”的惊叫声。


西藏赞普

正在这危急时刻,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箭,正好射中老虎命门之处,凶狠的老虎霎时间象条口袋般跌落地上,挣扎了几下,很快便一命呜呼了。


西藏历史上第一位赞普聂赤

老虎虽然被射杀了,可是经历这样的一幕。每一个人都是胆颤心惊,惊魂不定。纳氏站起来,身体仍在颤抖着,他说:“太可怕了,还好,谁射的箭,太准了,真是一个好猎手啊!”他拔出箭一看,愣了,又说:“奇怪,不是我们的箭……”

“您老是吓傻了吧?,不是我们的,难道还是天神射来的。”纳氏老人的疑惑,人群中有人揶揄的笑他。


第一部藏戏——琼结兵顿

呵呵,我没傻,老汉我打了几十年的猎,难道还看不出是谁的箭。孩子们,你们看看,你们那笨手笨脚的爪子怎么会做出这么精致的箭来!”

听了老人坚定的话,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老人手中的箭上。果然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箭,是谁在这关键时刻射来一箭。众人正在狐疑间,不远处的树林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气宇轩昂的年轻猎人。纳氏老人笑道:“瞧,这不是箭的主人来了!”说着赶忙向前施礼道:“感谢恩人,不是你这一箭,我这把老骨头早进虎肚子里了!”


第一座“佛、法、僧”三宝俱全的寺庙

这位陌生的年轻猎人也向老人还了一礼,但口中说的什么,众人却是怎么也听不懂。

老人旁边的几个年轻猎人觉得此人来的蹊跷,打着手势问道:“恩人家住那里?改日老汉一定登门拜谢。”

年轻猎人温和的笑了笑,用手指了指身后的赞塘贡玛山和蓝蓝的天空。众人还是不得其解,纳氏老人也是十分疑惑的摇了摇头说:“恩人啊,我们还是不明白你说的什么,到底从哪里来?”


雍布拉康坐落于扎西次日山上

任凭众人怎么疑虑,陌生的年轻猎人用手比划着,指向身后,这时候,纳氏老人,似有所悟。故作明白了似的,说:“孩子们,我明白啦!这是天神降临人间,他的意思是说他来自天上,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头领啊!”

经纳氏老人的这一提醒,众人立即很膜拜的呼啦啦跪倒在地上,向这个陌生的年轻猎人拜了几拜。然后众人将他扛在肩上,前呼后拥,一面下山,一面向氏族的人们大声的宣布:“天神来给我们做首领了,大家都来拜啦!天神来给我们做首领了,大家都来拜啦!”

此后,整个氏族一致拥立他为部落首领,并起名为聂赤赞普。“聂赤赞普”在藏语中“聂”意为“脖”,“赤”意为“宝座”。因为他是被猎人驮于脖上请回的,故称“脖座王”,并为他建立了宫殿。雅隆河谷的所有部落都来拜见他。从此,西藏有个最早的国王“聂赤赞普”和最早的宫殿“雍布拉康”。


西藏唐卡-萨迦五祖法王

许是这些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所赋予的威严和威力吧。聂赤赞普的出现,西藏的氏族部落社会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他的被拥立为部落首领很快就受到了部众的拥戴和尊重。当时的藏民们赞美他:“在他时社会是优美的,人们都好像变得聪慧起来,所有的河流之上,山高土洁,地域美好,呈现了繁荣的景象”。[2]

整理规范藏语言的吞米·桑布扎

在西藏的传说中,不单单聂赤赞普被传为神的化身。在他之后的六代藏王都被赋予神的化身。之所以称他们为神,是因为传说中他们作为天神之子入主人间,在完成了改造百姓的使命后,又重新返回天界。因此在西藏有“天赤七王”之说。具有魅力的,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赤”字。这被认为是神权和王权的象征。聂赤赞普之后的六代藏王的名字分别是聂赤赞普、木赤赞普、丁赤赞普、索赤赞普、梅赤赞普、德赤赞普、斯赤赞普。

这真是一个故事颠覆了所有的历史学说。使得在中国人的印象里,松赞干布不再是人,而成了神秘、尊崇的神的化身。

——————

李书纬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1安应民:《吐蕃史》,青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3月版,第27页。

[2]王尧:《敦煌古藏文历史文书》,青海民院1979年铅印本,第76页。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