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四大才女里,萧红为什么会命运坎坷(下)

端木蕻良,是萧红和萧军共同的朋友,本名曹汉文,东北籍作家。端木蕻良是193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时用的笔名。

1937年9月,端木蕻良在武汉胡风那里,见到了萧红。此时的萧红,和萧军的感情,已出现裂痕。

出现裂痕的原因,还是萧军的出轨。

1937年,萧军召回了在日本的萧红。萧军让萧红回来的原因,说起来很龌蹉,萧军追到自己好友黄源的妻子许粤华,此时许粤华已经怀上了萧军的孩子,让萧红回国,是为了给他们二人遮掩。

单纯无脑的萧红,满怀希望回国。回国后,她去祭拜了鲁迅墓地,鲁迅的去世,使得萧红很伤心。

萧红以为小别胜新婚,经过这次离别,她的三郎会对她温柔以待,却没想到,等待她的,是另一个结果。

萧红很快获悉萧军和许粤华私情,许粤华是萧红的闺蜜,郁闷耻辱之下,萧红开始与萧军吵架。

而萧军厌烦萧红的唠叨,居然动手打萧红。

这一时期的萧红,心情是灰暗的。她试图离家出走,去寄宿画院,却被管理者以萧军不允许为由拒收。

她在给萧军的信里说:

“(自己)就像被浸在毒汁里那么黑暗,浸得久了,或者我的心会被淹死的。”“痛苦的人生啊!服毒的人生啊!”

带着异常苦闷的心情,萧红和萧军又度过了一段时期。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左翼作家阵营的二萧,也积极投身到这场全民抗战的行列里。

他们应李公朴邀请,到山西临汾民族大学。临汾局势危急后,他们又一起去了西安,在西安,二萧在将来去往的方向上,产生了分歧。但这次萧红再没有和之前那样,亦步亦趋跟随萧军的脚步。

萧红选择了自己的方向。和萧红同行的友人里,就有端木蕻良。

端木蕻良和萧红夫妇都是文人,也是东北同乡,萧红比端木蕻良大一岁,端木蕻良和二萧同住同行,关系融洽。

端木蕻良温良儒雅,衣着考究,与萧军粗野狂放的个性,形成鲜明对比。

端木蕻良对萧红的作品,不像萧军那样贬低,而是赞不绝口,认为萧红作品远超萧军。

很多看法,萧红和端木蕻良也是出奇的一致。每次二萧发生观点分歧,端木蕻良都是站在萧红一方。

遇到端木,萧红邂逅到久违的温暖。她开始对端木蕻良产生好感。

这最终给了萧红勇于和萧军提出分手的勇气。

1938年春,萧军重又来到西安后,萧红正式提出分手。此时的萧军,很厌烦萧红,巴不得萧红离开自己。

但萧军很快发现,曾经百依百顺,打骂不走的萧红,居然和自己的朋友端木蕻良搞在一起。萧军大为恼火,不甘心的萧军,声称要和端木蕻良决斗,他找来一根木棒,整日跟在萧红和端木蕻良身后。

萧红倔强脾气上来,对萧军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决绝而不留情面。

萧军见无可挽回,带着不甘心离开西安去了兰州。

二萧分手后,萧红和端木蕻良感情迅速升温。二人一起逛古城墙,欣赏书法文章,讨论时事,最终同居。

1938年5月,端木蕻良娶了萧红,此时萧红大肚子里,正怀着萧军的孩子。端木蕻良和萧红的婚姻,被双方各自周围的人,都不看好。但端木蕻良还是和萧红,在武汉举行了正式婚礼。

在婚礼上,萧红回答胡风时这样说:

“我和端木蕻良没有什么罗曼蒂克的恋爱史。是我在决定同三郎(萧军)永远分开的时候我才发现了端木蕻良。我对端木蕻良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此时的萧红,已经没有了当初反叛封建家族,抵制包办婚姻的锐利,她只需要一个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

一个月后,1938年6月,萧军也登报结婚,娶了认识一个月多月,19岁的王德芬。据说萧红得到消息后,心头剧痛。

婚后,萧红生产一子,但这孩子不知何故夭折了,这也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婚后的萧红和端木蕻良,截然不同的生活经历,二人再次产生矛盾。端木蕻良虽然生性温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活低能儿,优渥的家庭成长条件,使得端木蕻良不会关心萧红,而只会让萧红关心自己。

这使得端木蕻良对家庭,对萧红的行为,显得非常自私。用现代的名词去说,端木蕻良是一个妈宝男或者巨婴。

不久后,日机开始轰炸重庆,为了安全起见,萧红和端木蕻良二人决定离开重庆。端木蕻良想去桂林,萧红则想去香港,最终端木听从了萧红的安排。

1940年1月,萧红与端木蕻良,离开重庆飞往香港。萧红与端木蕻良离开时没有告诉任何朋友,当时抗战氛围正浓,文艺人士展开抗日救亡宣传,萧红夫妇秘密去往香港,触了众怒,有点戚戚然孤家寡人的味道。萧红和萧军分手时,也得罪了不少友人,因此萧红受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质疑。

在香港前期,萧红与端木蕻良生活安定,这是萧红有一个创作高峰期,她相继发表了《小城三月》《马伯乐》和著名长篇小说《呼兰河传》。

来到香港后,端木还是一如既往,很少关心萧红,和萧红的感情也越来越远。孤独的萧红说自己:“是一种无法说出的痛苦。”

更不幸的是,萧红身体却越来越差,去医院确诊的结果,是肺结核。

四十年代的肺结核,是种可以致命的病。林徽因得过,并因此丧生,冰心也得过肺结核,但却医治好了。萧红不幸染上了此病。

1941年7月,萧红不得已住进了医院。但此时香港局势已经危急,因为日本人要打来了,萧红和端木蕻良只好不断地转移地方避难。

长期住院的萧红,心中满是烦闷和寂寞,她会召唤端木来到病床看她。

那一年恰好是中秋节,萧红胞弟的同学骆宾基,避难来到香港,举目无亲,生活无助的骆宾基向端木蕻良求助,端木让骆宾基,去医院帮忙照顾萧红,此后骆宾基照顾了萧红44天,一直到萧红病逝。

在萧红住院的最后时光里,身为丈夫的端木蕻良,却无声无息失踪了十八天。

端木这段谜一样的失踪的历史,成为萧红病逝后,众矢之的。很多人认为端木在萧红最困难的时期,抛弃了她。端木失踪,照顾萧红的责任,就落到刚去香港不久的骆宾基身上。

现在这段历史,骆宾基说,是端木蕻良抛弃了萧红,而端木蕻良的后任妻子,在去世前说,是端木蕻良发现了萧红和骆宾基有染,愤而离去。

说的人,均已作古,这件事,基本已成无头公案。

端木被诟病,是有前科的。当年,端木和萧红在武汉时,在日军逼近时,端木拿到唯一的一张船票,独自跑去重庆,留下一个大肚子的萧红独自留在武汉。萧红为了去重庆寻找端木,晕倒在码头上。

1942年1月12日,日军占领香港,局势紧张,端木的不关心,庸医误诊动错手术,使得萧红不能饮食,病情加重。

1月18日,端木蕻良和骆宾基把萧红转入玛丽医院。

第二日,一直病恹恹的萧红,忽然有了气力和精神,但萧红知道,自己是回光返照,她要来纸笔,写道: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1942 年1 月22 日萧红离开了这个爱恨交加的世界。这一年,萧红31岁。

萧红一生都在追求的路上,她说:“我不能决定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

但终其萧红一生,也没有寻找到她想要的自由,在感情上,萧红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屡屡遇到背叛自己的男人。

萧红任性,自我,倔强,固执,她一生命运多舛,很大原因是她的性格缺陷造成的。因为倔强和任性,她常会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意孤行。

萧红也有小聪明,如她为了摆脱生计问题,和汪恩甲重修旧好,为了从东信顺旅店脱困,主动示好萧军,为了文坛声名,主动登门鲁迅家,为了去延安,和丁玲套近乎,为了寻求病重期间的陪护,承诺给骆宾基《呼兰河传》版税。

萧红的小聪明,每次都会得逞,而每次受伤的都是她自己。她在利用男人,男人也在利用她。

汪恩甲留下四百元债务后,一去不复返,她最爱的三郎萧军,也从未打算把她当做妻子。

而给了萧红唯一婚礼仪式的端木,在萧红病重时,消失了十八天。十八天后,端木回来了,告诉萧红是为了她凑钱治病,但是却没有凑到钱,随后端木以筹钱为名,再次离开。

以至于,萧红弥留之际身边仅有骆宾基一人。



萧红至始至终都像藤蔓一样,试图把自己依赖到某个男人身上。她的一生是颠沛流离,像一株可怜的小草。

她反抗包办婚姻,却兜兜转转向逃婚对象屈服;她反抗父亲强制专横,却找了一个更加强制专横动粗的男人做依靠;她追求个性独立和自由,却一直把精神依赖在某个人身上。

最能代表她特立独行的,是她身后版税的安排:她把《商市街》版税留给弟弟,《生死场》版税留给伤害过自己的萧军,《呼兰河传》版税留给刚认识不久的骆宾基。

而使得萧红受尽无穷伤害的萧军,即使在数十年后,提起萧红,也是怨恨满腹,满口不屑。

萧红的身后事,是端木办理的。此时的端木,同时被得到萧军和骆宾基攻击,说他的原因导致萧红早逝。

有趣的是,在萧红死后多年,那些受惠她版税的人,却没有人记得她。而被诟病的端木,却每年都去给她扫墓。萧红笔下恶毒的父亲,也曾专程托人寻找过萧红。

从某种角度看,萧红是一个辨不清人心和人品的女人。她的任性和固执,锁住了她的思维。

萧红的遗愿:身后要能看到大海。端木蕻良把盛有萧红一半骨灰的花瓶,埋进背山面海的浅水湾,并题写了“萧红之墓”。

端木把盛有另一半骨灰的花瓶,埋在圣士提反女校后面的土崖下。

1996年10月5日,端木蕻良去世,按其遗愿,他的一半骨灰,洒在了香港圣士提反女校后山下。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qmwxb.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