耆英

百年风云(1840~1950)

中国基督教青年会创建于1895年,并存在至今,其努力目标是发扬基督精神,团结青年同志,养成完美人格,建设完美社会。

1840至1860,伤痕累累的20年,终于惊醒清朝大国迷梦

1859年,北方冬天的到临仿佛按下了快进键,西风的彻骨呼喊如在提示中国即将跨入千年罕见的世纪寒冬。血与肉交织附着在中国人民的躯体上,可是他们的灵魂却被形似无声泥潭的凝固社会所吸摄,老百姓的有限的精力和“低级的智慧”面对一个无限积攒资本的西方竞是一无是处,对西方1840年以来所犯下的损人戕命的禽兽暴行竞是不痛不痒。

100多年前,美国为什么对中国这么好?

其中最显眼的是英、俄、德、法、日等国,它们的方式或是通商、或是强租、或是割地、乃至直接以战争方式明抢,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目的却都是一个——侵犯中国主权。

大清帝国八大总督排名,你认可吗?

总督对在清朝的官场,是不折不扣的地方实力派,封疆大吏,位高权重,在很大程度上能影响中央决策,甚至在晚清能够不听朝廷号令,东南互保,另搞一套。

清朝皇帝综合实力排名。

第十宣统帝清逊帝,爱新觉罗·溥仪,字耀之,号浩然,清朝第十二位皇帝,是清军入关以来第十位皇帝,也是中国最后一位皇帝,年号“宣统”,在位3年前半生都是傀儡,多次想要复辟大清,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晚年醒悟,平静地过完了一生。

英女王:中国人抽大烟与英国没关系,即使英商不走私,美国也会

于大清国最高领导道光皇帝来说,最为悲催的是,他本来想通过林则徐禁烟行动来打击英国商人猖獗的走私活动,但是,禁烟禁出了大麻烦,英国商人颠地等不法分子煽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和首相巴麦尊对华发动了战争,大清国在整个战争中都是被动的,道光皇帝只好派出耆英为谈判代表与英国人签订了《南京条约》

英国人李泰国:如果中国喜欢打仗,那就打好了,联军一定奉陪到底

我们知道,第二次鸦片战争,天津条约的谈判是在被动的局面中进行的,英国谈判代表极尽要挟之能事。1858年6月4日,当英国全权代表额尔金由150名身着猩红色制服的海军仪仗队护卫着与清廷谈判代表桂良、花沙纳进行会晤的时候,额尔金却说,中国代表没有携带关防敕书而拒绝会谈。

一杯冬酿酒,冬至大如年

红泥小火围炉的风雅自是难得,大可温上一壶绍兴老黄酒,与友小叙闲情,陶然一醉。清代袁枚所著《随园食单》亦可佐证这一传统:“绍兴酒,如清官廉吏,不参一毫假,而其味方真。又如名士耆英,长留人间,阅尽世故,而其质愈厚。故绍兴酒,不过五年者不可饮,参水者,亦不能过五年。余常称绍兴为名士,烧

李氏信用会康乐部联合举办圣诞晚会

【侨报记者陈勇青12月17日旧金山报道】旧金山李氏联邦信用会联同总公所耆英康乐部于12月14日在中国城康年海鲜酒家举行圣诞联欢晚会。信用会总理李振才、副总理李显辉暨各位董事、职员与总公所四级首长、职员欢聚一堂,欢歌起舞庆祝圣诞节。

乾隆巡游无锡演义

陈国柱/文乾隆皇帝继位后,清朝统治逐步趋于稳定。乾隆与祖父康熙感情很深,非常仰慕乃祖康熙风范,事事都要仿效。康熙六次南巡,乾隆也来个六次南巡。皇帝南巡,地方上自然是一件头等大事。乾隆尽管口头上说不要靡费,但不过是官样文章而已,事实上哪能做得到?

易中天:大清之败,全因谎言与歌颂

鸦片还要吃到什么时候?我读茅海建先生《天朝的崩溃》一书,感触最深的,就是整个鸦片战争过程中前方将帅的不断撒谎。作为最高统帅的道光皇帝,其实是在谎言中度过这段艰难岁月和做出决策的。这又焉有不败之理?可以说,在这场“鸦片的战争”中,谎言成了麻痹和麻醉清廷君臣的一剂鸦片。

《清史稿》闹剧:正史不正,14年修史大业化为泡影

文/蓝梦岛主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今人读史,习惯性把史籍笼统地分为“正史”和“野史”。“正史”一词最早见于《隋书·经籍志》:“世有著述,皆拟班、马,以为正史。”清朝以后,乾隆皇帝钦定“二十四史”,从此以后,“正史”一称即专指“二十四史”。

《清史稿》为何不配叫“正史”?二十四史为何不带《清史稿》玩?

文/蓝梦岛主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今人读史,习惯性把史籍笼统地分为“正史”和“野史”。“正史”一词最早见于《隋书·经籍志》:“世有著述,皆拟班、马,以为正史。”清朝以后,乾隆皇帝钦定“二十四史”,从此以后,“正史”一称即专指“二十四史”。

清朝是怎样一步步把香港割让给英国的?过程让人无语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之《回归》单元,由著名导演薛晓路执导,还原了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的盛况。在电影里面,大陆工作人员和香港同胞勠力同心,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就为了保证香港在分离154年之后,分秒不差地回归祖国怀抱。

假如清朝12个皇帝聚在一起了,你觉得皇太极会先教训哪个?为什么

皇太极“咳”地一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孙子、曾孙、玄孙……心中五味杂陈。只听他沉声说到:“今天开这个家庭会议的用意,想必你们心里或多或少也有点数。我老爸努尔哈赤以十三副盔甲起兵造了明朝的反,用了40余年的时间建立了后金,我接手后又花了10年时间才建立了大清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