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恒

我军进驻蒋氏故居,房内全是新式洋货,宋美龄卧室散发出神秘香气

"儿媳、孙子都来以后,蒋介石领着一同来到苍松环绕的蒋母墓前。蒋介石刚一站在母亲墓前,就已经止不住老泪纵横。他撩起衣襟,颤巍巍长跪不起,倏地,大哭起来。要是蒋母在天有灵,也必为之感动万分。失败是痛苦的。而且败得这样惨!这一走怕是再不能为母亲尽孝了。蒋介石身后,哭声一片。对母亲的墓庐

胡适:生命本身,人和猫狗一样

总之,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能给他什么意义,他就有什么意义。很多人认为个人主义是洪水猛兽,是可怕的,但我说是平平常常,健全而无害的。

蒋介石阅兵时坠马,哭灵时被骂,他是如何化解窘境的?

《天择杂谈》由原国防大学教员、军史专家天择创办,欢迎关注,带你进入精彩的军事历史世界~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各种各种的窘境,有的人能够轻松化解,有的人却不知如何应对,但毫无疑问,能够轻松化解窘境是作为领袖人物的必备素质,这也是普通人物和领袖人物的区别。

留法第一人巴黎卖“中国豆腐”

瞿秋白就义前夕,在狱中写《多余的话》,最后一句话是:“中国的豆腐很好吃,世界第一。”瞿秋白上海的思南路,曾被称为法租界的“睡美人”,用法国伤感音乐家马斯涅的名字命名为“马斯涅路”,弥漫着法兰西的幽雅情调。

吴佩孚兵败后安心礼佛,拒绝日本人拉拢,死后蒋介石送挽联

文/傅华轩他是一位名气很大的军阀,他是一位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军阀,他是一位北伐军的主要打击对象。此人姓吴名佩孚,字子玉,山东蓬莱人。1926年7月,广东革命政府在广州誓师北伐,首选的进攻对象就是盘踞在湖北、湖南、河南一带的吴佩孚部。

我们熟悉的民国大人物的名字,其实很多都是错的

前几天在朋友家翻看一本杂志,有一篇文章介绍蒋介石时写道:“蒋介石,字中正。”我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全喷了出来。朋友忙问看到什么好东西了,我就指给他看,结果朋友一脸的莫名其妙,“蒋介石字中正,有问题吗?”这下该我莫名其妙了,急火火地给他解释:“这都不知道吗?

她是杨绛的姑姑,却被鲁迅先后撰文骂了十多次,到底为什么?

长期以来,我们似乎总有一种观点:凡是被鲁迅先生批评过的人,都被我们被归入坏人一类,给他们带上‘反动’、‘走狗’之类的帽子。时过境迁,我们回顾历史,发现鲁迅先生的言论也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他所批判的人也不都是一无是处。其中就有一位多次被鲁迅‘点名’的女士,她叫杨荫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