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笑

十年前迷笛

十年前,2010年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坐在前往北京的火车上,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四天,心里有些激动,又有些忐忑不安。

我迟早要被这些乐队的名字笑死

讲一个沙雕故事。就在前两天,丢火车乐队发了条微博,吐槽乐队因为名字丢了一次工作机会。理由很好笑,某地为了庆祝高铁开通要办一个音乐节,本来主办方都找到他们了,结果签合同的时候领导觉得“丢火车”这个名字不吉利,就给pass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