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美云

谢其章︱唐大郎诗文里的小掌故

我一直不是“唐粉”,总有个印象,唐大郎“油腔滑调”的模样和文字,不如“补白大王”郑逸梅令人肃然起敬,按说唐大郎与郑逸梅是同行呢,只不过入行早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