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任

为什么鲁迅会说:“汉字不灭,中华必亡”

其实这并不是鲁迅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早在之前就多次表达过对汉字激烈的看法,比如在《答曹聚仁先生信》中就说到:“汉字和大众化是势不两立的”,在他自己所写的《且介亭杂文》中也是提出了类似的观点,鲁迅先生认为汉字就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病,病菌是由内而外的,即使思想上多么先进,但是汉

最靓书法!最牛毕业证书

最靓书法!最牛毕业证书!民国初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李鸿樾的毕业证走红网络!网友惊呼为“史上最牛的毕业证”。

为什么鲁迅会说:“汉字不灭,中华必亡”

其实这并不是鲁迅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早在之前就多次表达过对汉字激烈的看法,比如在《答曹聚仁先生信》中就说到:“汉字和大众化是势不两立的”,在他自己所写的《且介亭杂文》中也是提出了类似的观点,鲁迅先生认为汉字就是中国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病,病菌是由内而外的,即使思想上多么先进,但是汉

100年前,什么人能进清华

熟悉清华大学校史的人知道,凡是在1925年清华开设大学部当年或之前进入清华,如果没有被开除,都可以公费留学美国。

学术生涯与爱国情怀——王浩先生访谈

来源 | 选自上海科技出版社《科学》杂志,2007 年第 6 期编者注:王浩(1921—1995),20 世纪杰出的逻辑学家、数学家、哲学家。1943 年毕业于西南联大数学系,后考入清华大学哲学研究所研究生,1945 年毕业。1948 年获哈佛大学理学博士。

你可能想不到的,胡适与陆小曼的一世情缘

作为历史爱好者,经常会撰写(誊写)一些历史名人的情情爱爱的,实际上,一直以为这是一种「病态」的窥探欲,欲望这东西有时是禁不住的,比如关于胡适与陆小曼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特别好奇。

现在教授满天下,谁比当年吴老师?

现在教授多,老实做学问的教授少,以当教授为荣的老实人更少。这个时代,读博是一个镀金、晋升的途径,真正热爱学术、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教授。又有多少?

陈寅恪:用一生践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一代大师

1925年,清华成立了"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中的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都大名鼎鼎。陈寅恪最晚到校,且不出名。他一无大部头著作,二无博士学位,因此备受争议。而梁启超说:"即使我一身著作加深,也没有陈先生三百字有价值。"接到国学院聘书时,远在德国游学的陈寅恪,刚刚年满36岁。

英语奇遇记——中国篇:姊妹重逢

从1936年我到延安后,就再没见到以前留在中国各地的我的姊妹们。直到1949年初我进京,才逐渐了解了她们的故事。事实上,我离开后,她们基本上都生活在各地的高校里,主要以语言和文学为生。

民国最牛的国学大师是谁?通读二十四史三遍以上,至今无人超越

民国最牛的国学大师是谁?或者说,哪几个?应该说有很多组合,就学术而言,有一个“清华四大导师”,就是对曾经在清华大学任教最有名的学者,分别是: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名单一看,确实响当当,不独在清华,在整个民国时期,他们都是光耀当时、影响后世的大家。

陈寅恪:“志业”与“心迹”

陈寅恪(1890年7月3日—1969年10月7日)文 | 谢志浩,作者授权发布近世文化巨擘梁启超先生,曾经深刻指出,中国文化史,可以分为三个时代:中国的中国时代,亚洲的中国时代,世界的中国时代。梁任公把“世界的中国时代”,起点定在乾隆年间。

杨时逢与赵元任的学术之缘

杨时逢(1904—1989),安徽石埭人,20世纪知名语言学家,一生治学专注于汉语方言的调查和研究。他的姑母杨步伟是赵元任的夫人,因此他的人生轨迹和治学历程与赵元任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1926年,杨时逢自金陵大学毕业。

民国时期十大爱情故事之最是迟到的美好爱情陈寅恪和唐筼

最是迟到的美好爱情:陈寅恪和唐筼陈寅恪的大名在学界早已贯耳,他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曾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与吕思勉、陈垣、钱穆并称为“前辈史学四大家”。

黎锦熙为何绘制《国语四千年来变化潮流图》?

当时中国除了瓷器、刺绣等传统工艺品,还选送了一张特殊的展品——《国语四千年来变化潮流图》。纵向则分为上下两部分,一条黑线把中间这条绿色的“河流”一分为二,上部分为“文字与语言”,下部分为“文学与文体”。

各国所归还的《庚子赔款》的主要用处

一、引言1901年1月15日,以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为代表的清政府批准了帝国主义递交的《议和大纲》。这份大纲让慈禧太后开脱了“魁首”的责任,于是她满心欢喜,指使李鸿章、奕劻等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尽量满足洋人们的要求。

各国所退还的“庚子赔款”主要用途揭秘

一、引言1901年1月15日,以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为代表的清政府批准了帝国主义递交的《议和大纲》。这份大纲让慈禧太后开脱了“魁首”的责任,于是她满心欢喜,指使李鸿章、奕劻等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尽量满足洋人们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