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茉莉

胭脂花,看似玲珑,实则,如此侵略性的美却能侵占心房

胭脂花,这个花名神秘多情。我的童年记忆里也有胭脂花,它是傍晚猫儿蜷在身边打盹儿,也陪我发呆看落日,我曾觉得胭脂花是专情的,它有旺盛的生命力,只为了花开见你。在我看来,胭脂花大概自带滤镜,老家的胭脂花,在记忆里出现时总是昏暗的天气。

三十岁的分界线:有人感到迷茫,有人成功逆袭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说:“我十五岁开始有志于做学问,三十岁能独立做事情,四十岁遇事能不迷惑,五十岁知道哪些是不能为人力所支配的事情,六十岁能听得进不同的意见,到七十岁做事才能随心所欲,不会超过规矩。

亚坤夜读丨满庭花香(有声)

(节选) ......一时想起父母,想起了老家庭院的花香。母亲也在墙根、桶里养了月季,年年伏天连阴雨,都要扦插几枝,如今已是月季成片、花开似锦。还有,最具庭院味道的蜀葵,几代人都称“受气花”。

游狼山:心中若有桃花源,处处皆是水云间

【本文原创首发,点击右上角“关注”,分享更多精彩文字】狼山脚下文|江徐古人云:“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总觉得自己的命跟水有缘,近几年却来愈发喜欢山。山水本不可分,就像智慧生于慈悲,假若非要二者选一,还是更倾向山。